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艾撒]白狐——END

一•倾城





我的梦中情人是个盖世英雄——
用这样的话做开头,我一定会挨打,而且是挨他的打,我的梦中情人,那个盖世英雄。
英雄这个称号虽然好听。然而不是所有英雄都是美人来的,这一点我要承认。但女神似乎特别关怀我,我的梦中情人,不仅是盖世英雄,更是绝代美人。如果要用一个词去概括,我想那个词是“倾城”。

从小我就是个不怎么正经的孩子,做圣斗士以前是,做了圣斗士以后还是。外表勉强冠冕堂皇,却总按捺不住一肚子蠢蠢欲动的顽劣。在家劳父母,出门累伙伴,到了圣域,自然该有新的人接手我满身的麻烦。伸手不打笑脸人,那个叫做教皇的老爷爷果然有跟他帽子和衣服一样沉着(沉重??)的气质,可就算是他,也一样拿嬉皮笑脸的我没办法。
人一辈子那么长,那么苦,那么累,还整天绷着脸,也太可悲了吧?我也是上有老(教皇大人据说有两百多岁),下有小(我弟弟才出生没多久就被判定为狮子星座黄金圣衣继承人),再不给自己找点乐子,会活活憋死。
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实在要正经的时候我自然正经,表面文章谁不会做?私底下么,当然各人由各人!
话说回来,圣域实在是个很乏味的地方,几乎没什么同龄人。呃……其实是有的,虽然不大想承认,和我一样同为黄金圣斗士的双子星座,就是一对只比我大半岁的双胞胎。但是我得说,那两个家伙实在是非常的不可爱!
与他俩的不可爱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他俩长得实在太漂亮!
所以,我决定出手!

据说圣斗士不能退休也不能辞职,就算是远在中国的天秤座老师,年纪那么大了,老得连圣衣都穿不上了,也还是圣斗士,还要担负着“极其重要”的使命。老天爷,他可都两百多岁了!教皇大人也是,两百多岁!啊……我只要想想成年累月傻呆在圣域和大堆大堆公文大堆大堆卷宗作战,就不寒而栗,更别提——还会有象我这样的捣蛋鬼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他面前去折磨他的心脏劳损他的寿命!
可怜的老爷爷!
他俩的同伴都死在上次圣战,差不多十八岁的样子。真年轻。我听说以后认真思考了很久,到底是趁年轻早点战死好呢?还是捡回条命活上几百年累死的好?
不过不管哪种死法似乎都由不得我,因此唯一的结论是,早死也好晚死也罢,一定要抓个人做伴,这样的人生才不寂寞。再说了,好歹人家双子星座是一等一的美人!据说我们的宿敌也得等我们长大以后才会苏醒,那时候美人就长成大美人了!那时候就算战死,也可以自我安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别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圣域缺乏美少女,换了谁也只能看美少年聊解郁闷,——即使是不可爱的美少年,即使一个是每每接近必满身炸刺状似河豚苦大仇深,另一个是说话打官腔做事走提纲言必提规矩行必遵法则成天都微笑可就是眼睛不笑。没有人喜欢自讨苦吃,我也不是傻瓜。但是,如果连仅有的同龄伙伴都不拉拢的话,我的圣斗士生涯一定会惨白枯燥艰辛郁闷到死。所以换了谁也可以理解我认识那两个家伙后就挖空心思要结交一个做知己好友的良苦用心。

把黄金圣斗士的特权研究透彻后,我开始假借各种名目往外溜,溜得最多的是一个据说有五千年历史的奇妙国度,天秤座老师的地盘。理由有三:第一,老师是老前辈,教皇大人的战友,以讨教为名天经地义;第二,老师为人很开通,不会对我指手画脚,而且他会讲很多有趣的故事;第三,老师独居,没人侍候,我不必担心形象过分邋遢被人指责,也不用勉强维持黄金圣斗士的高贵端庄威严,打滚摸鱼爬树捣蛋耍滑生生自在。
啧,和我的达观幸福论比,那两兄弟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的典型。
大家身为同伴,或者说是同僚,本来不该背后说人坏话的。但是,我的本质其实是一个诚实的人……噢~~~我那亲爱的盖世英雄每次听到这话就免不了要捏我耳朵。但是我其实真的是一个诚实的人。那对双胞胎啊,弟弟就不用说了,每次看见都阴着一张脸,好象天下人都欠了他很多钱。即使是美人也经不起坏脾气来糟蹋啊,我好几次都想劝劝他,长那么好看不容易,珍惜一点我们周围环境也会美好一点。——不过这种话凡是脑子还没进水的人都只会想想不会说出口吧?反正我觉得自己大脑功能正常……
那个哥哥,……被赞美为“神一样的男子”,是个——很神圣,很高尚,很纯洁,很正直,很强大,很勇敢,很聪明,有智慧,有能力,有礼貌,仁义礼智信全面发展,无可挑剔,至高无上,只有优点没有缺点的,世界上极其罕见的——圣人。
如果没有见过他的人,一定会说我撒谎。怎么可能有这么完美的人?!但是我没有撒谎,撒加他看上去就是这样完美,完美得找不出一丝瑕疵,完美得不可思议。

可是我讨厌这样的他。这样的他,比他那个别扭的弟弟更让我不舒服。
可是……可是我又很喜欢他。
喜欢撒加,比我想象的更喜欢他,喜欢到即使哪一天他没这么漂亮了,即使他丑到象看门的杂兵了,即使他衰老到中国的老师那样干瘪的样子,我还是喜欢他。
——虽然从小到大,他打我的次数,比我所有的敌人加对手打我的次数的总合,还要多。真是个坏家伙!
唉唉,但好歹大家是同伴,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这个我十分喜欢的家伙,勉为其难奋勇向前将其收归知己,也算是功德一件。
我偷偷跟老师说,老师笑我,说我就象东方传说里被狐仙迷住心神的男人,小心早晚为妖精断送性命。啊!虽然年纪那么大了,老师还真是促狭啊!我满脸通红地跑掉了。故事中那些妖娆的狐仙和希腊的白种男人撒加……老师真不是普通的坏心眼!

那年我12岁,刚帮撒加过完他的13岁生日,还会涎着脸谄媚地在晚餐前甜甜叫他撒加哥哥,以达到当着他面偷吃点心而不被举报的邪恶目的。


二•醉心

其实我不太有把握死缠烂打战术会对撒加有效,然而事实证明我对了,同时证明了另一件事:撒加是人类,不折不扣的人类,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圣人”。
这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这就意味着,他会象普通人一样,会稍微(也许很多)地喜欢上某个特定的人,比方说我。当然,也意味着,他会象普通人一样,非常非常地讨厌上某个特定的人,……比方说我。
证据就是,我身上层出不穷的伤痕,起码有三分之二以上拜他所赐。老师说,东方有句话,叫“打是亲骂是爱”,……我姑且听之。

我说了,双子星座是双胞胎,除了撒加,还有个弟弟,加隆。
那也是个一等一的美人,不过比起我的撒加,稍微生猛了点。我是个清心寡欲(亲爱的你再用星爆我真的要挂了)——的男人,口味清淡,肩膀有些单薄,怀抱尚不够宽广,对感情生活的丰富度也没有太高的执着。当年我便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力量微薄和欲望稀少(亲爱的不要再打了啊啊啊~~),因此,一开始就很诚恳地祝福不知身在何处的有缘人能与那位鄙人无福消受的美人结出良缘。事实再次证明,我是对的,这个世界能消受双倍银河星爆关爱的人……暂时还没生出来。
当然,加隆不是我关注的重点。全面撒网是好,但也要讲求重点开花,何况那一朵花就大过了整片网。——不要抱怨我对同龄人中的第三位关心不足,我多多少少还是注意过加隆,自然都是因为,他是撒加的弟弟。
我也是做哥哥的人,兄弟连心的道理我懂。那两兄弟再怎么合不来也是兄弟,不了解加隆,就等于不完全了解撒加,这是不可原谅的!
那可真是对别扭兄弟。
外人也许看不出来,我可知道撒加为加隆的事情操碎了心。加隆的劣迹太多,拿圣域的闲话说是“恶魔附身”。我当然不觉得加隆被什么附了身,他那种无原则的随意破坏……与其说是邪恶,不如说是少人疼爱的孩子在发泄愤怒,希望被人重视。结果他当然被重视了,教皇大人不知道愁白了多少头发。撒加想做身家清白的圣人,却又割舍不了骨肉兄弟,左右为难。加隆自己呢,名声越来越坏,十足恶性循环。到最后两兄弟还是,沟通不良。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是外人,所以会看得比较清楚吧?当然,这也可能是我自作多情。我只觉得,他俩不是没有和解的机会,但是两个人都太倔了。问题的重点出在撒加身上,如果撒加自己不那么在意外在的形象,不那么注重完美的话,也许他就能体会到加隆的可爱了。咳咳,我是说真的,加隆再怎么闹腾再怎么招人恨,其实都有可爱的地方,相信教皇大人也这么想。不是每个人都能象他那样坦率,不高兴就写在脸上,单纯可爱得象我家那满地乱爬的小猫仔——看什么看?!狮子也是猫科!
而且看到他阴郁痛苦的时候,他的悲伤也会感染到我。我觉得,他所要的,只是撒加做哥哥的一颗真心罢了,把他当作自己的弟弟,当作平等的双子星座黄金圣斗士,而不是“圣人撒加”的弟弟。
所以撒加,你真的只要做回撒加就好了。

外人不可太多嘴,弄巧成拙就难看了。有一次,撒加提到加隆的事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发愁。为促进兄弟和睦,我得帮加隆说点好话,当然,要委婉一点。
——其实……就算犯了很多错,加隆还是有很多……很多优点的,真的。
真的?他抬头,很认真地看我。
当然是真的!我对天发誓,加隆是你弟弟耶,能不好吗?
那你觉得他有什么优点?
——呃……加隆他……他……他很有气质,只是……不太适合我们这个时代!

结果么……我要说没挨打,你信不信?

我不怕他打我。他不会真拿我怎样,这点信心我还是有。既然是被称为“神一样完美圣洁善良的男子”,再怎么生气都不会撕破圣人的面具。卑鄙也好无耻也罢,我就是吃准他这点了,只要他还是撒加,爱我也好恨我也罢,他都不会真的伤害我,只要他还是雅典娜的圣斗士。
我只害怕一件事,就是他虚假的微笑。
把全部情绪隐藏起来很好玩么?没有大喜,没有大悲,一言一行都标准得犹如定做,看不清琢磨不透,永远都露出最完美的样子,永远都是那样和蔼温柔,看似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撒加,你被称做神一样的男子,可是你究竟不是神啊。人类会哭,会笑,会生气,会愤怒,会喜悦,因为这样,人生才会丰富,才有乐趣。为什么要把心情永远隐藏在深深的壳里?难道你哭了,怒了,生气了,任性了,淘气了,你就不是你了?就得不到赞美得不到敬慕得不到尊敬得不到艳羡就不聪明不勇敢不强大不善良不高洁不是英雄不是撒加了?
我要的是壳里的那个撒加,真正的撒加,我爱的撒加,有喜有怒有笑有泪活生生的撒加,不是“圣人”!

这是一个悖论,我倚仗撒加“虚伪的宽容”而快乐作恶,粘着他腻着他惹着他爱着他,却又竭力要他回归原本的自我。撒加的自我到底是怎样?极度的高洁背后说不定是极度的邪恶?正如有光就有影?或许撕开面具后他第一就要拿我开刀?其实已经恨我这讨厌鬼入骨?一切未知。
我仿佛刀尖跳舞,罔顾前路莫测,宛自欢乐。善也好,恶也好,悲也好,喜也好,撒加啊撒加,我想看你真心的脸。
即使是哭泣。

他开始愿意跟我说话就是良好的开端,会背着我坏笑已经进步不少,说得不高兴了,马上变身笑面虎,脸上纹丝不动,拳脚虎虎生风。我不是受虐狂,也没有挨打的嗜好,但是我喜欢看他那生动的样子,带着点恼怒带着点轻蔑带着点志在必得的复仇快乐,眼微眯嘴角只勾起那么一点点,——哎呀不好,老师我知道什么是狐仙了,一定是他那样,只一个眼神,叫人甘心死在那一刻,生生世世不超生。
——撒加,我喜欢你,哭给我看吧。
你千般变化,万种风姿,历历在我眼中心里。现在,只缺你一滴泪,便铭心刻骨,沧海桑田。


三•泪

——撒加,我缺你一滴泪。
得到这滴泪,就能得到完整的你。

老师的志怪书里说,当狐仙真心喜欢一个人,会为他流下一滴泪,有了这滴眼泪,世间没有事能难倒那个人。
我想撒加现在是真的喜欢我,恐怕比“一点点”的程度还要深。不折不挠的努力有了回报,起码我能得到他的笑他的恼怒他的挖苦嘲笑和一些“额外恩赐”的差别待遇,在圣域里也是“撒加最好的朋友”,简直卓有成效,几乎可以欣喜若狂。但是,有时候我坐一下来,脑子里会飘过一些怪念头。比如,我还是想看看他哭的样子。既然撒加是我心里的狐狸精(老师说的),那么得到他一滴泪,我必能所向披靡。
这念头文艺青年得要命,实在不适合我这么个十来岁的小毛头。是不是在老师那里看莫名其妙的妖精鬼怪志异看得太多,以至于有些走火入魔?我很认真地找老师旁敲侧击,老师却叹了口气。
老师说:“一滴泪太重,你受不起。”
老师骗人,不过是一滴水,哪里重了?就算是重力系招数,好歹我也是黄金圣斗士,能接不下?
老师说:“傻孩子,你要一滴泪,有什么用?”
有了那滴泪,我才能要到他全部。我好想要他,要全部。差一点、一滴、一个眼神,都不是全部了。
老师说:“傻孩子,一滴泪,就是一辈子。你这么小小的,载得动谁的一辈子?”
我才不怕呢。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载得动天地,还载不动谁的一辈子?
老师不说话了。
他看着遥远的方向,沉默了。

我也许戳到了老师的痛脚。其实他所说的那些沉重的悲伤的,我全知道,他没说口的生离死别、经年爱恨,我也知道。
可是,老师,我,终究是要死的啊。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死更深的别离,也不会有比死更深的放弃。既然我和撒加身为黄金圣斗士,也就注定了不大可能安然终老,那么,至少活着的时候,狠狠地去爱一个人,去博得一个人的爱,不是很有意义的事情么?
我给撒加我的全部,所以希望得到他的全部,有错吗?
至少在死的时候,我可以无怨无悔。我全心全意地爱过,守护过,得到过。

或许,老师所担心的,并不是我承受不住谁的爱恨。
教皇大人书房的陈年旧书里,夹着发黄的信笺,用毛笔记着一个个方正的字。
我偷看过。
——爱是个苦事情,若你爱了哪个谁,便无心全力侍奉你的女神。爱又是个贪心事,若你爱了哪个谁,便不能不把献给神的爱割出一大截。爱还是个自私事,若你爱了哪个谁,便舍不得谁悲谁痛谁伤谁死,到最后你所追随的爱和正义,全变成对那个人的无望痴心。
这读起来像是谁家的经典,但肯定不是谁家的经典。
我在庐山蹭了快五年的饭,还不至于认不出老师的笔迹。

老师你多虑了,我们都要死的,即使我想偏心眼,也顶多分点心,分不出命。我只有一条命,是女神的,撒加也只有一条命,也是女神的。我即使为撒加赔上一条命,撒加也迟早要献给女神。反正最终我们会在黄泉相聚,我早走一分,他晚去一秒,有多大差别?
放心吧,我对女神的爱,至死不渝。

圣域里传闻,教皇大人要选继承人。
原来老爷爷也要撑不住了?
这种时候,我想的,居然是老爷爷会不会就此退休。如果他退休,就可以去他想去的地方,陪他想陪的人。即使一天,一小时,一分钟一秒钟,也会很开心,胜过在圣域盯着我这淘气鬼吧?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大家都说,撒加肯定会成为下一任教皇。
因为撒加他是“最接近神的人”。他是没有缺点的,完美的黄金圣斗士。他正直善良温柔可亲。他强大聪慧目光长远。要统帅全体圣斗士要侍奉女神要面对未来的圣战,这重任舍他其谁。
撒加严肃地示意大家不可臆测,谦逊地表示自己还有欠缺。

撒加,我知道你希望成为教皇。因为那个位置在你来看代表着最完美的黄金圣斗士,最完美的爱和正义。
——但那是不对的啊!
撒加你不可以成为教皇!因为你根本就不是大家所说的“最接近神的人”!
为了实现别人眼中的虚像符合别人心中的理想,你已经付出了太多!

人们啊,请你们放过撒加吧!
不要让他成为雅典娜的教皇!因为他并不完美!因为他心里亦有悲伤与黑暗,因为他的心已经分给了别人……
他爱我敬我护我,如我爱他敬他护他。
你们怎可叫他去到那高处,让我仰望,难道他一颗心献给了神剩下的部分还要分成88份?
撒加是我的!是我的狐仙!我的妖魔鬼怪!不属于你们任何人!
我终于是自私的,我可以把生命献给神,却容不得给我的爱短斤少两。

——那么,艾俄罗斯,把你的心割成88份呢?
命运宣判的一瞬,我的心坚定如昔,但撒加苍白了。

那夜世界染血而去。
——爱是个苦事情,若你爱了哪个谁,便无心全力侍奉你的女神。爱又是个贪心事,若你爱了哪个谁,便不能不把献给神的爱割出一大截。爱还是个自私事,若你爱了哪个谁,便舍不得谁悲谁痛谁伤谁死,到最后你所追随的爱和正义,全变成对那个人的无望痴心。
老师,我错了。
如果有机会,我向你道歉。
你的话字字珠玑,都是真理。我舍不得那个人,即使他犯了那么大的罪我也舍不得他。
在北国的风雪里我渐渐冰冷,却依旧感觉得到心痛如刀绞。他哭着抱着我,那么重洁癖的他竟然任由我随便把满手鲜血抹上他面颊。
——坏东西坏东西!为什么不还手?!为什么?!
——傻瓜!傻瓜!!!
他的眼泪果然那样美,未曾落地已凝结为钻石星辰。

我曾经那样祈祷过得到你一滴泪,最后却终究舍不得见你哭泣。我竟然载不动你的一生,只落得先前的句句豪言都成了笑话。
——撒加……撒加……我好后悔……好后悔……
——我后悔……为什么……想要看你……哭的样子……现在看到了……可是……你以后……怎么办啊……撒加……撒加……你以后……怎么办啊……

撒加……撒加……你以后……怎么办啊……


四•沧海

我在等一个人,等了他十三年。
即使没有躯体,我也心疼了十三年。这疼甚至让我无法度过忘川。日日夜夜思慕夜夜日日惦念,才知道爱上妖精的男人赔上的不只是一条命,还是生死轮回的灵魂。
终于有一天我们再相遇,他看着我,不再哭泣,不再说对不起。
他已经那么高那么帅那么威武,好一个盖世英雄,叫我心花怒放。
——我的撒加,永远最棒了!
我说,撒加你记得吗,你给了我一滴泪。
——书里写的,得到狐仙的一滴泪,必能所向披靡。
他看着我,笑了,——坏东西,我给了你很多很多泪,只是你都没看见。
——我知道啊,我都看到。
——所以,我什么都不怕。
最后的死是最大的团圆。

执子之手,何惧之有。


END




坏东西里面,大艾哥死的那段,是有真实事件的。父亲的好朋友去世的时候,他太太就是那样,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抱着他,一点一点摸着他的脉搏,一直追逐着,直到最后,连心音都消失。我听阿姨后来说起,就一直记下了,然后就觉得,以后一定要死得比爱人早,不能比他晚,不然被留在这个世界上好可怜。

Comment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