[天宫系列]弱水三千——END

原CP继续8可说~哈哈~~~





•桃花•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十年一度的天宫大考刚过,长安近郊的山间,已是一片烂漫云霞。
再过两天就是天宫开榜的日子,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不去想即将来临的大喜大悲,几个赶考的举子相约赏花而来。
摆下带来的酒菜,大家说笑着开始吟诗作对,猜拳行令。不多时,姓杨名戬的青年已是微醺,在众人打趣声中起身,独自走向树林深处的小溪。
“杨兄,谨防失足落水哦。”
“哪里话,杨兄分明寻桃花仙去了。”
“这时节花仙可会下凡?说不定约了前几日城里相熟的佳人……杨兄仪表堂堂,文武全才,少不得美人眷顾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杨戬无可奈何地笑着。顺山道转过两个弯,人声渐远,然水声大了起来。前方石壁上一股清泉飞流直下,经年冲出小潭,水质清澈见底,潭边落英缤纷,煞是美丽。

他在潭边蹲下,掬了捧水,正要冲脸醒酒,却发现不过丈之外,还有一人。
那是位体态修长的女子,看衣着该是富贵人家的小姐,白裙白衫,罩了件妃色牡丹披帛,靠在树上。她头上用玉簪和丝带简单挽了个结,如云秀发顺肩头披下,光可鉴人;她的肌肤是新雪般的白皙,泛着少许粉色;她的五官细致明媚,最是那一双罕见的妃色眸子,潋滟光华,柔肠百转,明明是妖媚入骨的酒色,却又如甘泉般单纯清澈,直叫人看醉了一春,看醉了一生。
可让杨戬吃惊的不是美人的倾国美貌,而是她身上散发出的明显的封印气息。在一个纤弱女子身上使用对付天牢囚徒的高等法力枷锁,他不禁愣了。这时过来一队天宫侍卫,前呼后拥迎走了佳人。

等他走回伙伴中间。大家正在讨论刚刚离开的美女。
“那个就是传说中的牡丹公主啊……果然很美。”
“长得美有什么用?脾气可是坏透了。帝京城里,天宫上下,谁人不知?”
“就是就是,已经打跑了七任驸马!哪一个不是连洞房都没进过?最离谱的一次,是招出雷火烧了喜堂呢!”
“那也难怪,据说她从小性情孤僻暴戾,又有天帝王母宠爱,自然刁蛮任性……”
后面还说了些什么杨戬已经听不清了,他心里全是那双妃色的眼睛。
——宠爱吗?宠爱得需要扛上沉重的枷锁,连相随的女侍都没有一个,孤零零看桃花,么?

•双喜•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杨戬性格沉稳,当他得知自己考取了今年的文武双状元时,也不曾有太多的惊愕。然而当他“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时候,却也没想到天帝会在御宴上将牡丹公主赐婚于他。人生双喜,陡然临门。

没有天家大婚应有的喜气,还没拜堂,长安城里赌他和公主婚事的赔率已涨到一赔一百。现在大家关心的重点不是驸马爷会不会下课,而是驸马爷能不能撑过拜堂。
同科好友们个个愤愤不平,——嫁不出去的公主就随意打发给状元?把读书人当什么了?!倒是状元公子本人颇想得开,拍拍朋友的肩:命里有时终须有。
——那你打算就这样接受?
——没办法,谁让天家尊贵,不受理退货呢?再说了,公主再怎么刁蛮任性,也是女儿家,我无父无母,少了内忧。真要动手,我这练家子出身,还能吃亏不成?
——那你……自求多福了。
他笑了,站在喜堂中央,迎往来宾客。人道他少年得意,不知公主厉害,背地里说长道短,他全不在意,只专心地看向大门,等那一蓬花轿。
天家威仪,龙凤开道,新娘子姗姗来迟。两员神将一左一右搀了公主出轿,美其名曰护卫周全,可他不是傻子,分明感受到重重封印压得姑娘寸步难行。他看女孩子长裙拖出丈余,步履蹒跚,不禁心头阵痛,——大喜之日,何至于此?众人只道自己被天家算计,谁又曾替这姑娘想过?人生大事,全不由自己作主,谁人能开心接受?看那一身重枷,想是在宫里已经翻天覆地过了,终究反抗不成,还是被押了过来。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洞房花烛夜,他揭开盖头,见那记忆里盈盈秋水满是愤恨,手上脚上全是法锁光印,还被点了哑穴。他慢声道,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帮你解开封印,你莫哭莫闹,好好休息。咱们以后再想法子。你不用防我,我去别的房睡。
新娘抬头看他,眼里有太多不可思议。他笑笑,你是强卖,我又何尝不是强买?也不是你一个人难过,大家彼此体谅一点,都好受些不是。
女孩子终于舒了口气。
他的心却痛了。

•夫妻•

日子还是要过的。公主脾气差确实不假,十足天家千金。打过门起就没见她开口说过一句话,三天两头摔锅砸碗,颐指气使,搞得府中上下成天鸡飞狗跳,仆从怨声载道,连登门探访的朋友也不免吃了几回苦头,私下里抱怨连连。
他俩依旧分房,名为夫妻,实则莫要说同房,他连公主的手都没碰过。公主再怎么拿出脸色,他也一笑而过。他忍。他明了公主所做为何,无外乎是逼他离婚,若不做足了难堪,谁有胆量退掉天家的仙女?可他不声不响,全当没看见。
然则他拜堂时未被封杀出局,已破了记录,如今长安城里的赌局重新下了注,照例一赔一百,三月之内,离否?

转眼到了公主归宁。一早起来梳洗打扮,吵吵嚷嚷。他骑马跟在轿子旁边,寻思着该怎么应对泰山问询。天下父母总该是为了女儿好的,他想找到岳父岳母一探究竟。
有神将来接,一行人登了云梯,向天宫行去。按惯例,他伸出手去,公主一僵。他小声道,牡丹,手给我,云梯飘浮,别跌着了。
纤白素手,落他掌中。
他第一次叫公主的名字,第一次握住那双手。
牡丹埋头前行,看不清表情。

天帝大喜过望,这个女婿果然不负文武双状元之名,压住了任性公主。既然平安撑过了这么许久,想必婚事是成了,待驸马格外热情。毕竟,能娶公主还能一直忍耐的男人,应该可以给牡丹幸福,不是么?父亲总是想得如此简单。
王母拉了爱婿到庭院,一脸为难地问:贤婿和牡丹相处还好吧?那孩子肯定少不了给你气受。她自幼娇惯,行为粗鲁也是难免,还要贤婿多担待了。我们都怕贤婿吓着呢。
吓着?为何?公主再生气发火,也是个娇滴滴的女儿家,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会被吓着?
王母盯着他,目光渐转疑惑:你们……该不会……还没行房吧?
现在换他一脸狐疑地看了岳母。王母自知失语,匆匆找了借口离去,留下他一人立于庭中,独自思量。

正想着,听屋里人声喧哗,桌椅相撞,不知什么摆设砸得一地叮当乱响。他快步赶进去,见满地狼藉,公主衣衫凌乱被侍卫反手制住,恶狠狠瞪了老父亲。天帝也是满面乌云,连声怒斥:“拉下去!拉下去!”
不知出了什么事,但他不能见她受委屈,连忙上去挥开侍卫,护了他的“妻”,又冲丈人赔礼:牡丹有万般不对,还请父皇看她年少,饶了她吧。
到底是女婿面子大,天帝也不好再说什么,挥挥手:“牡丹,以后休要再提那等蠢话。”
“——我不要嫁人!!!”

今天莫非是黄道吉日?让他遇到许多个第一?第一次叫她名字,第一次牵她手,第一次抱住她,也第一次听她声音。清脆,明丽,动人。
然而开口便是不愿嫁他。
“——谁叫你们生了个妖怪?!既然怕人嫌弃,当初便不该要我,让我自生自灭,也不碍了谁的眼!生我,又要弃我,现在把我当作包袱,是个男人就丢过去。你们不嫌难堪,我还觉得丢人!早知道今天,当初怎么不掐死我?!省得如今烦心!!!”
老父亲气得不轻,一屁股坐倒,手指着女儿说不出话来。她还不尽兴,还要说,却听“啪”一声,一记耳光脆生生落在脸上。
她看着他,他看着她,那手还未放下,她脸上鲜红印记,他手上热辣非常。
“不能这样对父皇说话。”

•真相•

以前只道公主性子烈,当真发作,也要一番惊天动地。
成亲当日杨戬亲手卸了牡丹身上的法力枷锁,自然也没没料到会当真发作的一天。不愧是天帝亲生,力量绝不逊于寻常武神将,雷霆震怒,飞沙走石,华丽宫阙毁了个七七八八,待烟尘散去,不见了公主踪影,驸马也不知去向。不多时侍卫来报,说驸马与公主一追一逃,已经打出天宫了。
九重天,上穷碧落下黄泉。他未带兵器,就空手一路追去,躲过雷击电闪,牢牢盯住那一袭红影。那是他为她归宁亲挑的纱裙。她可知他为了那匹料子,走遍了城中所有布店,才找到唯一衬她明眸的妃色?
他爱她。
自桃林一见,便爱上了她。
明知她不愿意,还一厢情愿勉强着这姻缘,全因为他自私,他爱他,得不到,能看到,也好。
可是她究竟是不愿意的。
——可是真放了她,以后不知还会把她编排给谁,她会不会又是一场折腾?又嫁?又闹?与其那样,还不如把她留在身边,省得嫁一次,伤一次,几经折腾,好端端女儿家,让人中伤得不成样子。
他究竟是自私的。万般理由还是为了自己,喜欢她,留住她,自动忽略兴许将来某次她会嫁个真心喜欢的人。
——若那幸福不是我给,便不放手。

人只道天帝夫妻自私,把嫁不出的女儿到处推委,又道新郎贪慕天家荣华,甘心受气,还说公主娇纵蛮横,殊无可取。须知这世上人各有伤心愁苦,又有谁能满盘明了?
眼看一招天雷躲闪不及,杨戬不得已出手反击,牡丹终于抗不住,晕厥坠落。杨戬连忙赶上,接住妻子,按下云头落地。
妻子衣裙散乱,精心裁就的华服七零八落,又被胡乱招引的雷火轰得满目疮痍,他解下自己外袍,想替妻子换上,于是他看到了。
妃色裙摆下面,露出的不是纤纤玉腿,而是一条长长的粗壮蛇尾。公主平素裙袂拖出丈余,谁能看出个中奥秘?
他一惊,终于明了岳母的疑问,也懂了公主的怒斥。
这形状,分明不是天家仙女该有的样貌,分明就是——妖怪。

牡丹悠悠醒转,已在回天宫的路上。她身上罩了男人的外袍,一个宽阔厚实的胸膛温暖着她,一双有力的臂膀拥抱着她,云漫漫风萧萧从耳边过,她已没了继续顽抗的力道。
“待会儿见了父皇,记得要道歉。他们也是为了你好,虽然方法不对……你别往心里去。”男人声音一如既往沉稳温厚,听不出丝毫不快。
“你……都看见了?”
“……嗯。”
“这样你也要娶?!驸马的荣华就那么值得你留恋?值得你要一个妖怪?!”
“别再说自己是妖怪。妖怪又怎样?这世上人心险恶,多少人心底肮脏,比妖怪不如呢。”
“……”
“累了就睡吧,记得我的话,回去要跟父皇道歉。”
“……你……不怨我?”
男人笑了,替她理了理飞到嘴边的散发,不说话。

她望着男人英挺的侧脸,心里涌上奇怪的想法:
——也许,就这样,也不错。
想着想着,没来由地安心,于是沉沉睡去。
南天门遥遥在望,一对父母守在门前,心急如焚。
——或许,一切,还不是很坏?
——更或许,未来,会更好?

归宁之事便这样过去了,大家再不提当日纷争。大约是见女儿确实不愿意,天帝折中之下,答应试婚一年,双方先磨合着过,若一年过去牡丹还是执意不嫁,婚事就算告吹。为防不测,法力枷锁照样封上,杨戬不得私自解印。
于是长安城中又开了新的赌局,一年时间,离?不离?赔率照旧:一赔一百。
话说得清楚,牡丹也敛了性子不再闹腾。她脾气不好,除了杨戬,连陪嫁宫女都不敢亲近她,她也乐得清净。两人还是分房过活,各有各的作息,若不是生活在一个家里,真看不出是一对夫妻。
——一年,一年时间,我能否要你回心转意?
望着庭院里独自阅读的背影,杨戬想着。
须知弱水三千,我只取你一瓢饮。

•鬼节•

驸马府是以前老王府改建,地势原本依山,又引山泉入门,开府的时候清理了池塘,一入夏,满庭绿荷飘香。
牡丹喜欢夏天,夏天到,她的精神就会特别好。她还是不爱说话,只是看人时俏脸不再绷得死紧,也不会白眼杀人。陪嫁宫女说与杨戬听时,驸马爷笑了,蛇自然是爱夏不爱冬的,就不知道公主到了冬天,会不会也一睡数十日冬眠不醒?想是这样想,也觉得有趣,可不会真说出来。他嘱咐府里多准备消夏的冷饮小吃,方便公主随时取用。
天帝怜惜爱女新婚燕尔,破例多许了两月婚假,假期一过,杨戬的日程立马忙碌起来。
他目前职务是长安太守。作为登天宫的直接通道,京城警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说现在是太平盛世,也难免有猖狂的强人出没,再加上长安作为往来通商重镇,原本就设立了妖魔驿站,安全问题就愈发严峻。抛开一干宵小不计,光是管理好往来的妖魔和登录新收编的神兽,已让他费尽脑筋。转眼七月鬼节将近,一想到即将出现的百鬼夜行盛况,纵然是才智如他,也不免头疼。过着每天早出晚归的日子,他开始很认真地怀疑自己是否要在一整年见不到妻子一面的惨状下被封杀出局。
不过很快他发现了窍门,只要中午辛苦一点,回家吃午饭,就一定能在荷塘边上找到牡丹纳凉的身影。杨戬大乐,至此开始劳碌的午间往返。时间一长牡丹也就发现了。眯了眼疑惑地看他,他笑着摊手:我不扰你,但让我多看看你,可好?
世上有这样求着想看妻子的丈夫么?牡丹有些窘了,想了好久,呐呐道:那你看吧。
他欢喜,又说话了,一点一点努力,该能让她多开口吧?

“今年阴阳道有些问题。”下属拿过阴府的测报与他看,“最近几年日子太平,人死得少,又转得快,阴府里沉冤老鬼比例增大,可能道上鬼气要胜过往年许多。”
“有甚影响?”
“阴府把伊赋夜大石外挪了三尺,鬼道拓宽,才能应对今年的猛鬼出入。按道理说长安的阴阳道也该拓宽才对,可惜城建太早,新的拓建规划还没敲定,这个……估计鬼道会盖过官道,占进人屋里去。”
——那可就大大不妙了。太守连忙差人测算新的鬼道标长,再沿路核对人家,挨户通知下去。鬼门大开,晚上各自要避了阴阳道范围,防范厉鬼伤民。该挪窝的挪窝,该换房的换房,总之七月之内,务必保证人鬼相安无事。
测量结果一报上,杨戬傻眼了。
因了引山泉入院的原因,新改的鬼道端端打他家大门进,将荷塘来了个对穿,直勾勾就牡丹的房间趟了过去。
这房子是铁定不能住了,牡丹还在和天帝闹别扭,请她回天宫估计也是不肯。杨戬把房间让给牡丹,自己搬进了邻近的书房。荷塘是不能玩了,满塘的荷花开得虽好,却无人能近。可怜公主能做的事原本就不多,少了乘凉赏荷的乐趣,倒比以前更加沉默寡言了。
杨戬看得心痛,也没办法。他也没什么时间陪妻子散心,即使有时间,牡丹也未见得会接受,只好默默看着,嘱咐侍女们多加关照。

牡丹原来住的房间墙上贴了张纸,上面一笔一划地写着正字。日日添新。那是塘里花苞的数量,她每天趴在塘边一个个数了,开开心心记下来,等盛开的时候用红笔勾掉。换房的时候纸也一并移了过来,只是她再不能近荷塘,也就描不了红,等鬼节过尽,估计最好的花期也差不多了,哪还有机会?

七月初一,月明星疏,透过窗格子看到一塘清莲亭亭绽放,牡丹实在忍不住了。她提了裙子,悄悄滑出门,溜到塘边上,正想着数一数新添的蓓蕾,却听天边一声闷响,顿时阴风大作,瘴气滋生,鬼门开了!
大团大团奇形怪状的雾气扭曲着,浩荡地打池塘上方的鬼道进发。其间隐约可见狰狞面目。牡丹身上法力尽封,半点道法没有,此刻就如寻常人间女子般柔弱无助,惶惶然蜷在草丛里,心下只盼那鬼群快快过去。
她呼吸渐促,声音不禁大了些,有猛鬼扭头来看,铜铃大的眼珠血光四溢,一下子就窜到姑娘面前,面面相觑。
牡丹心想这回完了,谁知鬼看了看她,又窜回队伍。她才注意到身边已经罩了层淡淡金光,正是仙家的蔽体结界。男子从她身后伸出手,小心环住,拥进怀里,慢声安慰:“别怕,有我在呢。”
她的心平静下来了,于是安心地靠住那个该唤做“丈夫”的男子,两人躲在结界里,看芸芸众鬼过去,看月光如银,看白莲似雪,濯一池清辉荡漾,良辰美景,天上人间。
——就这样靠着,好象也不错,她想。
——但愿能如此拥她,一生一世,再不放手,他想。

•元宵•

过了春节,转眼就是元宵。还未入夜,街上早早挂出了花灯,一长串过去,金鱼蝴蝶儿狗儿,红的白的蓝的紫的,煞是热闹。
时间长了,牡丹也开始试着和家里人说话,话不多,一般不超过三个字,但有聊胜于无。看她不时也能流露出清浅微笑,杨戬觉得很高兴。要说他不介意一年期限的结果,那是撒谎,但他相信姻缘天注定,强扭的瓜不甜,如果当真没有缘分,至少这一年里,希望牡丹能快乐点,更快乐点。
重阳时他带着她去登高,中秋二人回天宫与父母团聚,新年也是在天宫与父母同过。牡丹已经能平静地与父亲相处了,这是件好事,杨戬想,就算真成不了夫妻,也希望牡丹能回到父母膝下幸福地生活,安心接受长辈的疼爱。
——我或许是在逃避,因为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找了这样那样的理由说服自己,即使失败也值得。但是……成全自己,与让她幸福,不该是一回事情么?
——离一年期限越来越近了啊。

杨戬嘱咐侍女为牡丹挑了条特别的长裙,自己呼出神兽青龙,抱了妻子,乘上巨龙,径直往高空飞去。
天上的景致牡丹见得多了,不太明白杨戬的用意。待到了京城上方,丈夫指着穿城而过的大河,让她看。
当地的风俗,元宵总是要放河灯的。白油纸折成八瓣莲花摸样,染红八方尖角,中央放上小烛台,许下心愿,点燃了顺河飘下,期待心愿实现。千万河灯涌动,汇成一条光之大河。
“那些河灯都到哪里去了呢?”她有些好奇地问,丈夫搂紧她,巨龙顺着河往下游走。过去十多里地,她看见下界游玩的仙女们捞起河灯,挑选着,看到称心的,巧手翻折,河灯变做孔明灯,一盏盏飘然升腾,越来越高,很快,飞起的灯越来越多,最高的已经超过了他们,她惊奇地看着那些橙黄光芒打身边悠然经过,向着天顶那轮皎洁的月亮飞升。天地间,有闪亮的城市,流光的河川,升腾的明灯,光芒万丈的明月,汇集成一片光的海洋。
“真美啊……”她由衷地赞叹着。
“比天宫美吗?”杨戬笑眯眯问道。
“比天宫美。”
“如果你喜欢,以后有机会,我多带你出来看,好不好?”
“嗯……”

——还有四个月,四个月的时间,一百二十天,够不够自己把人间的欢乐,都带与她知?

•软红•

日子一天天过去。
春天到了,天气也逐渐暖和起来。
牡丹比以前活泼不少,开始跟侍女们学一些姑娘家的玩意,一群女孩子说说笑笑,也不显得孤单寂寞了。
鬼节过后牡丹本该搬回自己房间,但杨戬把府邸上下考证一番后,觉得现在这个房间比较清净,更适合她住。再说了,年年都要开鬼道,城建不收拾周全,每年都免不得要搬动一次,何必麻烦。而且他自己住在邻近的书房里,感觉更加放心。姑娘有什么事,他也可以及时料理,住着住着,就习惯了。
习惯……他苦笑,想是这样想,还不知今年鬼节,她将与谁同过呢。
一百二十天,听着长,数着短。
他恨不得一天掰作两天,还有那么多有趣的东西,他还没来得及带她去看,去玩。
——她呢?她是不是盼时光飞逝如电?早点结束这强扯的姻缘?
——那双美丽的妃色眸子里,可会留下关于他的一星半点回忆?
他全无把握。

她犹豫着,扳着指头,小心翼翼地计算,九十天,八十天,……,四十天,三十天,……那一天终究要来了。嫁?还是不嫁?她屋里转来转去,忧心的长尾巴扫得纸屑翻飞。呐,飞一片,嫁,飞两片,不嫁,三片,嫁,四片,不嫁……房间里很快雪花飘飞,她也数不清了,只觉得那纷飞碎屑里有他英俊温文的影子,冲她宽和爱怜地笑,只是嘴角轻轻一牵,却好象日光一下子穿云破雾来到她身边,将她整个包围。

还有三天,他接到命令,天宫联防除妖作战。临行前他照例安排好府里上下,替她打点吃穿用度,又特意托人带了新出的文集与她解闷。
“我办完事就回来。”握住自己的温暖大手,不变的温柔微笑,叫人安心。她发现自己已离不开这微笑,离不开这微笑的人了。
——也许,该嫁了。
——嫁了他,就可以看他笑,听他说话,与他一起观百鬼夜行,观月下清莲,与他一起登高望远,把手团圆,与他一起承欢父母膝下,尽享天伦,与他一起看云舒云卷,潮起潮落,从此朝朝暮暮,天长地久。
她精心挑了金笺,研好墨,端端正正,一笔一划,写了一个“嫁”字。
看送信的青凤消失在云际,她放下了心,露出平生第一个灿烂得意的笑脸。打点好府邸上下,她乖乖坐在厅里,只等她的如意郎君。
长安城的赔率变了,赌婚约成立,公主与驸马长相厮守,二赔一。
一城喜气,天宫最美最麻烦的牡丹公主,终于找到珍爱她的男子,可以得到幸福了。

三天,转眼即逝。
他没有回来。
她等。
又过了三天,
他还是没有回来。
她继续等。
第七天上,一骑快马冲进城门,传令兵冲她跪下,告诉她,战况惨烈,她的他,御龙时被雷电击中,摔下半空……
然后她看到,白布包裹的,他的身体。
那样冰凉,那样冰凉,那样冰凉。

——请公主节哀顺便。
——节哀顺便,
——节哀顺便……
她趴在他身上,不敢置信地抚摩她熟悉的脸庞,怎么了?你在吓我吗?杨戬?这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你说要带我去看天下最最有趣的东西,说要让我开心一辈子,笑一辈子……可是,你现在让我看的东西,一点不有趣……一点不有趣……
你不是位列仙班了么?我的状元郎,神仙也会死么?还是有哪里错了?
人们想要拉她离开,——让他入土为安吧,殿下,人生还长,您还有很多路要走。
人生确实很长,可弱水三千,我只愿取那一瓢饮。

天帝与王母闻听噩耗,急匆匆下界来,走进大厅,正看见他们心爱的女儿抱住情郎身体,送上深情一吻。
软红十丈,红尘万里,我生命里全部的爱和幸福,只想由你来点亮。
两位老人家会心一笑。
那是一个有魔力的吻。
当吻结束的时候,牡丹睁开眼睛,看见她心爱的男人对她微笑。

天神之初,伏羲与女娲,人身蛇尾,相交而衍众生。
公主身上,原本有着最纯正的天神血统,因过分浓烈而蛇尾难去,不成人形。
软红十丈,乃天神真心一吻,耗半身神力,换情人起死回生。神力既去,神形不复,公主也终于体会到两脚着地的滋味。

“嫁我?不嫁?”
“嫁!”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那便是你。

[END]

Comment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