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隆小艾·艾撒主,ALL CP]冬之海——1-5

观阅注意:
本文设定多数来自车田正美先生所著漫画《圣斗士星矢》和冈田芽武先生所著漫画《圣斗士星矢Episode G》,基本无视TV版(教皇面具除外=v=),完全无视《冥王神话》系列作品,绝对无视“亚力士教皇”、“水晶圣斗士”、“钢铁圣斗士”等等。
本文中,天马星座假定为在神话时代伤害了冥王一次,之后的圣战轮回中再未出现过,直到现代圣战。众多星座圣斗士的选择其实是天命轮回。
本文里,双子发色为银蓝色(很接近银色,略深,微发蓝,可以理解为光泽度超高的铁灰色),史昂为纯银色长发(很像精灵)。
本文YY至上,作者RP随意爆发,慎入。
——以上。




1.

他从海里钻出来的时候,太阳刚好完全落到海平面以下。天空中多的是日暮的昏黄与暗紫,连仅剩的薄云也染上了阴沉的蓝。
海水已经比较凉了,不过他并不在乎。即使在北冰洋里游一万米,对他来说,与一米五长的旅馆小浴缸里泡热水澡没有多大差别。
少年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飞溅的水花落到岩石上,眨眼就不见了。他跨上石级,走进这个临海的小岩洞里。
这里正朝西,是看夕阳的好地方,然而现在没有夕阳,只有寂寞的星在闪动。附近197英尺高的山崖上就是那伟大海神的遗迹,至今依然以美丽的日落吸引着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
入夜了。
清凉的风吹进来,撩起他的金发。他一动不动地坐着,双脚浸在海水里,看向不知名的远方。

他在前几天执行任务时发现了这个洞,于是列入了可以前往的地方之一。两米来高的洞口直接与海水相连,离最近的可以供人下行的海岸也有一百来米,估计只有渔民和游艇上的人能发现。洞口这么矮,看上去一涨潮就会被吞没,想来也提不起游人们的兴趣。
事实上潮水并不能完全淹没这里。水差一点没过少年的小腿,而这已经是最高水位了。
这里有他所想要的孤寂。
日暮的薄红完全退却,星星们和潮水一起吟唱着夜的歌谣。少年凝视着未知的某处,似乎在思考什么,又似乎一片茫然。

这时候潮水分开了,有什么立出水面。声音吸引了少年的目光。他漠然转动眼珠,看向来者。
是一个人。
——还有谁会在半夜游到这里来呢?一般人都会这样想吧?
少年却没有丝毫的惊讶。
尽管对方是他七年未见的熟人。

银蓝色长发的青年错愕地站住,撩头发的手停在半中。他那海蓝色的美丽双眼定定地看着少年,仿佛穿越了无数时间与空间。好半天,他呐呐道:
“……为什么闭掉小宇宙?”
然后他立即意识到这句话问得很傻。如果是那个人,会闭掉小宇宙来这里的原因,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吧?
青年牵动嘴角,黯淡地笑了。他走过去,站到少年跟前,象曾经那样轻轻抚摩那头卷曲柔软的金发,小声问:“里奥,要吃东西吗?”
少年茫然地抬头,眯起眼睛看对方。青年无可奈何地指了指他的腹部,那里隐约传来不怎么悦耳的响动。
少年点点头。

青年抓鱼的水准很是一流,然则厨艺却不堪一提。当焦碳般的烤鱼带着极为可疑的气味送到少年面前时,连青年自己都忍不住垂下头。
——吃白食的人没有资格抱怨!青年开始本能地寻思如何对付可能听到的嘲讽。就在他思考的片刻,对方已经快把他的“杰作”扫荡干净了。
“喂——”青年抓住少年的手腕,还剩最后一点“焦碳”,“你当真吃啊?!会死人的!”
少年看了看残渣,又看了看青年,颇为困扰地摇摇头,放弃了。
青年皱起眉头,想从少年翠绿的眸子里发现什么,可是除了夜一般的空茫,什么都没有。


2.

艾奥里亚将任务书交还给教皇的使者,便匆忙离开了圣域,他从来不象别的圣斗士一样完成任务后乖乖去教皇厅述职,就连最傲慢的战士也比他来得谦逊。
谁也不知道他打算去哪里,也少有人敢去质问。谁知道黄金狮子什么时候会露出叛逆的獠牙呢?即使占到再多的嘴上便宜,若打起来完全没有胜算的话,就最好不要当面顶嘴。——叛徒的弟弟身体里流淌着背叛的污浊血液,桀骜不逊,圣域里的很多人都这么说,但当真站在地位最高实力最强的黄金圣斗士面前时,却大多露出迎奉的笑脸。刻薄的辱骂和无端的猜测永远只发生在那人身边三米远的范围以外,如同撵不走的蚊虫,在他耳边萦绕隐现。
有资格和实力阻止他脚步的,也只有与他同级的其他黄金圣斗士吧?哦,还有教皇大人。

“教皇对那个艾奥里亚太放纵了!”
熟悉的人一下就能听出这么清亮激昂的嗓音属于谁。天蝎宫的主人靠在沙发上,一边品尝着朋友准备的下午茶,一边发着牢骚。
他那红发的好友微微勾了勾嘴角,适时地递上一盘小点心。
“好了,米罗,我特意带回来的食物都堵不住你的嘴么?”人称“冰之魔法师”的少年无可奈何地拍拍对方肩头,在他身边坐下,“下午茶时间的话题不好太郁闷呢。”
“抱歉……卡妙,”米罗烦恼地甩甩头,“你难得回来,我不该跟你说这些没用的事情。冰河他们还好吗?”
卡妙笑了:“很好,他们很想念米罗哥哥。”
噢……少年难以掩饰内心的快乐,咧开嘴,露出健康漂亮的牙齿:“好啊,我有时间再去你那里玩!我要吃你亲手做的菜!”
卡妙悠闲地丢了一块小饼干进嘴:“没问题,俄国口味的你想吃多少我做多少,不过法国菜你就不必期待了。”
卡妙你真好!米罗开心地扑到朋友身上,大笑着,——我真喜欢你!
地位尊贵的红发少年哭笑不得,只好揉那一头金色长卷发。米罗啊米罗,14岁的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这样的你,叫我们拿你怎么办?
大概最高处的那位大人也一样头疼吧?卡妙下意识地仰头。年纪最小的米罗,从小被大家宠着的米罗,阴鸷如迪斯马斯克也会包涵他,高傲如沙加也会谦让他,冷漠如阿芙罗狄忒也会对他微笑,是了,就连教皇大人,连艾奥洛斯和撒加他们都那样娇惯着他……
察觉自己的思绪已不知不觉触及某个禁忌的领域,卡妙不着声色地垂眼。从过去开始,貌似只有那头黄金狮子不买这位小公子的帐,现在更无庸置疑了吧?
如果不发生某件事,其实那一位也该和现在的米罗一样,愉快地享受着高贵的地位,行着神圣的使命,接受众人的敬慕和爱戴。他与米罗的年纪相当,本来也该是被兄长们宠爱的年纪,不过……
——艾奥洛斯……
以神为名的男人,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大逆之举呢?
一切的真相都已经掩埋在雅典娜脚下庄严神圣的大殿里了吧?

米罗对艾奥里亚的不爽由来已久。他并不象圣域里多数人那样背地里才现出露骨的鄙视和唾弃,事实上也只有他会当着艾奥里亚的面大叫“我讨厌你”。
米罗和艾奥里亚从小就合不来。作为黄金蝎子最好的朋友,卡妙根据自己的了解,认为米罗对那个人的反感来源于少年的洁癖。艾奥洛斯,射手星座的黄金圣斗士,同时也是艾奥里亚的哥哥,当年曾经是辉煌强大高洁的英雄,却背负着叛徒的污名死去。米罗过去如此地喜欢着那位大哥哥,以至于难免会眼红艾奥里亚的身份。但是神话破灭,偶像轰然倒地,连那时候负责追杀艾奥洛斯的修罗都缓不过劲来,不要说是小小的米罗。破坏孩子的梦想是诺大的罪,艾奥洛斯罪孽深重,至于艾奥里亚,基本就是迁怒。
卡妙对艾奥里亚没什么感觉。他知道那个男孩本性不坏,但是潜意识提醒他不要太过接近对方。卡妙是个很讲究理性的人,不理性的事情,一生中发生一次已太多。
他短暂人生里唯一的不理智只有那惊鸿一见,是深海里死寂的女子。那一刻他脑海里浮现起多年前读过的文字。
“真美啊,停下来吧。”
冰冷的海水里漂浮着海藻般的长发,苍白的面颊,金色的睫毛和泛青的嘴唇,——她是那样的美,宛如梦幻,她的神情又是那样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了,会在某个时刻悄然苏醒。
卡妙知道自己这一生都不可能再如此心动了。即使死亡也无法熄灭感情的火焰,然而悲哀的是,这情感一开始就不可能有回报,更重要的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美丽女子安眠于此的原因。
有些时候他其实颇羡慕米罗,藏不住心事的孩子自然不会有太多的不安和隐忍。他无法解释当初只是想向朋友展示一下远距离攻击的力量,结果却导致了几十公里外的沉船事故。没有人知道真相,除了他自己:什么原因能让那艘船在15分钟内毫无征兆地局部瓦解,进而分崩离析,葬身冰海。
这是罪,即使真相永远无人知晓也无法抹杀的罪。他怀着愧疚,悄悄潜去海底查看船体残骸,于是他终于受到了命运的报复。
真是幸福而绝望的报应。一个人究其一生也未见得有机会说出那句话,但是卡妙13岁时就做到了。当他明白这一点后,他在真正意义上踏进了成年的世界。
米罗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喜欢那两个孩子。对米罗来说冰河和艾扎克是两个可爱的小弟弟,一个沉静认真一个正直倔强。当初兄长们怎么照顾他,他就怎样去疼爱那两个孩子。他是如此单纯善良,怎么可能察觉到好友的苦心积虑,怎么想得到为什么放着同在西伯利亚的白银圣斗士基地不用,竟让身为黄金圣斗士的卡妙去教导青铜的预备生。
无知是福,有时候卡妙希望米罗能永远单纯下去,到死都活在身为黄金圣斗士的荣誉里,有着崇高的地位,被所有人敬慕。身为战士或许终有一天会为着正义而牺牲,但是即使死,他也不愿意看到那双明亮的蓝紫色眼睛里出现丝毫阴霾。


3.

修罗在回宫的路上遇到了匆忙外出的艾奥里亚。
如平常一般,黄金狮子没有丝毫同僚间寒暄问候的意图,擦身而过后很快消失在长阶的尽头。
修罗沉默着回头,注视着那个远去的身影。
身边新进的侍从小声埋怨着狮子宫的大人是如何的粗暴无礼,话语间讥讽和侮辱若隐若现。修罗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缺乏温度的眼神让多嘴的男人瞬间闭嘴。
还是换一个侍从好了,修罗如是想。
还有,刚才看见的那个身影,与记忆中的身形比较,真的瘦弱太多。
他眯细了眼,只觉得喉咙里翻涌出一股晦暗苦涩的闷气。

黄金圣斗士位列88星座的顶端,他们大多从小就被接到圣域,享有尊贵的地位,过着优裕的生活。但是,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孩子,也必须象最下级的士兵一样进行艰苦的训练,即使他们各具天赋。
圣域里有不许私斗的规定,即使是最高阶的战士也不行。但相互间的切磋总归必须。年长者有义务指导晚辈们的训练,而能够指导黄金圣斗士的,自然也最好是黄金圣斗士。
教皇曾经指导过年纪最大的三个孩子,当然强大如他聪颖如他们,只需要稍加点拨即可。等这三个孩子稍微长大一些后,又轮到他们去指导别人。这谈不上师承关系,因为灵魂里永恒地镌刻了星之使命,只等待苏醒的机会而已。而指导的主要目的,是让这些孩子学习如何使用自己的天赋,以及如何在战斗中保护自己。即使唯一确定了师承的白羊星座也只是因为使命特殊而已,并不见得作为老师的教皇大人能在战斗方面给予他的学生更多的优势。
然而,对于每个黄金圣斗士来说,无论如何都无法将那个曾经指导过年幼的自己的人当作平凡的存在。

修罗的指导者是艾奥洛斯。
那个金发碧眼的男子是他灵魂里永远的刺。
他足够坚定和忠诚,可以因为教皇至高无上的命令义无返顾地向兄长般的男人举起圣剑,即使对方从头到尾都只有苦涩的微笑和微弱的抵挡,即使那微弱的抵挡都只是为了怀里孱弱的婴儿。
那一年他10岁。
他嘶哑着问那个人为什么要背叛圣域,男人温柔地笑了,说,修罗你以后会知道的。
——这算什么回答?!难道你不知道我要的只是你活着吗?!
在那个时候已经选择了死亡之路的艾奥洛斯把悔恨和痛苦全都留给了活着的人。这个男人的内心何其残忍冷酷,——尽管有着太阳般俊朗的容颜。
那以后无数个夜晚里,他都想起那个最后的微笑,然后无眠。
如果撒加还在……如果,我是撒加,艾奥洛斯,你是不是就不会如此决绝地选择死亡?

年长者之间涌动的情潮没能隐瞒过已初晓人事的几个孩子。那些眉间眼底流转的心事如同挥不散的雾气弥漫于两位兄长之间,种种的欲言又止,还有那些会意的微笑和眼神,已经太多。
印象里艾奥洛斯开朗大方,总是大局为上,不太计较细节。即使在训练的时候,也鲜见他板着面孔,还会讲很多笑话来娱乐气氛。他一高兴就会把孩子们举得老高哈哈大笑,有危险时,他也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挺起胸膛迎上去。他站在那里,高大俊朗,容貌仿佛希腊神话里的英雄,端庄正气,举手投足,万人仰慕。
而撒加,有着玉石般温润的清秀外表和海一样包容的温柔心肠。他处事周详,小到饮食起居大到任务安排,无微不至地体贴关照着所有的人。他之所以被称为“神一样的男人”,就是因为他的无私和从外在到内心体现出近乎完美的和谐,还有那会为着理想付出一切代价的执着心。
但是,修罗知道,撒加的无私会向着艾奥洛斯倾斜,正如艾奥洛斯外在的爽朗,奉献到撒加面前却全变成了蜜一样的柔情。
人前庄重高贵的两位兄长,私下是怎么的情长,如今已无从追忆。艾奥洛斯固然是背着叛徒的污名死去,而在那之前,撒加就已经失踪了,当然,更早一点,加隆也消失了踪影。
加隆……
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双子星座的另一位呢?那位从未在人前身着圣衣的黄金圣斗士,撒加的双生弟弟……

艾奥里亚又跑去了那个山洞。他没有用意念移形,老老实实从海滩游过去。他发觉自己多少有点期待,期待在那里有什么。
事实上那里确实有什么。银蓝色长发的青年坐在平时的位置上,温和地看着他。
少年心里松了口气。
他安静地爬到青年身边坐下,和对方一起看即将落下的夕阳。
夜渐渐深了。
青年再度郁闷地察觉少年腹中的诡异响动,于是只好负责任地承担起供应食物的工作。
“我说,里奥,要按时吃饭,你还在长身体呢。”心头默念着不要再搞砸了,青年一边烤鱼,一边回头跟少年说话。艾奥里亚似是而非地点点头,茫然的眼神却显示出他压根就没把话听进去。青年挫败地垂头。
……根本不可能搞混的。
那个人,在这个年纪,已经很高很结实了。
他眼角的余光捕捉到那与记忆中相比显得相当细瘦的脚踝和手腕。
圣域那种地方,会吃不饱吗?
这种想法实在很可笑,青年却笑不出来。雅典娜最尊贵的战士当然不可能吃不饱,生活即使谈不上奢侈,起码也是富足,这些自己都知道。这个小孩可以动用的资金额度,可以享受的待遇,大概是许多成年人一辈子也无法想象的。
但是自己却比任何人都理解,为什么他会是现在的样子。
——或者说,如果他不是现在的样子,反而奇怪。

“加隆,冒黑烟了。”少年平板的声音提醒着青年。加隆手忙脚乱地抓起鱼串,自我安慰总算没有全焦,比上回好。他板着脸递了一条给艾奥里亚,后者也不多话,接过就开始狼吞虎咽。
看孩子的吃相,难不成会很香甜?加隆怀疑地盯着那形色皆可疑的作品。
“好吃吗?”
艾奥里亚闻言茫然抬眼,点点头。
加隆半信半疑地拿起自己的成果,咬了一口,“呸”地一声就吐了。——没盐啊!好大腥味!他顺手夺过少年手里的半条扔进海里,没好气地吼道:“别吃了!会坏肚子!”
艾奥里亚没有抵抗,也没有争辩,只是木木地看着食物沉进水里,这才叹了口气:“加隆,到底哪里有问题啊?”
他的声音不象在撒谎,也不象在和人开玩笑。加隆慢慢转向少年,只见那双翠绿色的眸子里,是一片夜的空茫。


4.

冬天的白昼短,夜就来得漫长。
果然,属于那个人的季节总是让人幸福,即使脆弱虚伪如幻梦泡影。
少年总喜欢把头枕在青年腿上,安静地看着太阳消失在海平面以下。金发反射着夕阳的余辉,渐至黯淡。他换了个姿势,捉起青年银蓝的长发玩耍,专心地把那些纤细的发丝弯曲成各种形状。
加隆学聪明了,直接带熟食过来,以免自己拙劣的手艺残害未成年人的健康。他知道艾奥里亚并不是吃不上饭,但他放心不下。这种心情说穿了,就是他没有狠心到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张脸憔悴的地步。
——撒加,我永远及不上你的冷酷。
这个名字瞬间狠狠地划烂了满布他心底的狰狞疤痂。努力无视那些淋漓的鲜血,他低头注视着还在玩耍自己头发的少年。翡翠般美丽动人的眸子,脸颊和嘴唇都带着些许那个年纪孩子特有的稚嫩的蔷薇色,与同龄人相比修长优美的躯体略微单薄,唇边带着一点满足的笑意。
他拉开孩子的手,把对方抱到自己怀里。孩子没有反抗,蹭了蹭他的胳膊,很快睡着了。

——这里是我们的乌托邦,夕阳下会聚,天亮时各自离开。
——这里是只有我们才能明白的,幸福的,冬之海。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从海水的温度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一切。
不管多冷的水也不会比他心里的某个角落更冰冷,所以渡海而来对加隆而言无非是一个消遣。在每个约定的日子离开深海的神殿慢慢游出水面,加隆感觉自己日益与那闪烁着珍珠色光华的铠甲融为一体。Sea Dragon,海皇座前耀武扬威的魔兽,它真正的主人早已灰飞烟灭。
但是今天与往常又有些微的不同,今天是三重约定之日。
加隆有着战士必须的冷酷与无情,这意味着他可以在任何时候对任何需要剥夺的性命毫不留情,但并不能说明他心里不存丝毫的怜悯与慈悲。
所以当他走近洞穴,看清眼前的景象后,发出一声短促的低吼。
“里奥!”
疲惫的少年就着湿透的衣服靠着冰冷的礁石睡着了,石头上水渍造成的深色已模糊,从时间推断,至少也过去了两个钟头。
加隆三步并两步跑过去,把那任性的孩子抱起来,快速脱掉潮湿的外衣和仔裤,还有单薄的内衣。
“你想死吗?!”加隆从洞穴深处找出事先准备的毯子给孩子裹上,而后终于抑制不住心里的怒气和担心开始咆哮。孩子已经苏醒,无动于衷地扇动浓密的金色睫毛,任凭青年一边骂着一边把自己抱得更紧。宽厚胸膛传来的热度是那样的汹涌和愤懑,孩子突然露出甜蜜的微笑,随即,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
他只是撒娇而已。
他只是,需要一个人,让他撒娇,而已。
在这里的他和他,并不是平时的自己。人有一千种面貌,会出现在这里的,是他们隐蔽内心深处的“虚妄”。
爱,怜惜,温暖,保护,施与与接受,做平时不会做的事情。如果说生活是一个舞台,这个小小的洞穴就是另一个舞台。在别处所扮演的,在这里所扮演的,无非是被需要的,或是自己需要的。
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加隆可以在潜意识里放纵自己把眼前碧绿稚嫩的眸子与记忆里的深邃明亮混淆,正如对方也可以藉由触摸自己银蓝的发丝去空想从未存在的温柔。彼此心知肚明却绝不会言明的默契,让两个寂寞的灵魂能够虚构出一瞬间的温情。不管那是不是妄想,即使片刻的满足与甜蜜也胜过全然清醒的绝望。

片刻后,艾奥里亚抬起头,望向拥抱他的人。
“加隆——”他的语气里带着一点做作的甜腻,“明年我就十五岁了。”
那是一种,青涩的,勉强的,伪装的甜腻,却因为说话人的缘故,散发出天然的扭曲的华美的毒。
加隆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两人对视片刻,骨子里带着烈焰般傲气的黄金狮子旋即懊恼地垂下头。男人冷静的眼神说明一切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或者说自己天生就缺乏蛊惑人心的才能。艾奥里亚闭上眼睛,痛恨自己竟然在一时的迷惑中忘记了一切都是虚幻。他觉得无比羞耻,恨不得当场死去。
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托起他的下巴。
青年问道:“……在十四岁的时候,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这句话给了骄傲的黄金狮子最后的勇气。他脸色惨白,咬紧嘴唇,发抖的双臂围上青年的颈项,声音低不可闻:
“请……把我留在十四岁。”

一个稚气的邀约,却在青年心里激荡起狂风暴雨。他小心地抚摩着那张细嫩的脸,想要努力寻找出任何可以支持其发言的坚强,看到的却只是早已破碎成千万片又被勉强拼凑到一起的苍白灵魂,黄金的光芒为屈辱所黯淡,自尊残破不堪,尚未成熟的心里满是背叛的创伤,撇开傲慢的防备,留下的只有一地无所依持的狼藉。
里奥,你比你想象中的更美丽。
你无法看到自己因寒气而苍白的脸颊里透出那一抹淡薄的玫瑰色,也无法感受自己指尖的颤抖如何通过肌肤相接传递给别人的脉搏,你无须任何刻意的引诱,你的一切,脆弱和坚强,足以让人迷失在由你的身躯构筑起的永无乡。
加隆拉下那比记忆中细瘦的胳膊,小心地举到面前,仔细端详那细长的手指、光润的指甲,然后贴近嘴唇,摁下一个虔诚的吻。
——因为世间没有神话,于是时间不能再来,那么即使是虚妄,也请让我陶醉于那一刹那的错觉,让过去与现在,那不可能再迈进的十四岁,成为永恒。


5.

米罗料不到教皇会让他和艾奥里亚一起出任务。他接到命令的同时睁大了眼,而后发挥一贯的作风吼出声来:“为什么要我和那个家伙一起去?!我一个人就够了!”
象是早已预料到他的反应,教皇保持沉默。在场的迪斯马斯克大笑出声,若不顾忌场合恐怕便要上前抚摩一番男孩微乱的卷发。
——不折不扣的小少爷!虽谈不上持宠而骄,然则从小到大都能保持这一贯的没大没小和自行其事,除了米罗也不作他人想了。
在教皇的私人会客室里,巨蟹星座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同时轻佻地看向上司:“大人,说来这都是你们惯坏的。”
教皇拉下面具,露出一张年轻俊美的脸。几缕与容貌不相称的银色刘海挂在额前,遮挡住一双沉静的蓝眸:“迪斯马斯克,注意你的措辞。”
“我的措辞有何重要?亲爱的大人,既然已经决定了同一立场,我自然会走到最后。在那以前,你也没有必要对我格外计较。对不对?撒加哥哥?”
迪斯马斯克唇角露出残酷的笑容,灰蓝色的眼珠睛转动着,避过对方的视线,望向墙上的装饰画。
“……你在恨我吗?迪斯?”撒加转身走到桌前,放下面具。
“我不恨你,大人,我不恨任何人。”迪斯马斯克举起手,“这上面沾染的鲜血已足够多,比起受人逼迫来,我更愿意一切出自自己的意愿,就这一点而言,我要感谢你。”
“感谢我让你杀人?”
“不,感谢你给我更多被杀的机会。”
巨蟹星座灰蓝色眸子里满是笑意,彷佛说着情人的蜜语。
——感谢你让我有可能死得比任何人都惨。

米罗愤怒地拿着任务书往山下走,如果不是迪斯马斯克的话他一定把任务书扔回去了!卡妙回了西伯利亚,这就意味着没什么人能劝得了他。他现在打算去给狮子星座一点好看,让那家伙放弃与自己同行,然后他会独自完成这该死的任务。
经过双鱼宫的时候他看见了回来述职的阿芙罗狄忒。与天地争辉的美战士站在那个巨毒的玫瑰园里思考着什么。如果是平时,米罗一定冲进去向那位大美人挥手,然后满脸得意地让冷漠的大美人无可奈何地亲自把他送出来,不过现在他完全没那个心情。
而双鱼星座本人正研究着手里教皇的密令,反复琢磨之后,决定遵照指示,直接去教皇厅寻求找答案。

米罗由侍从引导,在狮子宫的书房找到了艾奥里亚。后者坐在窗台上,不动声色地看他近前。
艾奥里亚的心情似乎还不错,至少没有第一时间把他轰出去。米罗发觉自己犯了个战术上的错误,跑到别人家里寻衅,完全丧失了主场优势。他转动眼珠,猛地干咳了一声,大叫道:“喂——!”
黄金狮子眨眨眼,那神情似乎在催促他说出下文。然而大概是被意料外的“友好”态度打击到了,米罗突然忘记接下来该发作些什么,直到狮子宫的侍从殷勤地送上茶水点心。
艾奥里亚本人或许桀骜不逊,然则服侍他的人也还记得基本的礼貌。米罗郁闷地发现确实找错了地方。
“呐,那个‘喂’,有什么事?”黄金狮子不紧不慢地问。
米罗晃了晃手里的任务书,金色装饰花纹反射出粼光。
艾奥里亚眨眨眼,露出惬意的微笑:“我想你一定打算单干吧?”
被看穿心事的男孩瞬间涨红了脸,狠狠地捶了一下墙壁,所幸他没有用小宇宙,不然又会无故地多出维修费用。
艾奥里亚扶着窗框起身,顺手把原本抱在怀里的靠枕丢到椅子上。他穿着印有卡通图案的宽松上衣和质地柔软的棉质长裤,成长期的细瘦肢体把衣料撑出一个暧昧的轮廓。他这样慢吞吞地晃到米罗面前,又笑了笑:“要准备些什么?我好收拾一下。”
米罗意识到再感情用事只会让自己更加被动,于是摆出公事公办的架势,把任务书的另一半递过去:“你看了就知道。”这时他察觉到艾奥里亚略微苍白的脸色,条件反射地问了一句:“你生病了吗?”
艾奥里亚愣了愣,象是想起了什么,露出十分愉悦的笑:“是啊,有一点,不过没什么关系。”
——敢情你病得还很高兴?!
米罗完全不能理解对方的心理。然后对方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彻底跳了起来。
“——你这么问,是在关心我吗?”
小狮子那一脸明显的戏谑让小蝎子当即爆发了。他铁青着脸,怒气冲天地把任务书摔到艾奥里亚脸上,愤然冲出了书房,只留下身后阵阵大笑。

(TBC)

Comment

摸下巴~
你终于有再一次更新了~

话说~你家儿子在这篇里真是一个……让人郁闷的孩子啊~
而且肯定是正太~邪恶看~

不过与米罗小鬼滚在一起的时候~倒显得乖多了~
与加隆在一起~摸下巴~那完全就是让人想抽打又感觉抽打不能还教育苦手的家伙啊~~掩面……

顺便……为什么……我现在想到的……咳咳……咳咳咳……打人别打脸……
用狼的眼神看~
我看到了加隆喜欢大艾,撒加喜欢大艾,你家儿子MS对哥哥也很有爱……修罗……好吧……我不说了……||||||||||||||||||||
于是……
等着看后面……

答案素……你一点都米看错……爆!!!!
XDDDDDD

这篇里面确定他是个超叫人郁闷的小孩没错!
重点在儿子和他爸的互动啊!
(其实是郁闷小孩子和郁闷大孩子的故事吧爆P~)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