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哈希,架空]夜想花——花之章




花之章——

天空拉下了墨蓝色的天鹅绒幕布,王都的夜开始了。虽然还未完全恢复战前的繁荣,但人们脸上已经有了安心的笑容。被炸毁了一半的太阳宫经过近一年的修缮后又重新投入使用,辉煌的灯火向王都的市民们证明着曾经用鲜血与生命保卫这个国家的那些人依旧与人民同在。
“神佑吾皇。”遥望皇宫,人们祈祷着国家的安泰和年幼女皇的幸福。
这个夜里,太阳宫宾客盈门,帝都的达官显贵几乎悉数到场。高级轿车一辆接一辆驶入,大厅、通道和花园都经过精心装饰,夏天的美丽花朵开满了皇宫的每一个角落。战后皇家的第一场成人社交舞会即将举行,自然值得如此用心。
早到的财政大臣笛捷尔站在大厅外,靠着大理石扶栏,习惯性推了推眼镜,注视着干道方向。
他那个性奔放且顽皮的恋人,斯科特侯爵卡路狄亚,已经和好友马尼戈特侦查好了门口最好的位置,指挥侍从们摆弄最新型的照相机。
——一定要让美丽的希绪弗斯大公妃名垂青史!!!
两个大男孩坏笑着宣言,首相哭笑不得。白礼老爷子手杖抡起又放下,最后恨恨地一跺脚:“咎由自取!”
“其实,我倒希望跟那位小姐打赌的是雅柏菲卡将军,”作客的邻国格里芬公爵米诺斯靠在落地窗边,含情脉脉地看向不远处接待桌边银蓝长发军姿肃然的男子,“那定然是堪称倾国倾城的绝色……”
一枚银亮的裁纸刀擦着他的鼻尖飞过,险险钉在窗框上。米诺斯慢慢转动眼珠,与方才提及的将军四目相对,气氛顿时死寂,堪比极地严冬。
“呐,不怕死的人永远都有,”史昂冲童虎使了个眼色,“人家说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看给他十副棺材板他也不会放手的。”
“哦?难道他不是棺材店老板吗?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吓倒他?”越是貌似忠厚的人,吐槽起来越是恶毒。
他俩站在二楼走廊上,正好目睹了楼下的“日常戏码”。食人草再艳丽,也不能当做玫瑰花。但显然米诺斯先生对此有着异于常人的理解。他那百折不挠的不怕死精神和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据说并非毫无成效,但具体是什么样的成果,大概也只有本尊能体味其中甘苦了。
正八卦着,背后临时更衣间的门开了,晚会女主角探出半个身子打望。挺括的军礼服让姑娘看上去像是英姿飒爽的少年更甚于美少女。她爽朗地冲童虎挥挥手:“哟,哥夫回来了?”
(史昂:“死丫头说什么呢?!!!”)
童虎和蔼:“妹妹的大事不能错过嘛。”
(史昂:“童虎!!你这家伙!!”)
让叶恭敬:“大哥平时蒙你照顾了。”
(史昂:“靠!谁照顾谁啊?!!”)
童虎亲切:“哪里哪里,史昂很贤惠的。”
埃利斯公爵终于怒发冲冠:“混蛋!!!你俩有完没完?!”
在兄长的咆哮声中,小妹妹大笑着缩回了房间。

客人渐次入场,门口负责唱名的管事朗声念出一个又一个显赫的头衔和家名。
“——罗恩格兰大主教阿释密达阁下,海军上将德弗特洛斯阁下。”
难得正装的桀骜军官握着圣职者的手,缓步走进大厅。
“——首相,萨维兰公爵赛奇殿下,康赛尔侯爵马尼戈特阁下。”
铁灰色短发的青年跟在父亲身后,一脸假正经地冲淑女们点头示意,对友人们发出的“人模狗样”的嗤笑声伪作不知。
“——财政大臣笛捷尔阁下,斯科特侯爵卡路狄亚阁下。”
“——格里芬公爵米诺斯阁下。”
“——陆军上将雅柏菲卡阁下。”
……
史昂代替父亲站在大厅中央,微笑着接待来宾。这时,大门外隐约传来喧哗声。
“来了,”离他最近的马尼戈特挤眉弄眼,卡路狄亚早已一溜小跑窜向了预先埋伏的摄影机位。
某个赌约早已闹得满城风雨,今晚出席舞会的嘉宾个个心知肚明,等看好戏。隐居齐格琳堡的海因里希大公已经三年没有公开露面了,没想到一露面就要来个猛的。于是大家纷纷翘首期盼历史性一幕的到来,所有闪光灯一起对准了大门。
“阿释,你说那个妖孽真会轻易输掉吗?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凭着自己对老战友品性的了解,德弗特洛斯发出了疑问。
大主教点点头:“同感,不过……算了吧。”
他淡淡地笑了一下。
“他已经很久没出来了。”

“——海因里希大公希绪弗斯殿下,雷奥纳特侯爵雷古勒斯阁下。”
伴随着刻意曳长的家名,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出现在大门口。
“喂……”卡路狄亚戳了戳马尼戈特的腰,“我看到的,难道是黑天鹅奥杰莉亚?”
“你应该尊称一句女王陛下,”马尼戈特努力擦掉满头黑线:“那么……其实黑天鹅是白天鹅奥洁塔他妈?”
“饶了我吧,有可爱的萨莎陛下就够了!我不想看到剽悍凶暴比我还高的女王……”
黑羽披肩,黑色蕾丝颈饰外系金链,透明黑纱衬衣被整理出优雅的褶皱,约略可见肌理细腻,金线西番莲装饰的V字领贴身黑天鹅绒上衣收紧至腰部,以漆皮细腰带束住,微膨的郁金香长袖覆住手背,露出黑色丝绸手套包裹的纤长手指。花苞型黑纱裙裹着的豹纹天鹅绒灯笼裤狂野奢华,脚下还踩着一双金色刺绣浅口平跟鞋……
满堂抽气声顿起……
高挑的大公殿下头戴海因里希家女主人历代相传的宝冠,还十分敬业地化了晚宴妆,步履端庄,姿态高雅曼妙。只可怜了作为赌约附属品的小公子。不管头戴钻饰身着白色塔夫绸长裙的小宝宝看上去是怎样犹如天鹅公主般纯洁可爱,那不断与拖地裙摆做着艰苦卓绝的斗争的步伐只堪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如果没有父亲有力的大手提携,未来叱诧风云名垂青史的黄金狮子大帝估计只能手脚并用方可前进了。

对周围的喧哗视若无睹,大公微笑着以毫无做作的优雅姿态步行至主人面前。
“埃利斯公爵阁下,晚上好。”
“殿下晚上好,对您的光临,真是不胜荣幸,”史昂忍住一身鸡皮疙瘩,悄声问道,“喂,你这套到底练了多久?”
希绪弗斯笑而不语,矜持地抬起右手,伸到史昂面前。
史昂一愣,随即露出了吃下十五只活青蛙的表情,僵硬地并腿致敬,几乎是颤抖着去牵起对方的指尖。
——希绪弗斯我恨你!可恶!我干嘛要对男人行吻手礼?!!
史昂的心声是否被人洞悉就不可知了,但大厅里一干恶友憋笑到内伤倒是实情。

喧嚣尚未平复,唱名声再度响起:
“女皇陛下驾到——!”
所有人一致转向大门的方向,然后又再一次地倒抽了口冷气。当然,其中不包括希绪弗斯。
站在门口的,那个身穿缩小版男式礼服的,正是当今的圣克托利亚女皇萨莎。
“陛下……”赛奇首相语调里充满了痛心疾首,而他身边的马尼戈特却只差没吹出口哨了。
“陛下,您怎么能……”赛奇走向小女皇,悄声问道,“您应该穿正式的白色礼服……”
他斜了一眼站在女皇身后的近卫军长官艾尔熙德,责怪之意一目了然。艾尔熙德板着扑克脸直视正前方,明显不打算对此做任何辩解。
“既然让叶都要穿军礼服出场,我当然可以陪她,”萨莎无视赛奇的责问,笑盈盈地指了指希绪弗斯,“再说了,有这么美丽的贵妇人在,让我穿裙子我会自卑的。你说是不是,让叶?”
最后一句她刻意冲着二楼大门高声喊出。于是那扇门开了,穿着军礼服的少女快步走下楼梯,向女皇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陛下所言极是。”

“我以为至少得让你家老爷子牵着出来才像话,”马尼戈特对史昂说,“话说回来,既然女主角都出来了,怪老头又去哪儿了?”
话音未落,他又毫不意外地挨了父亲狠狠一爆栗:“要叫伯父!没大没小!”
“不知道呢……之前的确说好由父亲领让叶出来啊……”史昂显然也疑惑不解。
只有希绪弗斯微笑不语。
像是知道他们的迷惑,萨莎提高了嗓门:“让叶,看来希绪弗斯并没有破坏你们的赌约啊。”
“是的,大公殿下非常信守承诺。下官十分钦佩。”
“那么,其他人也应该履行相应的义务吧?”
“下官以为正是如此。”
听着这番没头没脑的对话,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两个小姑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见萨莎抬手拍了三下,皇宫侍从们手捧着大大小小的盒子从侧门鱼贯而入,走向各位达官显贵。一直站在萨莎身后的艾尔熙德沉默着上前,将一份文书递给女皇。
“各位,”小女皇展开文书,朗声念道,“希绪弗斯和让叶的赌约内容是:如果希绪弗斯赢了,那么让叶今天必须穿女装出场;如果希绪弗斯输了,那么打赌当天所有在场的男性都必须穿女装出席舞会。”她顿了顿:“众所周知,海因里希大公输了。”
现场突然一下子安静了。
当天在场的所有男性???
让我们回忆一下。
希绪弗斯,雷古勒斯。啊没错,这父子俩已经愿赌服输了。
赛奇首相,嘉米尔大公白礼,史昂,马尼戈特。
笛捷尔,卡路狄亚,阿释密达,雅柏菲卡。
哎呀呀还有专程跑回来看热闹的童虎和德弗特洛斯。
大家面对侍从送到各自面前的盒子呆若木鸡。
赛奇一脸茫然地看着女皇手里的文书,说不出话来。
“放心吧,绝对合身,”萨莎做出保证后,又扬了扬那张纸:“还是,首相您要鉴定一下吗?”
赛奇回过神,接过文书。
一楼走廊传来粗暴的脚步声。
赛奇下意识看去。
于是他目睹了他那一贯以作风豪迈勇猛著称的双胞胎兄长,圣克托利亚的老战神,嘉米尔大公白礼,提着黑白斑马纹的大裙摆怒火冲天地冲进了会场。
“呃……马尼,我想我需要冷静一下。”首相遏制住晕倒的冲动,抓住儿子的手臂。
而那个做儿子的早就被惊吓到言语无能了。
“各位,作为帝国的栋梁,相信你们的诚信不会让我失望吧?”萨莎的表情可谓相当之纯良。
——希绪弗斯你个混账!!!
想起当日大公殿下那平静到云淡风轻的宣誓、利落到一挥而就的文书以及爽快到雷厉风行的认输,几乎所有的当事人内心爆发出一致的怒吼。

目睹了周遭男人们的五雷轰顶哑口无言惊慌失措怒火冲天,再反观气定神闲的“肇事者”,萨莎和让叶一致感叹:希绪弗斯,果然,是会带来“血雨腥风”的男人呢……

“陛下,恕臣斗胆问一句,”雅柏菲卡铁青着脸瞪向女皇身后的一本正经的近卫军长官,“艾尔熙德大人不需要换装吗?”
“哎呀,雅柏菲卡将军,”萨莎笑容可掬,“你忘了吗?那天熙德不在场呢。”
“看来女皇陛下是深思熟虑过的,至少负责安全警卫的近卫军长官不能下水。哦……相信我绝对不会是唯一一个期待今晚舞会的人。”米诺斯打望着陆军上将手里的大盒子,露出堪称幸福的微笑。
“嗯,我有同感。”罗恩格兰大主教点点头。
米诺斯诡异地望了他一眼,顺便望了他面前的盒子一眼。
阿释密达面无表情:“海军上将的变装也是千载难逢的。”
“法座大人,容我提醒一句,您似乎也需要换装吧?”米诺斯假笑。
“嗯。”
“看来您对此毫不在意?”
“既然是无法违抗的命运,与其悲叹世间的不公,不如挖掘其中的乐趣,好好享受,”阿释密达十分平静,“听说格里芬公爵正在因为命运的感召而不断地奋战,我也不过是受您的激励罢了。”
……= =|||||||||混蛋和尚!
“……可以无视自己的困境去欣赏他人的痛苦,法座大人似乎享受过头了呢。在下真是十分的钦佩,想必找遍整个圣克托利亚也找不出比您更稳健的气魄。”米诺斯忍不住露出了毒牙。
“你错了,”阿释密达气定神闲,“和海因里希大公那种损人一千损己八百的风格相比,我已经很厚道了。”

——就在那个某门特,我强烈地感受到,那一刻必将成为圣克托利亚八卦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帝国建设大臣利卜拉侯爵童虎站在临时更衣室里,手拿精心缝制的东方风情侧开叉丝绸裙,心中默默地流下了悲愤之泪水,神啊,这种感受就不要太应验了好不好?!
在他隔壁房间,埃利斯公爵抱着大红色蓬蓬裙几近抓狂。
海军上将目无表情地把自己交给了侍女,任由对方将一头灰蓝长发卷成风情万种的发髻。大主教早早换装结束,提着裙摆跑过来观看。
“哼,你看上去倒挺像那么回事儿。”德弗特洛斯瞟了围观者一眼,冷冷道。
“你从小就说我长得像女孩儿,至少得回报你的评语一次啊。”
“哼。”
斯科特侯爵哭丧着脸跟美人鱼裙子做斗争。抵死不要侍女帮忙的他怎么也搞不懂那两根超长的细带子是怎么绕来绕去把衣服挂到身上的。还好财政大臣及时出手解围,总算弄清了一堆乱麻,在侯爵几乎全裸的后背上打了个漂亮的结。
“……喂,笛捷尔你未免太熟练了吧?”还来不及感激,卡路狄亚首先想到了奇妙的方向。
笛捷尔扶了扶眼镜:“是啊,我觊觎已久,只不过刚找到实施的机会罢了。”
“哈?!”
“没什么。”财政大臣穿着极具禁欲主义风味的高领礼服施施然溜走了。
——希绪弗斯偶尔也会干点好事。
万年闷骚眼镜男一边回味着恋人那款背部几乎全裸的礼服,一边不动声色地翘起嘴角。

在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中,“倾国倾城”的“贵妇人”们纷纷出场。原本就美貌惊人的雅柏菲卡自不必说,阿释密达、史昂、笛捷尔看上去也堪称清秀佳人,赛奇和白礼的礼服款式选择得较为巧妙,不至于太让老人家丢脸,但马尼戈特、卡路狄亚、童虎之类的……那就确实有点惊悚了……等到身高体健剽悍狂野的海军上将头挽发髻身着低胸高叉礼服裙出来的时候,众人的表情已经不能单纯用“销魂”来形容了,怎一个如魔似幻,风中凌乱……
“……我说,我大概这辈子不会看到比现在的德弗特洛斯更可怕的形象了。”卡路狄亚喃喃道。
“哦,那你确实要庆幸了,”笛捷尔惯例推眼镜,“幸好咱们的陆军元帅没回来。”
“哈?!咦……是哦。”
“其实,凭良心说,”财政大臣状似安慰地抚摸恋人的背,“我觉得你这样也不坏。”
侯爵黑线:“你凭的到底是良心还是色心?!”
雷古勒斯好奇地看着哥哥叔叔爷爷们的扮相,又看看自家爹地。呃……相比之下,爹地似乎算得上是美人了。

希绪弗斯微笑着注视着一切,直到让叶走向他,第一支舞曲奏响。
让叶弯腰行礼,做了个邀舞的姿势,牵起希绪弗斯的指尖:“开场舞,您别忘了。”
“我很荣幸,”希绪弗斯前行一步,将手搭上小女孩的肩头,“但你我的身高似乎不太合适呢。”
他浅笑着,目光向下,姑娘的头顶还不及他的锁骨。
“那不是问题,真的。”姑娘笑了笑,把他领向大厅中央,铺着长长红地毯的台阶前,然后放开手,指向台阶尽头的门,做了个请的姿势,“约定里,并没有提到您一定得和我跳啊。”
希绪弗斯有些愣住了。
他回头看众人,只见萨莎冲他比了个V字。
艾尔熙德抱起雷古勒斯,点点头。
希绪弗斯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台阶的尽头,仿佛走在虚无缥缈的云霞之上。而他的心,也正像云霞一样,空洞渺茫。
直到他推开那扇门。
时间凝固了。

“我在想,你还要我等多久。”
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像教堂的钟声一样,震动着他的心灵。
希绪弗斯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眼前人。
魁梧的身形,元帅军礼服,银色长发,轮廓分明的脸庞上还残留着战争的伤痕,一条伤疤斜过几乎整个右脸,夺取了一半的视力。
希绪弗斯倒退了一小步。
当他想再退一步的时候,男人捉住了他的手。
“不要再逃了。”
他无法移开目光,却也说不出一句话,被抓住的手腕烫得惊人。他觉得胸口很痛,痛到几乎要叫出来的地步。但是,他那与生俱来的矜持、骄傲还有前半生所接受的严厉的教养生生止住了这种冲动。
“哈……斯……加特。”
要把这几个简单的发音拼凑到一起从胸腔里挤出来,希绪弗斯几乎用掉了所有的力气。但当这个名字被完整拼读出的时候,汹涌而来的无尽悲伤在刹那间冲毁了他的矜持之堤。
“对不起……”
“……我不是为了听你道歉才来的。”
“对不起……”
男人不着声色地抬手拭去他眼角悄然浮现的莹光。那双熟悉的大手带着军人特有的粗糙,动作却格外轻柔细腻,像是在呵护着世间的珍宝。
“不要在我以外的人面前哭泣,我会嫉妒。”


(TBC)
咳咳。。。于是说想看啥叫黑天鹅陛下的请点下面链接。。。
http://bailong108.blog124.fc2.com/blog-entry-107.html

Comment

No title

先前看小言看得就很欢乐,看到后来觉得鼻子酸……可是也觉得好美满……

T T……在时间的旷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这么恰好遇上了;遇上了也没有别的话,只有一句名字而已……

No title

啊啊,我想说大哥好帅><!

很萌不要再逃了那一句TAT……希绪弗斯姑娘抓住自己的幸福吧喂!

No title

腦補結果,賽奇和白禮的顏女裝也就是……優雅的老婦人而已,但是那個身高……囧

順,你終於更新了!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