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希雷]When You Believe——(END)

圣克托利亚大学沐浴在深秋的阳光里。



圣克托利亚大学沐浴在深秋的阳光里。
从理工学院院长办公室的落地窗看下去,学生们三两结队,走在林荫道上。金色的落叶层层叠叠,仿佛为路边的草坪铺上一片缤纷的土耳其地毯。
“天气真好啊。”白礼喝了口茶,注视着楼下。一个小女孩正蹦跳着跑出学院大楼,明显超长的马尾挂在身后晃来晃去,苗条的长腿迈动着,如小鹿般活力十足,吸引了不少过往男生的目光。
院长先生放下茶杯,转过身,看向他新就任的副院长。
“最近还好吗?”
希绪弗斯笑得一派云淡风轻:“当然很好。只是白礼老师,干嘛用那种好像你休假一年才回来的语气说话啊。”
“嗯哪,说的也是,唉,近来好多事情物是人非,难免心生感慨嘛。”
“哦?呵呵。”
理工学院的两位高层相视而笑。
如果让马尼戈特看见,肯定会大叫着史上最虚伪笑脸夺门而逃吧?

希绪弗斯在人事变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花体流畅优雅。
“希绪啊,今天雷古勒斯请假了?”院长先生若无其事地问道。
签字人手一抖,圆滑的弧线长了个倒刺。
“啊啊……昨晚那个事情,我想他需要休息一下。雷古勒斯毕竟太小了,作为监护人,应该由我来处理。”
新任副院长先生抬头,笑得无懈可击。
“哦……是吗?我倒觉得,希绪你今天心情特别好呢。”白礼玩味地打量着自己的高徒。
“孩子出了这种事,我怎么高兴得起来?只是,就算我哭丧着脸,也于事无补啊。”希绪弗斯叹了口气,起身将签好的文件交给白礼,“老师,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嗯。”
看着自己的学生走到门边了,白礼突然冒出一句:“雷古勒斯比让叶小吧?”
希绪弗斯慢下脚步。他不知道老师想说什么,愕然点头:“是的。”
“哪个混蛋要是敢对那么小的让叶下手,我一定宰了他。”白礼慢条斯理道。
随即,院长先生十分愉悦地听到门那边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接下来要会面的对象是维奥雷特小姐。希绪弗斯早就想好一大堆说辞去对付火大的当事人。他走到会客室外面,却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响亮而清脆的耳光。
希绪弗斯条件反射地往后让了一下,这时门开了,一位高大的黑发男子捂着脸钻出来。
他抬头看见希绪,皱了皱眉头:“你,希绪弗斯?”
“正是。”虽然感觉到来者不善,教授先生还是彬彬有礼地应答着。
男子一步上前,顾不得掩盖自己脸上的血红手印,揪住他衣领就开始发作:“回去警告你家小兔崽子不许对我女人出手……”
后半句还没说完,他就被房间里冲出的女人一脚踹中肚皮,倒退滑滚五六米撞上走廊墙壁,抱着肚子蜷成一团。
这场暴力事件前后不过十来秒。只见女事主叉着腰站在走廊中央,手指楼梯口,一字一顿:“艾亚哥斯,别让我再见到你!”
“维奥雷特……”男人爬起来,嗫嚅着想说什么。
“滚——!”

男人绞紧眉,咬着牙,呼吸粗重。他极力按捺住情绪,片刻后转身走向楼梯。
听脚步声远去,希绪弗斯整理好被拉开的领带,看向女性:“维奥雷特小姐……”
然后他赶紧把下半句“你还好吧”咽回喉咙。
姑娘站在那里,早已满脸泪水。

——最近真是惊心动魄。
希绪弗斯感叹。
没工夫计较名叫“艾亚哥斯”的男人跟维奥雷特小姐有什么八卦,大概安抚了一番女性后,希绪弗斯把下午的课拜托给艾尔熙德,接着开车出去买了两人份的午餐,打包回家。
他停好车,拎着餐盒拿钥匙开门,却闻到一股炖肉的味道。放下餐盒,希绪弗斯走向厨房,果然看见他的被监护人正在灶台前忙碌。
“老师?”雷古勒斯回头看见他,颇为不可思议,“我正打算给你送饭……”
希绪弗斯夺汤勺关火抱猫上楼一气呵成:“我叫你躺着休息你做什么饭啊?”
小猫缩在老师怀里,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无辜地眨着绿猫眼:“可是我又没生病……”
“没生病?那现在这个发烧的是小猫小狗吗?!”男人又好气又好笑,顶了顶孩子的额头,“是不是要烫得可以煮蛋才叫生病?”
“呜……”小猫有些委屈地撅嘴,把头埋在男人怀里,颇不爽。
“乖……”爱怜地摸摸那头金色卷毛,希绪弗斯把雷古勒斯送上床,扯过被子盖好,转身走向门,“我买好午餐了,马上就端上来。”
“老师……”雷古勒斯抓着被子边,小小声呼唤。
“嗯?”
“老师……可以亲我一下吗?”孩子垂着眼,不敢看他。
希绪弗斯回到床边,弯腰吻了柔嫩的嘴唇。
“这样可以吗?”
“嗯……”小猫有些害羞地遮住脸,小声道,“看来昨天确实没有做梦啊……”
“当然没有做梦,宝贝儿,”希绪弗斯笑了,“为了加深印象,我可以再吻你几下吗?”

楼上风光正好,楼下餐厅桌子上的午餐真可怜,看来这家主人已经把它们遗忘得干干净净了。

其实这天早上希绪弗斯第一个拜访的人不是白礼更不是维奥雷特。他在紧急电话预约后前往大学城外围的心理学研究所,找一位老朋友。
“你是说,你跟雷古勒斯上床了?”研究所的独立诊疗室里,阿释密达靠着舒适的大沙发,冷冷地上下打量某个心虚的监护人。
“嗯……是这样。”
“禽兽。”
某监护人汗如雨下。
“干嘛跟我讲?你是吃定了我要维护职业操守不能告诉别人吧?”
希绪弗斯眼神漂浮。
“雷古勒斯生日是几月?”阿释密达闭目养神。
“八月。”
“好了,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对你的治疗过程产生影响,不过作为律师执照拥有者,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雷古勒斯已经年满十四周岁,依据法律规定,他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性伙伴。”
“呃?”
“意思就是,你不必坐牢了。”
“哦?”
“少装蒜了,你不就冲着这个来找我的吗?!还耽误我休息时间!”心理医生火大。
“嘿嘿那我就不打搅了我先走了~~”教授的脸都要笑烂了,一边说一边往门边移动。
阿释密达嘴里清晰地再度飚出一个单词:“——禽兽。”
教授厚脸皮挥手,佯装没听见。
“你就那么怕坐牢?”
教授站住了。
“我答应过他,永远不离开他。”

希绪弗斯手持从拥有律师执照的心理医生那里得来的尚方宝剑,显然有点得意忘形。
虽然他跟雷古勒斯的关系没有捅破,不过那些隐约的改变,早让学院里一帮人心知肚明。
大家确实不会拿十四岁的孩子开涮,也有小心翼翼地维护孩子的心情,但并不表示可以放过春风得意的年长者。

雅柏菲卡跟着卡路狄亚过来参加理工学院一周一次的下午茶会,正碰上某对师生躲在楼梯角落里接吻。
卡路狄亚正想出声,被雅柏制止了。
“喂……”卡路张大嘴,做口型,“那厮太猖狂了!”
雅柏瞥了他一眼:“是你自己聚少离多看人不顺眼吧?”
卡路被噎住,讪讪溜走。
茶会开始好一阵,希绪弗斯才带着雷古勒斯姗姗来迟。在座者悄悄挤眉弄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迟到!看,”史昂指着茶几上的空盘子,“点心都被卡路消光了。”
马尼戈特趁机窜过去捏卡路的脸:“小样儿!吃白食的居然还敢清仓!”
“什么啊?!说得你没吃过一样!”卡路恼了,跟马尼滚成一团。
希绪弗斯失笑:“打吧打吧,副教授为抢点心打架也可以上校刊头条的。”
雅柏菲卡拿出钱包,招呼雷古勒斯。
“雷古勒斯,可以麻烦你跑个腿吗?再买点茶点回来吧。”
“我马上去,”小猫摆摆手,拒绝雅柏递出的钞票,“我有带钱的。”
“我们经常过来蹭点心,也算是做贡献。”把钞票塞到孩子裤袋里,雅柏看向艾尔熙德,“玫瑰屋(糕饼店名)有点远,熙德,你开车吧。”
“我去好了。”希绪起身。
熙德走过去,按他坐下:“副院长买茶点,规格太高了点。”

等待茶点的时间里,一群人开始东拉西扯地闲聊。
“雅柏,你们那个项目还要做多久?”笛捷尔问,“上个月就说收工了,为什么卡路说下个星期你俩还要过去?”
“什么项目?”马尼戈特好奇。
“联合国发展署支援东南亚养殖业计划的一部分,我跟卡路作为专家技术支援过去的,”简单解释后,雅柏菲卡转向笛捷尔,“没办法,当地技术员没有按标准程序操作,导致品种质量下降,只好重来。”
“程序?”好奇宝宝马尼继续发问。
“哎呀!就是叫他们给幼仔提前分栏啦!那帮笨蛋,公的母的都弄不清楚,搞得一塌糊涂!”
“一塌糊涂??”这次轮到笛捷尔推眼镜了。
“按照程序,在完全性成熟以前,必须进行雌雄隔离。过早频繁交配会影响个体正常生长发育,进而造成畜种品质下降。”
“耶?还有这么一说???”众人面面相觑。
希绪弗斯有一句无一句地听着,顺手拿起手边最新的专业期刊开始翻阅。
雅柏菲卡抿了口茶:“那当然。生物都差不多,人类不也是一样的吗?”
“人?”希绪弗斯稍微偏头,看向生物学家。
……

熙德带着茶点和小猫归来,推门而入,迎接他们的是一片诡异宁静。

最近两个星期,雷古勒斯没有回自己卧室睡过。他和他的老师分享主卧室那张KING SIZE的大床,安心享受温暖宽厚的胸膛。
热恋中的男人舍不得分离,有了肌肤之亲后更是如此。希绪弗斯此生从未如此爱过一个人,胜过爱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灵魂。他恨不得把他那心爱的孩子揉进身体内成为自己的一部分,自然不可能分房睡了。
雷古勒斯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心里从头到尾就只有那个男人,只是对方的气息就足以叫他意乱神迷,哪里还寻得出理智?他认为老师的需要就是爱,而对于老师给予的爱,他求之不得。
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项目组里工作,具备师生、上下级、监护人与被监护人三重身份,现在还加上了情人。上班时常常需要交流和汇报,下班后更加形影不离。人前还能保持距离,关上家门的瞬间就再无法抑制热情。每一个眼神都是挑逗,每一个动作都是煽动,爱是烈焰,刹那燎原。

晚餐后,希绪弗斯照例收拾餐桌兼洗盘子,雷古勒斯溜进厨房,趴在餐台边上。
他趴在那里,就像一只真正的猫咪,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含糊音节。似乎是前几天一起玩的某个游戏的背景音,希绪弗斯想,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轻易地接受一些东西,而后一概丢进自己的小世界里去。说起来,自己当年又是怎样呢?
这样想着,他忍不住去看那孩子。小猫正望着他,密而卷曲的金色睫毛扑闪着,美丽的绿眼睛清澈得像湖水,让人不由得联想起其沉浸于情欲中时的朦胧湿润……
啪——!
小猫吓了一大跳。他看见老师狠狠地搧了自个儿一巴掌!打得满脸都是洗涤剂泡沫!
“老师!”小猫几乎是扑过来的,“你怎么了?”
希绪弗斯讪笑着退开一步,捉住孩子想要摸上自己脸颊的手:“蚊子,一只蚊子。”
“蚊子?!”雷古勒斯瞪大眼,现在……可是十一月份呢!
“乖乖,”希绪弗斯不给孩子考虑的时间,“把今天收到的书拿去书房,我想里面有两本你需要马上看一下。”
“好的。”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小猫虽然满脸疑惑,还是乖乖地执行老师布置的任务了。
希绪弗斯擦了把冷汗。

“……过早过频繁进行性生活,会对幼体发育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雅柏菲卡言之凿凿。
“……可以恶劣到什么程度?”希绪弗斯相信自己的双腿绝对没有半点发软。
“免疫力下降,发育不完全,还有——”像是为了强调,雅柏顿了一下,“短命。”
——当时那位知名的生物学家就是这样义正词严地下了定论。
副院长先生顿时如坐针毡。
两个星期来可谓醉生梦死的放荡日子还历历在目呢,大概除了花园,家里的每一间屋子都被利用过,一回到家里就不知疲倦地调情、做爱,肆意放纵自己的感觉,渴求对方的全部,简直糟糕透顶。这些行为……即使以双方都是成年人的标准看都绝对过火,更不要说……那孩子才14岁呢!
啊啊啊!一定是因为听阿释密达说不用坐牢就掉以轻心了!
啊啊啊啊!!!雷古勒斯之前就发烧了!而且最近也很疲倦的样子!
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对不起宝贝,我真是混蛋啊!

——在雷古勒斯成年之前,决不再和他发生性关系!
希绪弗斯教授是一位有责任心有担当的成年人,他向来对自己的定力引以为傲。

雷古勒斯觉得有些奇怪,老师连续三天没有跟自己做爱,同时总找出千奇百怪的理由留下加班。虽然晚上仍然睡在一张床上,但双方的接触仅止于晚安吻,随后,老师就会东拉西扯地哄自己睡觉。
——拜托!我已经十四岁了,老师你不能再用八年前的手法对待我啊!
不过,老师这样做,是有他自己的考虑吧?虽然少许忿忿,但总是习惯于接受监护人一切行为的孩子还是选择了理解。
只是当这种行为延续上了两个星期,雷古勒斯终于觉得有必要寻找原因了。
周例会后,他小心翼翼地问希绪弗斯:“老师,你很累吗?”
“没有啊。怎么了?”
“没什么。”

希绪弗斯的反常当然不能逃过卡路马尼史昂笛捷尔等人法眼,联想到反常发生的时间,大家都忍不住对雅柏菲卡的高招五体投地。
这下子总能让那厮吃一点苦头,哈哈!谁叫他总是永远的云淡风轻!
众人窃笑。
“不过希绪那家伙居然会信啊!”史昂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自己12岁就开始到处胡来,现在长得比恐龙还壮,怎么会相信雅柏的胡扯?!”
雅柏一脸正直:“谁胡扯了?我们项目研究对象的生态就是这样啊。再说了,我当时说的是幼体,又没说是人类男孩。他自己心里有鬼好不好?”
只有厚道如哈斯加特无奈地笑了:“你们啊,适可而止吧。”话虽如此,他也没有去告诉希绪弗斯真相的打算。
马尼回家把八卦传给了赛奇。
圣克托利亚大学校长眨眨眼睛,一派慈祥地盖棺定论:“我认为,这个小误会,没什么必要解开嘛。”

外人在发笑,当事人可就笑不出来了。
雷古勒斯决定做一次努力。
他动用了从小到大所学到的关于性爱的全部知识和经验来对付这次实践。
细节到了家里的插花摆设、寝具的洗涤剂牌子、空调温度和光线明暗。
当他使出他所能做到的最大努力,脱光了引诱,拉下老师的脖子接吻,甚至扯开了男人领带,甚至他已经明确感觉到了男人的生理反应后——
希绪弗斯用仅存的理智推开了孩子。
“雷古勒斯……好孩子,”男人极力平复自己粗重的呼吸,“今天……今天不太好,你明白吗?我的意思是……今天,我们最好不要……”
小猫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心爱的男人,他的老师,他的监护人。
“好孩子,我想……我们需要,冷静一下。是的,冷静一下。”希绪弗斯努力解释着,同时注意到那双翡翠绿的眸子渐渐冰冷。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下雪的湖面。
纷纷扬扬的,结晶的雪,悄悄地落在结冰的湖面上。
希绪弗斯意识到有什么不妙了。
“听着,雷古勒斯,”他轻声解释,“我爱你,非常非常爱你。但是,我们不应该急于进入这种关系。听我说,孩子,你还在发育,这种事情,对你没有好处,明白吗?我们可以慢慢来,是的,慢慢来,等你成年了,我们每天都可以在一起……”
“我不是孩子。”等男人说的差不多了,雷古勒斯平静地接了一句。
“你是孩子,”为了强调,希绪弗斯刻意抓住少年还显纤细的肩头,“雷古勒斯我知道你已经是了不起的科学家了,你已经比很多很多的大人更加成熟,可以处理好多事情,你真的很棒!但是,你,这里,真的,是孩子,你的身体还非常的柔嫩,必须好好保护……”
“十岁就可以接客了。”少年淡淡地回道。
一时间没理解孩子在说什么,希绪弗斯愣了半晌。当他突然明白过来时,一股狂怒席卷胸膛!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他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十岁就可以接客了,”雷古勒斯重复了一次,面无表情,“我这个年纪,一天接好几个也不算什么。”
啪——!
希绪弗斯重重地搧了孩子一耳光。
他从来没有打过孩子。
但现在他气得说不出话。
雷古勒斯的脸瞬间火辣,破裂的嘴角渗出猩红的血。孩子一言不发,爬下床,捡起睡衣,走回自己卧室。

小猫当晚就搬去了宿舍,这一次,监护人没有拦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明眼人都能看出不对劲,但原因究竟为何,谁也不知道。
从希绪弗斯那里固然不可能打听出任何八卦,雷古勒斯却也守口如瓶。
只是孩子正以人们目所能及的速度,憔悴下去。
就好像是一朵正准备盛开的玫瑰,在寒风里渐渐失去水分,慢慢地凋零。
是一种让观者心碎的痛。
卡路狄亚和史昂等人使出一切努力,想要保护他们可爱的小猫,但雷古勒斯只会回以大家过分早熟的微笑。他明明那么小,笑起来,却像是饱含了永恒的悲伤。
那种笑,名字叫“绝望”。
其实希绪弗斯第二天就后悔了,他非常迅速地做出和解的努力,只是一开始就遭到了拒绝。
他站在雷古勒斯宿舍门口,守了整整四个小时,孩子才开门。
“雷古勒斯,是我不好,我不该打你,对不起。我们回家吧,不管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在家里慢慢说,对不对?”教授压抑住强行拥抱孩子的冲动,柔声游说。
雷古勒斯站在那里,看着老师,没有任何表情。
“老师,您回去吧。”
说完,他关上门。
那扇门一晚上再也没打开。

住隔壁的卡路狄亚偷听到希绪道歉的话,马上开始发挥想象,同时添油加醋地传播给其他人。等到了白礼耳朵里,故事已经变成了“斯文败类的监护人对孩子实施虐待以至于小孩离家出走”云云,当然,也不乏有人臆想出SM之类的内容,好在大家的道德水准起码能维持在社会平均值上,希绪弗斯教授的名声才没有进一步败坏。
白礼院长坐不住了。

午后人少的时候,雷古勒斯出现在学校餐厅。
搬进宿舍后,他都用这个方式解决伙食问题。
他选了份简易午餐,捧着餐盘,找了个空位坐下。
有人坐到他对面。
“熙德?”
黑发男人点头致意。
两个人沉默地吃着饭,不一会儿,雷古勒斯放下叉子。
餐盘里剩了大半。
艾尔熙德瞥了一眼,沉声道:“不要浪费食物。”
“我吃不下。”
男人伸手顺了顺孩子那头耀眼的金发:“多吃一点,下午实验课,要站三个钟头。”
雷古勒斯犹豫着,举起叉子,但看得出,他确实没有食欲。
孩子的脸色相当苍白,原本就不够厚实的身体更小了一圈。
——前辈你来看看啊,看看这孩子,像什么样子!
艾尔熙德内心怒吼着。
“雷古勒斯,你跟前辈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即使知道所有的朋友都碰了壁,他也不在乎再多碰一次。
孩子攥紧叉子,不肯回答。
“你可以不说,但我告诉你,雷古勒斯,你是个男人,有地位,有职业,有收入,有仰慕你的学生,有尊敬你的同事,还有那么多朋友。有什么事放不下,非得跟自己过不去?自己糟蹋自己?”
“……”
“你就算不在乎我们全部,那么希绪弗斯你也可以不在乎吗?”
雷古勒斯埋着头,好半天才抬起来。
“我在乎老师,可那有什么用?”

——我无法勉强老师爱我,那是不对的。
雷古勒斯说完这句,就被急匆匆找来的塞琳莎拖走了。
留下艾尔熙德独自深思。

上中三的塞琳莎是雷古勒斯为数不多的同龄朋友之一。其父哈斯加特任教理工学院多年,也是希绪弗斯的老朋友。
小猫曾与塞琳莎同班两星期,随后再没有踏入小学校园一步。但他现在已是圣克托利亚大学最年轻的博士和助教,如无意外更会成为最年轻的教授,打破希绪弗斯的20岁记录。因此去年他才接受学校的委托,去给赛琳莎所在的班级当自然科学辅导员。
塞琳莎班里有好几个同学跟她一起从幼儿园同班到现在,还好当年跟小猫打架的那位早已随父母调动离开。如今大家被“圣克托利亚史上最强天才”的名号唬得一愣一愣,却把曾经只呆了两周就因为打架被遣送回家的小猫咪忘了个精光,当然,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塞琳莎把雷古勒斯拖到餐厅外。
“雷古勒斯,我们下周圣诞舞会,”小姑娘口气相当干脆,“所有的老师都要参加,你是辅导员,当然不例外!”
雷古勒斯愣了愣,不知不觉就要到圣诞节了吗?
说起来,往年的这个时候,已经在和老师商量平安夜和圣诞大餐了吧?
他心里忍不住阵阵抽痛,只好强笑着回答:“可是我不会跳舞……”
“爸爸说,希绪叔叔跳舞极其厉害,让他教你就行了,还有一个星期呢,”塞琳莎大概没听说小猫搬出去的事情,手一挥,斩钉截铁,“必须携伴哦!”
“啊?”小猫眨眨绿猫眼。
“带舞伴啦小笨猫,”塞琳莎抬手捏捏雷古勒斯的脸。她比雷古勒斯大一岁,时刻以姐姐自居:“要漂亮!姐姐我很期待哦~~”

在小猫跟哈斯家二女儿交流的时候,希绪弗斯正坐在心理学研究所的诊疗室里,“约会”他的老朋友。
“难得有你主动约我的时候。”教授先生笑了。
“不是我想约你,是白礼先生看不下去了,”阿释密达漠然,“这么多年,你的闲事我都快管烦了。”
“是啊是啊,连找私家侦探都要你帮忙,实在感激不尽。”
“别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烦,”看得出心理医生的心情也很差,“老实交代吧,再假笑我揍人了。”
“我打了他。”
回答来得意外地干脆。
“……我当时真的很生气。我实在是按捺不住了!他把自己说成什么了?!我绝对无法接受!我爱他,胜过爱自己。可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心理医生静静地听着,末了,他问:
“呐,希绪,你有考虑过雷古勒斯在想什么吗?”
“我不知道!”
“既然你们已经是那种关系,你做出的决定,为什么不先跟他商量?”
“我怎么说得出口?!”
“你做都做得还说不得?”
“谁跟你一样神棍似的说什么都不害臊?!”
“至少我不是禽兽。”
“你——!”
“得了,你今天不是来跟我抬杠的吧?”阿释密达挥挥手,“说正经的,不然我告你调戏医生。”
“你……还真敢说啊!”教授扶额。
“单从外貌看也不可能是我调戏你吧?”医生笑了。
“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反正看不见,管他的。”医生越发得意。
希绪反而冷静下来了。
“阿释,动手术吧。”
“先管好你自家的事再说。”
有时候,阿释密达可以笑得比希绪弗斯更加云淡风轻。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雷古勒斯考虑再三,还是老老实实穿上礼服,去参加圣诞舞会。
这身礼服是上个月老师为他定制的,老师说,他长大了,应该有一身合体的礼服,可以出入各种场合。
“可是,我只想呆在老师身边,”那时候他撒着娇,抱着老师手臂,不肯松开,“实验室不需要穿那种衣服,上课也不需要。”
“会有需要的时候,小傻瓜。”老师疼爱地刮了刮他的鼻子,微笑。
啊,那时候,老师的笑容是多么的温柔。
可是,以后再也看不见了吧?
少年对着穿衣镜,整理仪表。
——老师一定厌烦了。
——我只是个孩子,只是个孩子。
——我不是老师需要的那个人。
雷古勒斯靠在镜子上,用力捂住脸,不敢哭出声。

圣诞舞会对孩子们来说是件大事。
他们中的许多人,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上正式的礼服。
而且拥有邀请心仪的人参加社交活动的权利。
所以这不仅仅是一个舞会。
更是孩子们的梦想。
塞琳莎挽着长兄提那奥的手臂,走进会场。
她知道自己很美丽,但更让她自豪的是身边的人。

雷古勒斯站在会场边上,试图把自己隐藏进曳地窗帘中。可惜其他到场的老师不肯放过他,不断有人过来“观摩”这位“圣克托利亚史上最强天才”。幸好舞会及时开始,他才逃脱了大家的围观。
呐,现在,他是孤单的。
全场唯一没有舞伴的人。
开场前,塞琳莎气急败坏地跑过来,质问他为什么不带舞伴,他讪笑着,敷衍说自己不认识合适的人选。塞琳莎几乎要气得丢下提那奥跟他跳开场舞了,却还是被他推回哥哥怀里。
——不必介意我,我不会跳舞,只用看就好了。
他挥手,示意朋友自己很好。
舞会是女孩子们的节日,她们穿着华丽的舞裙,理直气壮地实现公主的梦想。
舞会也是男孩子们的节日,他们个个打扮成绅士,向心爱的姑娘伸出邀约的手。
可是,舞会不属于他。
音乐响起,灯光闪烁,只有他,站在角落。
寂寞看,一世界花火。

舞曲一首首过去,请他跳舞的人都被他婉拒。本来也不会跳舞,自然不必勉强接受人家的好意。只要过了中场,离开也不会有人在意。雷古勒斯安静地站着,等待着。
这时候大门的方向传来少许喧哗,他瞥了一眼,发现骚动正向着自己的方向袭来。
穿过一对舞伴,又一对,再一对。
他看见一团金色的东西在闪烁。
好奇怪……那是什么?
他还在想着,那团金色已经出现在面前。

是一个面具。
“Beast!”
有女孩子在小声惊呼。
没错,Beast,正是那个面具的名字。
披着长长的金色鬃毛,有长长的獠牙,还长着两只犄角。
但穿过面具狰狞的外貌,透过空洞,可以看见一双温柔的绿眼睛。
是的,戴着Beast面具的,高大的,身穿黑色礼服的男人,站在他面前。
雷古勒斯突然想逃。
但是音乐已经响起。
When You Believe。
音乐的名字。

有女生在尖叫。
这谜一样的男子,即使隔着面具也能感受到他的翩翩风度。站在一群半大不小的男生里,他是那样挺拔伟岸,就像传说中被诅咒的王子,面具写满悲伤,却依旧卓尔不凡。
男人伸出手。
雷古勒斯逃无可逃。
“先生,我不会跳舞……”他嗫嚅着,想缩得更远一些。
男人静静地捉住他的手腕。
“我是男的……”
不知怎的,虽然看不见,他却感觉到男人在笑。
“我……”
来不及了,被抓住了。
在他明白过来以前,已经被带到了舞池的中央。
这是,Beast与少年的合舞。

雷古勒斯手足无措,频频踩到男人的脚。
听到几声吸气后,他羞得想钻地。
“乖,”男人安慰道,“记得以前咱们玩柔道的步子吗?跟着我来。”
很不像话的教导,居然还有点效果。
“呵呵,有点天分哦。”男人又笑了。
雷古勒斯心中百味杂陈。
“老师……您不必迁就我,我没关系的。”
他终于说出口了。
“男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我明白的。您可以放心啊,我不会让您困扰的。”
男人停步了。
“雷古勒斯,”他沉声道,“接下来,你是不是打算告诉我,依照你妈妈接客的经验,如果一个男人不再眷恋对方的身体,甚至排斥,那就表示恩义到了尽头,再苦苦挽留也没有意义?”
“哎?”
“你是想这么说吧?”
“呃……”突然被拆穿心事,少年僵住了,“我只是想……我没打算说出来。”
“很好。”
不待孩子反应过来,男人单手抄起他,扛在肩上,当着一众目瞪口呆的在场人士,大步流星走出会场!
“哇……那是谁啊?好帅!”塞琳莎也愣住了。
提那奥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挠挠头:“我觉得,看上去……好眼熟哦……”

眼看着远离了会场,雷古勒斯终于忍不住了,又急又气,挣扎着,拍打着男人的后背。
“放我下来!”
不为所动。
“放我下来!老师!”
置若罔闻。
“希绪弗斯!”
“我以为你当真这辈子都不打算再叫我名字呢。”男人停步,把少年放到地上,手臂却还紧紧地箍住对方。
“戏弄我很有趣吗?!”孩子快哭了,“真丢脸!真丢脸!”
男人默默地抱着他,不说话。
“可恶!为什么要捉弄我?!我已经什么都不期待了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啊?!”
“因为我爱你啊。”
Beast面具被扔到一边,露出来的,是少年熟悉的,与他肖似的,金发碧眼。
“听着雷古勒斯,我可能永远都无法想象你过去到底看到过听到过多少乌七八糟的东西,可能永远体会不到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我决定了,不管花多少时间,付出多少代价,也一定要让你学会理解普通男人的爱情。你属于我的世界!不属于过去,更不属于你的母亲!”
男人抱住他心爱的孩子:“你只要相信一件事情,我爱你,永远爱你。”
“可是……你说我是孩子……你擅自就决定了……”孩子摇着头。
“我保证以后做任何事情都会跟你商量!你也一样!有话就要说出来!不许憋在心里!”
“可是你刚才又擅自决定了……”
男人几乎是咬牙切齿了:“反正——你相信我爱你!只有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怀疑!”
“我相信你。”孩子突然笑了。
“我相信老师,”还是那样绝望的笑容,“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爱你,行吗?”

艾尔熙德说,那孩子真的很爱你。
白礼说,很多东西,不止是珍惜就可以了,你必须去理解。
阿释密达说,一个人心里的伤,是不可能仅仅由几句誓言改变的。
所有悲伤的回忆,都是心上的疤痕,永远都在。
过去的梦魇长久地压迫着孩子,他没有安全感,他害怕,他在感情一无所有,他不敢相信任何人。
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但那又怎样?
那些都过去了啊。
人生的路很长。
也可能很短。
但只要活着,就要相信,这世界上,有爱。
相信爱。
用爱去治愈伤痕。
然后,爱会带来奇迹。

“嗯,记得你说的话,雷古勒斯,”希绪弗斯不肯松手,“记得我爱你,你也爱我。”
“好。”
“我……大概不是什么好情人,不过我会努力的。你也要努力,宝贝,至少要努力学会相信,这世界并不是冰冷的,这世界……有奇迹。”
“我知道的,”孩子仰起头,他已经够得着老师肩头高了,“老师就是我的奇迹。”
“你也是……我的奇迹。”
——从八年前的第一眼开始,你就是带我走出此生黑暗的,最大的奇迹。

后来——
“话说回来,老师,我们真的完全不可以做吗?”
“不行,等你长大一点再说。”
“一天一次好不好?”
“胡来!一个月一次都不行!”
“好嘛好嘛~三天一次嘛~”
“不可以!最多半个月一次!”
“一个星期一次嘛!我很让步了!”
“这个……”
“好嘛好嘛~~一个星期一次嘛~~”
“呃……”
“老师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哦!不许食言!”
“喂!”
“好耶好耶一星期一次耶!那我们马上开始这个星期的好不好?”
“雷古勒斯——!”

再后来——
“……草地好痒……呀!老师,面具压坏了,怎么办?”
“我从卡路狄亚宿舍顺的,别管他。”
“这样不太好吧?”
“叫他幸灾乐祸!哼!”

——希绪弗斯教授,您那引以为傲的定力……似乎有待商榷哦?

[END]


附:篇名同名歌曲。
When You Believe
《埃及王子》主题曲
by Marich Carey & Whitney Houston

Many night we've prayed
许多个夜晚我们祈祷
with no proof anyone could
不能证明谁能听得到
In our heart a hopeful song
我们的心就是希望之歌
we barely understood
我们刚刚明了
Now we are not
而如今我们不再惧怕
Although we know there's much to fear
虽然我们有太多害怕的事情
we were moving the mountian long
我们能够移山
Before we knew we could
在我们知道之前
There can be miracles
这一定是个奇迹
when you belive
当你相信的时候
Though hope is frail
尽管希望如此脆弱
it's hard to kill
但也不能轻易扑灭
who knows what miracles
谁知道奇迹是什么
you can achieve
你可以做到
when you belive
当你相信的时候
somehow you will
不知道什么原因你就会做到
you will when you belive
当你相信的时候就会做到
And this time of fear
在这个令人寒心时刻
when prayer so often proves in vain
当信徒们徒劳无功地证明
hope seems like the summer birds
希望像是夏天的小鸟
tooftly flown away
飞快地掠过
and now I am standing here
现在我站在这里
my heart's so full i can\'t explain
我的心满满的 无法解释
seeking faith and speaking wordsi never thought i'd say
我从未想过我会说
there can be miracles
这是个奇迹寻找信仰
when you believe (when you believe)
当你相信的时候
though hope is frail
尽管希望如此脆弱
it's hard to kill
但也不能轻易扑灭
who know what miracle
谁知道什么是奇迹
you can achieve (you can achieve)
你可以做到
when you believe
当你相信的时候
somehow you will
不知道什么原因你就会做到
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当你相信的时候就会做到
they don't always happen when you ask
当你询问的时候它们不经常出现
and it's easy to give in to your fear
而且很轻易地带给你惧怕
but when you're blinded by your pain
但是当你因为痛苦而盲目无助
can't see you way safe through the rainthought of a still resilient voice says love is very near
想象一种很平静的声音说爱是如此靠近不能在大雨中看清你的道路
there can be miracles (miracles)
这就是奇迹 奇迹
when you believe (when you believe)
当你相信的时候 当你相信的时候
though hope is frail
尽管希望如此脆弱
it's hard to kill
但也不能轻易扑灭
who know what miracles
谁知道什么是奇迹
you can achieve (you can achieve)
你可以做到 你可以做到
when you believe
当你相信的时候
somehow you will
不知道什么原因你就会做到
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你会做到当你相信的时候
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你会做到当你相信的时候
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你会做到当你相信的时候
just believe
就那么相信
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你会做到当你相信的时候

Comment

嗷暴力娘她好气势!于是艾亚你就这么眼睁睁被打么XDD

熙德真贤惠啊……泪眼望

于是希绪弗斯12岁开始胡搞乱搞,小猫说10岁开始就可以接客了——唉,果然希绪被比下去了啊

灭哈哈我知道你那火星人以及玫瑰血星人的结论是哪里来的~~~难得废物点心他像那么回事了一次嘛~~接着像回事下去吧过早开始的XXOO生活的确会对孩子的身心两方面都造成不利影响的说~~~~~~因为我是人体解剖及生理全系排名很挂前的人以及拥有(或者即将拥有??)教育学硕士学位~~~所以这个问题玫瑰血星人是有发言权的~~~

不过看见小猫那么不把自己当回事我还真是火大……

其实呢,还有一个解决方法嘿嘿嘿嘿~~~小猫猫他不能过早“被”~~~那么其实本来可以委屈废物点心他老人家在小猫成年之前“被”就是了~~~~~两全其美么~~~~~

萍萍太XE了乃。。。。

小猫好可爱~~希绪忍不住下手也情有可缘啊~~谁能抵挡猫仔的撒娇啊~~

雅柏柏对希绪的意见这么深感觉会出事情啊~~
脑补小剧场:
某天雅柏柏和米诺斯相亲相爱,喘不过气的雅柏柏想到小猫才14岁,某混蛋前辈怎么看也比自家米诺斯壮……
“希绪弗斯你个禽兽!”
正努力××的米诺泪流满面……
嗯,可以和小艾亚一起找某对破坏别人家庭幸福的父子(?)情侣寻仇^^

乃终于介么做了~
噗~~~

其实通篇看下来,我要说我最喜欢滴是艾亚那一对,乃会不会想抽我??
噗~~~
暴力姐姐真是美好口牙~尤其还有肖想小猫(???天音:你误的也……)

喜欢看学校里滴几只欺负介两只滴RP戏份~
至于介两只……远目……
沟通不良啊沟通不良~

滚动~雅柏~GJ!!!!!!!
你才是最强的!!!!!!!!!

喵活活活活~~
于是说欢乐才好么~
雅柏柏一贯GJ~~||||||||米诺……他会出场滴……远目……远目…………|||||||||||||||||||

于是说~下一篇更加RP!!!握拳!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