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隆小艾·艾撒主,ALL CP]冬之海——10-15

11.

撒加总想起过去自己一次又一次穿越射手宫时的情景。



那时候身边总有一个人陪着,金色的头发碧绿碧绿的眼睛,笑起来快乐得无拘无束。那真是个任性又可爱的孩子啊……明明比自己小,个子却窜得那么高了,还是个哥哥,平时也很有兄长的样子,可是……生起气来还会咬人!好象坏脾气的小狗小猫,不依不饶地围着自己打转,找地方下嘴,脸也是,手也是,到处留下他的牙印。眉头紧皱咬着嘴唇的样子总是可爱到不行,明明是那么英俊高大的男人,明明在外人面前那么成熟稳重伟岸可靠,可一跟自己发起脾气就顿时变成了小孩子……
不……他本来就是孩子……他还没满十五岁……
每当想到这里,眼泪总是不由自主地往下掉,撒加捂住脸,不敢哭出声来。
好恨……好恨……好恨……
过去的一切就象是发生在昨天,仿佛一回头,他就会开心地冲过来,扑住自己。他的唇丰润甜美,而他的身体更如蜜糖般润泽可口,那手臂结实得仿佛连天空都可以托起,可是他的皮肤又是那么嫩,嫩得象所有那个年纪的孩子一样,稍微不小心就是一身的青紫。
自己总是烦恼地给他疗伤,可谁都知道射手星座的治愈能力是最强的,小无赖,即使骂他也一样涎着脸撒娇,任性,不服从约束,总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难为他还总要在人前绷出大英雄大哥哥的假面。
——我的宝贝,你是多么的贪婪,永不满足,将我身心全部索去。可是你又是那样的自由,好象童话里的彼得潘,脑子里充满莫名的念头,稍不留意,你已经跑得远远的,又或者突然出现,拿出奇怪的东西给我。你好象永远都长不大,可是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懂……
——我一次又一次想念你嘴唇的细腻,你肌肤的温度,想念你温柔肆意的爱抚,想念你燃情时那双无比美丽的翡翠般的绿眼睛,想念你刺透我身体的痛和快乐……一直想到心痛得不能呼吸,想到身边的一切全粉碎,想到完全放弃自我,只留下你染血的背影,在回忆里一次又一次,离我远去……
——洛斯……你这个残酷的男人,我有多爱你,就有多恨你。我无数次痛苦于自己的决定,却又无数次认为如果再来一次我依旧会选择同样的路。
——我爱你,和恨你一样多……

那个晚上的事情他已经全忘了。大概是人类的本能会为了保护自我心灵而铲除“有害的”记忆。撒加再坚强,也无法承受自己全身浴血的样子,——因为是那个人的血。
他时常在夜里感觉到那个人的守护,熟悉的小宇宙若有若无地飘飞在空荡荡的教皇寝宫里,悄悄呵护着他冰冷的心。可这只会让他更痛苦。爱如同死,决绝得无可挽回,心碎了一地,无法痊愈。洛斯,你该恨我的,你必要恨我如同我爱你,只有你恨着我,我才能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你灵魂的庇护,才能一步一步走到即定的终点去……

平心而论,撒加并不是个太坏的统治者,正如他本性并非恶毒残忍,正相反,他温柔善良,思虑精纯,值得信赖。他只是太骄傲,骄傲得非要把一切都扛到肩上。促成这骄傲的原因有很多,但等到某一天,一切走到结局,人们开始理开命运纠缠的丝线,那线头都必定要落到史昂身上……


12.

史昂记得和童虎的最后一次见面。
夏天最热的时候,从传说中来自天河的瀑布跳下去,再仰望苍穹时,只见一片粼粼波光。
太阳碎成不规则的圆,随波荡漾。
长长的银发向上漂去,与柔弱的水草混杂,一起摆动。
肺里最后一口空气吐尽,冰凉的潭水浸透身心,其实已经窒息,却找不到惊恐的感觉,只是那样贪婪地,执拗地,伸出手,想要追逐头顶那汪动荡的日光。
五指间,碎梦层叠,一轮又一轮,是群星的光芒,追循苍穹航路,日日前行。
他攥紧五指,所有星星飞升而去,终不能留下一颗。
意识渐渐模糊了,在一切归于黑暗的刹那,他看见熟悉的面容逼近……

史昂记得那时候的痛。
身体被刺透,痛到想哭。
好奇怪,不管经历怎样艰辛的战斗,受如何严重的创伤,竟都不如……一场爱……来得痛苦,这分明不该。
可那许多的悲伤,
绝望,
决心,
——一起把温暖的拥抱酿成了世间最醇美的毒。
他一口一口吞下,灵魂被腐蚀,撕心裂肺,剧痛下清醒得恍如灵肉分离,刀刻斧凿,层叠往复,销魂蚀骨。

于是二百一十五年匆匆而过。

[童虎……]
黑袍的男子站在离天最近的地方,望着深邃的夜空,用意念波呼唤着友人的名字。
过了很久,遥远的地方传来小宇宙的回音:
[史昂……有事吗?]
[双子星动了……]
[……他们快回来了。]
男子摘下青铜的面具,露出与年纪不符的俊美到近乎绮丽的容姿。
[雅典娜……我有点想念她了。童虎,你觉得,命运,是怎样的东西?]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只是在想,如果注定绝望,抗争还有什么意义。]
[……]
[那么柔弱……童虎,你想过为什么我们的雅典娜会是那么柔弱的女孩子吗?]
[这就是我们身为圣斗士的职责所在了。]
[可她是女神!]恼怒地把面具摔到地上,教皇终于显露出与他那年轻容貌相称的盛气。[女神啊!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谈什么神佑世人?!拿什么去庇佑大地?!]
[史昂,你是不是累了?]
[……]
庐山瀑布前,老人睁开眼睛。白茫茫水汽在晨曦中朦胧梦幻。
[史昂,你要做什么事,并不打算征求我的看法吧?]
史昂沉默不语。
[史昂啊,我从来不反对你的任何做法,过去如此,将来也是一样。女神当年把教皇之位交给你的时候,已经把世界放到了你的手里。我相信她,也相信你。女神的命运从诞生之初便已注定。神佑世人,我们为她而生,这是她爱的世界对她的回报。现在,这个世界,在你的手里。]
——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漫长的叹息消失在遥远的东方。
教皇妃色的眸子里,刚才那激愤的火焰已然熄灭,取而代之的,是寒彻心扉的森冷残酷。
——童虎,当真是我的任何决定,你都不会反对?
——还是你从未放在心上?
——你真放心啊。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他俯身拾起面具,简单拭擦后重新戴上,面具利落的侧影闪动着星的寒光。夜,已经很深了。


13.

二百二十三年,弹指一挥间。

清晨的阳光越过雅典娜女神巨像的肩头,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巡礼。静默了两百多年的古老宫殿今日里有了些许小小的喧嚣,一队长长的仪仗连绵十二宫,直到女神像脚下的教皇厅。队列的中心是一对年幼的双生子,有着酷似的娟秀面容和纤细身形,穿了雪白的古希腊式礼服,戴着月桂冠冕,在众多成年人的簇拥下,向山顶进发。
虽然到圣域已经三个月了,却是第一次进入这神圣的十二宫。终于踏上了最后一步阶梯,抑制住站在最高处打望圣域全景的冲动,留着银蓝色及肩长发的孩子牵住东张西望的双生弟弟,谨慎地跟在使者身后,一步一步走进庄严华贵的教皇厅。
“加隆,在教皇大人面前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能失了礼数。我们是女神的黄金圣斗士。”说着自己都不是很明白的道理,名叫撒加的哥哥脸上显出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严肃,“作为保护女神、维护正义的黄金圣斗士,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持端正的举止,才能作为别人的表率。”
加隆翻了个白眼,没吭声。
穿过长长的走廊,终于走到议事厅门前。使者回头深深地鞠躬:“撒加大人,加隆大人,教皇大人在里面等两位。”
运用觉醒不久的能力,两兄弟很快发现里面除了熟悉的教皇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与自己相当的强大小宇宙。那就是教皇提到过的,新觉醒的黄金圣斗士吧?一想到世界上还有与自己相似的存在,双胞胎心底不安与兴奋交替。兄弟俩各自伸出一只手,推开了大门。
宝座上坐着常年戴着面具的教皇,宝座之下,一位原本单膝着地的男孩缓缓起身,转向这边。
他的年纪、身高、衣着与他们相仿,金发如皇冠闪耀,端庄脸庞上,双眸碧绿犹若翡翠。

金与碧。
明亮得惊心动魄。
弟弟怔住了。
霎时,他身置于时光的长河,无数轮回汹涌而来,亿万记忆的片羽残光喧嚣不断,而他眼里只有那满满夺目的金与碧,亘古不息。
刹那漫长如一万年。
他倒退两步,又上前一步,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兄长的声音响起:
“射手星座。”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他转头看哥哥。兄长一动不动,久久地凝视着那个陌生人。

然后那男孩笑了。
是极其自然的笑容,干净得不带一点尘烟。不同于加隆的放肆也不同于撒加的温柔,他的笑里似乎带着光,透明得叫人无所遁形。
许多年以后加隆找到一个词去形容:
没心没肺。

男孩向两位将要在未来生死与共的宿命兄弟伸出手:
“艾俄洛斯。”
“双子星座,撒加,加隆。”
替发怔的弟弟报上名字,哥哥伸手与新伙伴握住,“以后请多指教了。”

史昂默默看着三个孩子,青铜面具后,妃色双眸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
他回忆起过去自己与伙伴们的相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人老了记忆反而特别清晰,那些慢镜头一幕一幕回放,美妙得好像打了柔光。但他已经不会再感动。
不管世间有多少爱与光明,有多少美丽和希望,终将全部泯灭,化为修罗。
一切鲜血淋漓。
——在那个注定的结局里。


14.

圣域的建设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为了迎接若干年后到来的圣战,一批又一批预备生进入圣域,开始艰苦的训练。他们必须忍受种种非人的磨练,才有机会获得圣斗士的称号。在这种无上的荣耀面前,连生命都轻如鸿毛。
圣域法则严苛,私逃者杀,私斗者死,上下级壁垒分明。从最低等的杂兵仆役向上,预备生、青铜、白银、黄金,直到教皇。地位由服饰即可确定,苍穹之上十二星座熠熠生辉,象征着最高的力量和权势。
“那些黄金的大人,”仆役们的八卦总是以这种语气开头,同时小心翼翼地左右张望,“今天又闯祸了……”

大抵上被八的对象不是狮子星座就是天蝎星座。两个五岁的小屁孩淘起来昏天黑地,还特别喜欢打架。这并不是说别的孩子就不淘气,只是就性格而言,艾奥里亚够傲慢,而米罗够随心所欲,相比之下就格外突出了。
黄金圣斗士特有的超强破坏力在这两位手里得到尽情的展露,训练场维修的次数自然十分频繁,其他设施的维护也天天见报。只要把两人凑一起,就是针尖对麦芒,十次有九次会迸发出“激情”的火花。
一个完全不懂得退让,一个基本不晓得收敛。
作为年长者,加隆对调解小孩吵架那档子事儿深恶痛绝。他从来都懒得讲道理,一律拳头说话,各打两百大板,通常结果是换来更加猛烈的哭闹声和抱怨。艾奥洛斯是笑眯眯地讲完道理再打板子,而且不允许争辩,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有撒加才会尽心尽责地听双方控辩完毕,再仔细分析,耐心开导,务必化干戈为玉帛,化戾气为祥和。
撒加脾气超好,这是圣域大众的共识。“像神一样温柔善良强大”,如此这般的修辞用在他身上屡见不鲜,每次听到都会让加隆酸掉大牙。但撒加的说教癖似乎过了头,调教小孩子也就罢了,那些大义用到自己和艾奥洛斯身上,还真是敬谢不敏。
“你们不要太粗暴,米罗和里奥他们还小啊,好好说,他们会懂的。”双子宫里,年长三人组小会正在召开,大哥照例循循善诱。
“切,挨了打自然就长记性了!多省事!”老二不屑一顾。
“好麻烦哦,撒加。男孩子总是要挨点打的,不然会娘娘腔。”老三吊儿郎当。
“你们——”撒加咬牙切齿。
加隆吹口哨,抓起艾奥洛斯的手就往外走:“天气不错,咱们去钓鱼。”
“下午还有会议!”撒加追上来,扣住两人手臂。
“你参加不就行了?”加隆颇不耐烦,“你知道我最讨厌开会的。”
“可是——”
撒加的下半截话被堵回去了,他瞪大了眼。
艾奥洛斯陡然逼近,捉起他的下巴,一脸纯真地凑上来,吻住嘴唇。
撒加脑子里嗡嗡作响。
加隆脑子也乱成一团。
艾奥洛斯放开撒加,笑得很乖。
撒加愣了两秒,紧接着一拳揍了过去。
艾奥洛斯仰面躺倒,哎哟叫出声来。
撒加脸都青了,不晓得是气的,还是羞的。
加隆惨白了。
撒加声音发抖,嘶吼得底气不足:“……你干什么?!”
“刚才你好乖,好想亲。”
艾奥洛斯坐在地上,捂着脸,眨巴着翠绿色的眼睛,无辜地望着撒加。

撒加脸色像红绿灯一样变换个不停,最后终于恼羞成怒摁倒艾奥洛斯报以一顿老拳。
撒加从来没那么失态过。依加隆的性子,平时大抵是要留下来喝彩看热闹的。但是这一回他很快就离开了。
他觉得有些冷,大概是双子宫太阴暗,晒不到太阳。他离开十二神殿,走向慰灵地。那里有一处僻静的山崖。
于是整个下午,他都坐在山崖边,安静地看远方的云和天,直到夜幕降临。


15.

取得圣衣的黄金圣斗士们要被打发回各自的修炼地了。留在圣域的只剩四个,双子兄弟,狮子宫艾奥里亚,射手宫艾奥洛斯。往后除非有教皇指令或重要集会,黄金圣斗士们是不会轻易回来的。
这些孩子们陆续来到圣域,现在又要各奔东西。相处了两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他们彼此间还是有了感情。互相道珍重,约定联络方式,然后分手,离去的一个个背影虽然娇小却已有了堂堂威严。以后每年聚会时发现彼此的成长,想必也值得期待。

米罗是最晚离开的。身后虽然站着辉煌的仪仗排场的侍从,但他眼里已隐隐浮现仓惶和孤寂。过来送别的三个哥哥就在面前。他左看看,右看看,鼻子一阵阵发酸。
撒加站中间,左边老二右边老三,老三怀里还有个猫仔。艾奥洛斯脸上的青眼圈历历在目,小狮子好奇地比划那块淤青的形状。撒加瞥见,顿时尴尬异常,正好看到米罗眼眶发红,当机立断,一个箭步上前抱起小不点,借机逃离“被害人”。
比起去西伯利亚的卡妙和去格陵兰的阿芙罗狄忒,米洛斯岛简直就是家门口,可米罗还是不愿意离开圣域。这里有他的小伙伴,他最好的朋友,有爱护照顾他的大哥哥,还有……
米罗几乎要哭出来了。喜欢的人都不在身边,这种事情他实在无法忍受。撒加抱着他,不管怎么哄,他都绷着一张脸不肯笑一笑。他死瞪着艾奥里亚,目光里充满了敌意,好像平时的架还没打够,随时准备冲上去再来一回合。
米罗非常非常不爽。
他想留在圣域,留在三个哥哥身边。
不仅是他自己,卡妙也要留下。就跟以前一样,大家开开心心地生活,有什么不好?
他还没让艾奥洛斯抱着自己在天上飞一圈呢,那对大翅膀多拉风啊!
还有撒加的晚安故事,没讲完啊!
还要和加隆去钓鱼!
为了这些,即使每天都要碰到某只可恶的野猫他也是可以忍受的啊!
艾奥里亚明显察觉到米罗的不满,得意地抱住哥哥的手臂,同时扮了个鬼脸。
米罗气得要死,放声大哭。
艾奥洛斯早就注意到小狮子的小动作,哭笑不得。
撒加重重地叹了口气,开始哄小孩。
加隆“噗”地笑了。

艾奥洛斯刚满十三岁,个头跟撒加、加隆差不多,但明显要结实一些。金发碧眼的他长了一张轮廓分明极其标准的希腊美人脸,乍一看帅得就像童话里的王子,只差没骑着白马。撒加和加隆的五官则较为柔和,没有明显的种族特征,秀丽惊人。
艾奥里亚的容貌跟他哥就像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相似得厉害。不过比起长兄的温和,弟弟显得更加高傲倔强。这一点倒是和双子兄弟类似:撒加是人尽皆知的“神之子”,加隆却也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
艾奥洛斯发誓自己没有娇惯弟弟,所以黄金狮子的狂气和傲慢只能归罪于星座的宿命。艾奥里亚不对任何人撒娇,即使面对撒加和加隆两位十分亲近的哥哥,他也常常要求自己保持高傲矜持的姿态,因为他认为这才是黄金圣斗士应有的威严,——虽然在大人们看来那着实可笑可爱。
艾奥里亚的骄傲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能够在年幼时即取得黄金圣衣,位列88圣斗士顶端这件事情本身,就说明了天赋的高贵不凡;
——容貌美丽,身体健康,力量强大;
——被所有人寄予厚望;
——维护爱与和平,为真理和正义而战;
——保护女神的神之使者。
以上任何一点都值得他自豪,何况他拥有全部。
更重要的是,他拥有名叫艾奥洛斯的兄长。
一位极其强大的黄金圣斗士。
英俊,善良,正直。
永远为正义而战,解救苍生于为难中。
功勋卓著,战果累累,声名远扬。
——真正的,大英雄。
拥有这样一位哥哥,也难怪小米罗会一直对他愤恨不已了。

哥哥是艾奥里亚的太阳,永远在天顶放射出耀眼的温暖光芒,照亮他小小的世界,美丽光明,幸福无比。
哥哥,会保护自己、教导自己、珍爱自己的哥哥,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哥哥。只有在哥哥面前,狮子才会变成小猫,撒娇耍赖。
想要成为哥哥那样了不起的男人,永远和他在一起。
想要那光明,那温暖,永不分开。
——这是艾奥里亚童年时的全部心愿。

(TBC)

Comment

不HD滴笑~
加隆被刺激到了米?
邪恶笑~

是突然发现自己失恋了还是因为……自己的GG被男人亲了以后太失态了??
不HD滴笑~

不过~那三只管教小孩子的方法啊……

我可以理解……小狮子为什么会变成那样的小孩子了……默然看……
咳咳……
就算米有巨变……遇到这三头不良少年……小狮子能平安成长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默然……

所以……儿童教育素重要滴……
所以……监护人要选好滴……
所以……看人8能只看表面滴……
所以……小狮子能长大真的已经8容易鸟~~~爆!!!!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