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拉隆]流水账——(END)

“呜……你想想,杀掉那小丫头,以我们的力量,只要我们的力量,这个世界,一切,一切都是我们的!”
他抹了把脸,火热的痛感烧灼着神经,于是眯细了眼睛看那个人,嘴角挂着残酷的微笑,象他那个年纪所有反叛乖戾暴躁的少年。



“你——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加隆!我们曾经发过誓,要做一对守护女神的双子星!——加隆!”
呀,撒加,你的表情真是恨铁不成钢呢。我让你为难了?让你心酸了?呵呵,你那天使般纯净的脸,原来愤怒起来也是和我一样的扭曲变形啊?我还以为你可以保持镇定到任何时候呢,真辜负我的期待。
最开始出于偏执的恶意而进行的戏弄发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了,然而并不想收手,到底底线在什么地方呢?我可以把你这圣人的画皮撕破到何种地步呢?我很想知道,撒加,我的双子星,我的哥哥,他们说你我大大不同,说你象天使我却是恶魔。可我们明明一起长大一起生活,呵呵,明明有着一模一样的身体,连五官都酷似到如同模造,还有同样强大的力量,——好我承认我说谎了,你是比我要高出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因为总是你在使用那件双子座的黄金圣衣。
你这个伪君子。

加隆再度飞了出去,直到背心抵住大理石的墙壁。
这里是伦敦,是他本月第三次出逃的目的地,很不幸,他又被兄长抓住了。当出逃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总之,有很多人不想见到,很多人不想打交道。
“撒加……”他又抹了抹脸,打得很疼啊,不过不要紧,只要稍微点燃小宇宙,这些皮肉伤都是小问题,现在重要的是眼前这个男人,“撒加,哎,说起来,为什么最近不让艾俄洛斯来抓我了?”
“……你以为上次他姑息了你三天的事情教皇不知道吗?那你多半也不知道他被关了三天的禁闭,混蛋!”海蓝色的美丽眸子里重新燃烧了怒火,只为了一个名字。
“呀……真是高抬了呢……射手星座的黄金圣斗士大人,呵呵……不过,一个吻和三天的禁闭,交易对于他算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呵呵,反正是一样的脸啊……”
“……你在说什么?”声音突然冰了冷了硬了,先前那些激烈的感情全部没了。玩笑似乎开大了,加隆暗自揣测着,然而微笑依旧残酷:“正是——你听到的字面上的意思。”
他只来得及看到兄长面无表情伸展双臂的一瞬,星光无限制地炸裂。是银河星爆,反应过来的瞬间,天使般纯净的面庞近在眼前,一双熟悉的手按在自己腹部,那清澈的眼底燃烧着火焰,银河星爆近身连发——撒加你竟然做到了……
抱歉……我好象真的有点过头了……哥哥……

意识消失前,他感觉到一阵强大的冲击快速全面地打进了自己身体的各处,星命点?!惨了……竟然封印我的小宇宙……撒加你不是吧……
“……加隆……乖一点……回到圣域就给你解开……别再淘气了……”
少年冰凉的泪水止不住地滴落,除去战场的骁勇公务的成熟应对的睿智,其实他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男孩,有心爱的恋人,宝贵的家人。

因为上面的交代,服务生们不敢对这位扛着不明包裹大步迈入酒店的贵宾有丝毫的异意。包裹里似乎是个人,然而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扛包裹的人不是谁都惹得起的。在这个超豪华酒店里,人类的地位尊卑是那么的明显,连首相也会点头哈腰的对象,谁会管他是否成年。
撒加把包着弟弟的大衣往沙发上一放,开始打电话回圣域,任务完成了大半,接下来把晚上的社交晚会搞定便可打道回府。他一边电话一边回头看沙发,加隆还没醒,嗯……明天回去了再解开封印不迟,不然又要逃跑。服务员敲门了,政府高官来拜访,撒加放下听筒过去寒暄,似乎是很要紧的事情,他绞紧了好看的眉毛,听了一会,带上房门跟随来人离开。

加隆无声地睁开眼睛,因为封印的缘故,一切小宇宙的感知都消失了,他也只能靠普通人类的触觉来获取信息。确定撒加离开后,他掀开大衣,迅速跑向衣橱,按照临时确立的计划,翻出哥哥的衣服换掉,然后冲到洗手间快速打理了仪容,最后大摇大摆地打开门走出去。

两个小时后,撒加在听到大堂服务生一句无意的“先生您竟然出去了两次”之后,发了狂似地冲出酒店。
那个时候的加隆,仔细思考过兄长可能有的一切追踪方式后,惬意地笑着,转到一条僻静的巷子,靠着一个垃圾桶坐下,头上罩了顶捡来的破帽子,还顺手在身上盖了几层报纸。
——撒加,你不会再找到我,因为我已经没有小宇宙供你追踪,这是你自作自受。再见了哥哥,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会很难过。
他想冷笑一下表达自己的情绪,然而双重银河星爆的力量终于穿透逃脱的喜悦蓬勃爆发了。不出意外地,他的一切知觉很快消失在巨痛中。

拉达曼迪斯苦笑着架起烂醉的朋友晃出酒吧后门。已经是深夜了,后门出去是一条出奇破烂的小巷,——呜……好有气氛。他开始回忆看过的各种恐怖片,最后在朋友剧烈的呕吐声中回到了现实。
大摊大摊的污物倾泻在垃圾桶前面,拉达烦恼地摇头:不能喝就不要勉强,酒品不好更是如此。恶心的臭味几乎把他熏走,然而他毕竟是善良温和的,强忍住拖起朋友往停车场走,一边走一边感慨那个睡在一边的流浪汉忍耐力真是超强。
接下来是一天多的大雨,天气又凉了几分,伦敦的秋天就是这样的讨厌。架不住一干死党的要求和周末的无聊,拉达认命地再次踏足那家酒吧。事故再度重演,他郁闷地再度扶着人走出后门,雨很大,于是他多了个任务是撑伞。垃圾桶边上污水横流,因为下雨的关系,气味反而不是特别明显了。
他看见了什么?觉得不可置信而眯起眼睛多看了几眼,确认后吓了一大跳。他把朋友拖进车,又跑回小巷,走近那堆可疑的东西,小心地用脚勾了勾,没有反应。
“喂……还活着吗?”
物体轻微地动了一下。
拉达曼迪斯弯下腰。

海蓝色长发的少年躺在加护病房里,身上插满了管子,医生们紧张地盯着各种仪器的显示,放出一个接一个恶劣的消息。
“伯爵先生,就是这样,您看……”主治医生小心翼翼地选择着措辞,以更好地面对眼前这个实打实的贵族公子。
虽然被称做伯爵其实年纪还是少年,十五岁的拉达曼迪斯老成地点头:“他由我照顾。”
他一向老成,不然也不能以未成年之身堂皇混迹酒吧,享受成年之待遇,当然也没机会结识他一生的缘。从某个意义上说,他救的是他自己。

三个月后才睁开眼睛的加隆默然地接受了拉达曼迪斯的照顾,又过了半年,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有一个与他相同面容忧郁而严厉的兄长,还有阳光一样温暖风一样爽朗的朋友,大理石的宫殿稳重典雅的统治者,还有一堆小小的可爱孩子……然而那些都是梦吧?已经完全模糊了啊。
他举起自己的手,手腕细瘦惨白,如同全身的其他部分。这个身体,这个身体,就这样了?
小宇宙已经没有了呢,撒加是用最古老最严谨的方式封印的,真是滴水不漏,完全没有破绽啊。除非是了解双子星星命点组合的人用同样强大的力量反冲,否则是解不开的。没有了小宇宙也就没有了超越常人的力量,然而即使那样自己也还有过人的体魄,不过现在这骄傲也化成飞灰了,因为封印同时极大地削弱了自我恢复的能力。他再度举高手腕,遮住刺眼的阳光。
再过了半年,拉达曼迪斯终于成功地听到神秘的少年说了第一句话:“拉达……拉达曼迪斯……我觉得有点冷。”
两个少年就这样生活到了一起。无父无母的贵族公子和同样无依无靠的神秘少年,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太多解释,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生活到一起了。

一切都过去了,我不想再想别人。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爱上什么时候告白,反正加隆拥有足够的让人目眩的美貌,在外人看也不会特别奇怪。其实即使是当年,排开他恶劣的性格不谈,他的脸是确实与撒加一样端庄美丽叫人印象深刻的,可惜性情决定观感,当乖僻写在脸上任性当作外衣,再华贵的美人也止不住糟蹋。
现在不同了,他不会再捣乱不会再嚣张了。
人不会二度寻死,只要他尚存理智。
他原本也没有死意,自然过去了更希望活得舒服,一切顺其自然,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好。
忘了吧。
拉达曼迪斯很好,很好,很好。
过了某个时刻,某个关口,人都会想着怎么活得更好。
尤其是,他这样一个,体质已经坏到极点,完全需要人照顾的,半废之人。
而且拉达他很好,很好,很好。
一流的情人,爱人,恋人,照顾他的人。
心甘情愿被照顾,温顺有如绵羊,忘记曾经多么桀骜,把那个最亲的人气到失去理智下了杀手。

他的手指轻盈地击打着键盘,时不时推一推鼻梁上的无边眼镜,今天也要打五千字,童话系列第三作,王子捡到了一颗星星,晚上拉达下课回来先给他看吧,他一定会笑的,是海蓝色的星星哦。
王子,你捡了一颗流星,已经失去燃烧的力量。
编辑部打来电话,听说进度没有耽误便开心得拍手。这个系列卖得不错,如果不是身体缘故已经要开签名会了吧?呵呵……要是告诉你们在很多年前我一拳可以让天空裂开一脚可以踩碎大地,你们相信不相信?
连我自己,也快要不相信了……
楼下大门响了,管家跑出去,拉达回来了。他习惯地微笑,默默地计算着时间,三,二,一,向后倒,一双大手捧住他的头颅,温柔的嘴唇无声地说:
——宝贝,晚上好。

温柔,温柔得把一切全忘掉。

在罗马过完二十八岁生日,加隆的心里恬静如水。
“还是坐轮椅吧,你一路上都太累了,听话,我推你就好。”
他没有挣扎,微笑着看爱人去办理登机手续,自己坐在轮椅上,闭上眼,开始简单地考虑旅行箱里礼物的分发。

撒加与艾俄洛斯并肩走出通道。两个出众的男人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样的高挑挺拔健美,不一样的俊秀清逸不一样的英武爽朗。
撒加小声地说着什么,艾俄洛斯只是笑,拖过他的手,悄悄在手心写下文字,撒加脸有点红,掩饰地别过脸,那一瞬间他注意到了大厅。
海蓝色长发,整齐地束在脑后。
鬼使神差地,他走过去了。
千百次出现在梦里的脸,现实地摆在眼前。
“……加隆!”
爱人从身后飞快地赶过来,“啊”了一声后跟着叫了那个名字。

一个坐着,一个站着。
一个羸弱纤瘦需要轮椅代步,一个强壮英俊犹如神话里的英雄。
一个苍白,一个健美。
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
我们曾经那么相似,而眼下也已经变成不再可能错看的路人。

加隆淡然地转动轮椅,朝向爱人跑来的方向。
“——加隆!你的腿——”
拉达跑到他身边,抬头诧异地看着海蓝长发神情焦急疑惑的青年:“这位先生……加隆你认识他吗?”
“我是他双胞胎哥哥——”
“我不认识他。”
拉达抱歉似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先生,他说不认识您。你们虽然有相同的发色,但是……说是双胞胎的话,长得不太象呢。
好象撞球游戏,激烈地碰撞后,各自分开,去往不同的方向。没人在乎它们是否同一种花色。
加隆疲惫地靠进轮椅,觉得自己忘得还不够干净。

“……嗯,大概就是这样。”午后的咖啡馆里,金棕色短发的青年向拉达曼迪斯简单地讲了一个故事。
哦,真是一对不坦率的兄弟啊。拉达浅浅地笑着,虽然那时候我那样说,但是其实他俩长得还是很象的,我甚至可以想象他们一模一样站在面前的情景。
艾俄洛斯苦恼地一摊手,没错,很不坦率呢。不过,我想知道加隆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情?印象里他很结实的。
呃,很严重的内伤,又被甩了两天两夜,其中一天半泡在大雨里,能活下来应该是神的奇迹吧?我相信一定有神明在保佑他。实际上就算是神明保佑,我也在三个月里接了两位数的病危通知书,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谁能让他受那么重的伤?!射手星座圣斗士紧张地站起身,怎可能?!至少受了伤,他自己应该可以恢复很快的!
……我也不清楚啊。拉达曼迪斯一耸肩,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健康呢。
双子星座的黄金圣斗士脸色煞白坐倒。
——双重近身银河星爆加上小宇宙封印。

加隆你恨我吗?
……我恨,但是最近打算不恨了。我想把你忘掉。
可惜我还欠人一份情,该偿还掉才行。等我还过债,一定把你忘掉。
……你也忘了我吧。

天秤座的战士说,封印解除了。
黑夜里轮回的世界大战打响,为了爱与正义,还有和平。
兄长在战斗中先去了,一同的还有兄长的爱人,以及敌人三巨头中的两位。

他站在少女面前微笑,我来偿还你当年支持我活到见到那个人的恩情。
少女笑得恬静,神的意识压过人类的存在,说来,我们十三年没有见面啊。
嗯。阔别十三年,我居然还能有机会感受到小宇宙的存在,真难得。
然而我不是为了要你贡献才救你的,加隆,你现在不是生活得很好吗?为什么要打破?
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而且你又解除了我的封印,人情变双倍了。
啊……你是这样认为吗?但是,让你获得幸福,也是我的愿望啊。
我自己,是没有人类的幸福可言的,少女有些落寞地笑,把撒加他们拖进战争里,已经是很过分了啊。可惜我没有太强大的力量,不然,反正都是牺牲,又何必多赔上别人?
他想要说些什么,少女拍手,算了不要说这些了,你愿意帮我我还是很开心啦,谁叫我是个笨蛋呢?呵呵。
他执起少女的手,行了一个谦恭的礼,金色的光芒笼罩了他的身体,那是自继承仪式后便从未穿上身的黄金圣衣。
……撒加把它留给你了。至少是为了这圣衣,你要活着去见你最爱的人哦。

拉达曼迪斯站在黑风谷的桥上,听着同僚的抱怨,脑子里却是他那留张便笺就离家的恋人,加隆你冷不冷,你饿不饿,身上钱带够了么,能不能照顾好自己,晚上记得要多盖被子,记得要准备暖水袋,出门在外记得住好的吃好的,你说过段时间就回家,我不知道如何联系你,因为我现在竟然也不在家里。

命运真是神奇,突然间,自己就成了一名战士,还是很厉害的战士。
记得与艾俄洛斯交谈时对方说你和我们有相似的气质呢,现在想想他说的该是小宇宙这种东西。从小没觉得这个很特别,有特殊的能力也会因为世俗的缘故小心掩藏,没想到是为了现在这个功用。
怎样也好怎样也罢,一切结束后,我要去找到加隆。

命运真是神奇,突然间,想见的人就在面前。
三分钟缄默无语。
伴随着一声叹息。
……拉达曼迪斯。
记忆里他不曾如此洒脱张扬地笑过,正如不曾自他身上感受过这等强悍无匹的力量。然而那才是他该有的形象吧?那身金光灿烂的铠甲已将他二人的阵营牢牢分开。
命运让你我相爱,是为了让你我在此刻相遇。
小宇宙的碰撞高潮迭起。

我们不会打出结果的,加隆。
然而一定要有结果啊。
海蓝色纯净的眸子温柔地看着黄玉色的那双。
拉达,你该知道,我和你,一定要有一个结果。

因为那一对恋人的牺牲,去掉了最大的障碍,前途出奇的顺利。地狱在坍塌,守护者们一个接一个消灭,没有人能挡住他前进的步伐。重新获得力量的他,在任何方面都不亚于他的兄长。
为了那个人,我会尽最大力量去战斗,他笑着告诉他的恋人,如今的敌人,拉达,你还没有明白吗?我和你,一定要有一个结果啊。难道你要看着我把你的部下统统杀掉?
不……
而且,这是撒加给我的黄金圣衣,是我和他两个人的,以前都是他在尽责,现在,该轮到我了。
不…………
拉达,你要明白,我和你,一定要有一个结果的……
不………………

他们是如此地追逐着步入更深的地狱,烈火在身边燃烧,暴风在耳边呼啸,他们做得了一切,却惟独无法向对方下杀手。十三年,十三年的爱与寂寞,已经组成了他们的灵魂和血肉。
好了,就到这里了,拉达,我不能再让你阻挡了,我不可以输,我输不起一个世界。他们在等我,在最后的墙壁等我。你所有的部下都死了,我的同伴们也都去了最后的壁垒,拉达,我们做个了断吧。
不行!你要去牺牲么?!我无论如何不会看你去送死!
加隆寂寞地微笑,举起双手,看看星星粉碎的样子吧,我的笨王子,你捡回来的星星,对不起……我要让它被揉碎了。
他海蓝色的眼底泛着决断,星在手间绽放,只是一刹那,他凝住了。
黄金圣衣发出光芒,回应着遥远地方伙伴们的召唤,自动解除,腾空而起。
恋之守护星划破苍穹,金色羽翼扬起暖风,带走了它。

——我们去了,我们去了,我们去了。
——加隆……回去吧……和他一道……
黄道焕发出太阳的光辉。
冥界震撼,惊天动地。
万千黑暗瓦解,征途一片灿烂。

一切结束,不必再战。

他和他,最后竟站在阳光下。
而其余的,宛如梦一场。

他们走得好匆忙,他甚至来不及多问一句,问那个人一句:你是因为愧疚,因为责任,还是因为别的说不清的道理?
——或者有很多理由吧,黄玉色眸子的恋人说,然而你只要记得一点就可以了,加隆,你记得,你的哥哥,他爱着你,即使是灵魂也爱着你,就可以了。

二十八年,海蓝色的眼里第一次有泪流下。

END

马甲文,没什么特别的,马虎篡改过原著的背景吧,不过三巨头被设计得长了好几岁,跟撒加他们差不多了。其实是很平淡恶俗的文章来的。

Comment

居然这篇文也是白龙的手笔啊……
当初看的时候感觉很微妙。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