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艾撒]香兰——(END)

上.

当寂寞的月光穿越雅典娜圣域层叠的宫闱,投射到双子宫里时,它的主人还没有入睡。



那是一位少年,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留着海蓝色的长发,眼里孕育着月的潮水,一点一点,顺着光洁细腻的脸庞滑落,在夜色里华贵成两道星的轨迹。
他默默地注视着巨大宫殿的入口,那里什么都没有,他长长的睫毛间或一闪,于是便会有一滴水晶璨然坠地,碎成无数细小的星尘,转瞬不见。
在不知道第几颗水晶坠地之后,少年突然开始飞快地擦拭双眼,嘴角弯出完美的弧线,眨眨眼睛。
月光笼罩下的宫殿门前,一团金色光芒闪烁、凝结。很快,华光万丈的黄金铠甲包裹的少年身影显现,气宇轩昂,英俊不凡。
少年面向双子宫的方向,脸上浮现出温柔笑容。他伸出双臂,带动背上宽大羽翼展开,每一根黄金的羽毛都闪耀光芒,仿佛神的使者降临人间。
他的确是神的使者。
可他的心依旧是一个人类。
所以他伸出的双臂拥抱住从宫殿里冲出来的少年。他们抱得那么紧,仿佛要把对方嵌进自己的身体,合二为一,永不分离。

“艾尔我怕……”
“撒加……”
“……我怕你不能回来……原谅我……我无法忍受没有你的世界……”
“撒加……”
“艾尔我爱你……一生一世爱你……求你……不要有任何的意外……求你……”
“我发誓……我会好好的……永远陪着你……”
呢喃消失在唇齿交接间,化做点滴喘息和呻吟。
这里是雅典娜神圣的领域,但神没有说过,人们不可以相爱。

隔着宽阔的大厅,注视着发出轻微响动的寝宫,同样海蓝色头发的少年咬紧嘴唇,眼里沉寂着虚无的海。月渐渐隐入云后,光暗淡下去,少年的长发渐渐染上一层阴郁的颜色。他的步履不稳,呼吸急促,面颊潮红,额头大滴大滴的冷汗往下掉。他似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只好伸手攀上大理石的墙壁,勉强支撑住身体。
他看着自己的一切,嘴唇咬出血来。
他比任何时候都痛恨自己的身体。
比任何时候都痛恨,自己是双生子。

胸口创伤的巨痛提醒了他,他再度绝望地看向寝宫,转身,离去。

又与那个人一道跪在教皇厅,那人关切地侧头看他:“加隆,你昨天还顺利吧?他们说你今天早上才回来。没出意外吧?”
他的伤口在黄金圣衣下撕心裂肺地痛,那伤硬生生刻在心上。
他微笑着摇头:“没什么,小意思。”
那人翠绿色的眼珠疑惑地看着他,想要看出些什么,却只换得他咧嘴一笑,桀骜不逊。
他走回双子宫,路过门上镌刻着苍蓝色纹样的寝宫,脚下一滞,迟疑着,终究还是慢慢往更里面一间白色纹样大门踱去。
他推开门,看到白色的缎面床单一尘不染,书桌上几本诗集散落,向阳的窗户紧闭,房间里散发出熟悉而陌生的气息。
他走到窗边,推开铸铁的玻璃窗,一股清晨的凉风迎面而来。象是受不了太过清凉的空气似的,他微眯起眼睛,从虚掩的睫毛间审视远方层峦的山岭。
这时一双手从后面绕过来抱紧他的胸膛。那白皙优美的手臂散发着高热,正好压在他胸前的伤口上,于是一滴冷汗顺着鬓角淌下。
“对不起……谢谢……哥哥……”
与他一模一样的声音哽咽着,
“他是你的……是你的……对不起……”
他想他应该更有哭泣的资格,然而他竟哭不出来,他甚至转身拥抱住对方,柔声安慰着,微笑着,仿佛灵魂被抽离身体,站在高空冷漠地注视着空虚的肉体,他海蓝色温柔的眼底没有一丝生气。
“——不要哭,亲爱的,从现在起,你是撒加,我是加隆。”
他甚至笑了,高洁的美貌闪着圣辉,那是传说中神一样善良优雅强大的男子,无所不能。

中.

没有谎言可以天衣无缝。

他好几天都不回双子宫,找教皇申请了一个长期的任务,远远地逃开。
加隆一定可以做得很好,毕竟他们是双胞胎,除开外表上的惊人一致,他们甚至可以把小宇宙调和到完全相同。没错,当他把自己的小宇宙调和给加隆以后,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区分出彼此。而且,加隆也希望做得好吧?不敢想象以往的日子里弟弟是用怎样的心情笑着看自己和艾尔在一起的,越是骄傲的人,受的伤害越深。若非无意间亲眼看到那么狂傲的弟弟背着自己默默流泪,看到他一道一道地拿刀割开手腕,看到他慌张地用小宇宙愈合伤口又慌张地打扫房间,看到他努力扮出一张无可挑剔的快乐张狂的笑脸面对自己……若不是他亲手抱紧那与他酷似的冰凉虚脱的身体,他想他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地——
——和艾尔在一起……

“加隆,代替我,代替我,去爱他吧。”
“——哥哥?!”
他想他永远不会忘记弟弟惊恐的眼神。
“撒加你在说什么傻话?!”
“……我爱你,加隆,所以,你就当是帮哥哥最后一次吧。我请求你,在以后的日子里代替我好好地爱他。”
“——撒加!”
他微笑着抱着弟弟,笑容美丽得连自己都认为是真的:
“……加隆,你听好,我在这里不会呆很长时间了,以后也再不会回来……我不想让他知道……所以……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交换吧……我相信你……你一定会好好爱着他,而他也一定会好好爱你……”
“撒加!到底怎么回事?!”
“……加隆……我活不了多久了……”
他尽最大力量拥抱痛哭失声的弟弟,用足所有的智慧去欺骗。
或许他没有欺骗,因为每一个音节出口的时候,他的心脏都有如撕裂一般剧痛,全身的神经都在嘶吼,以至于每一句话都带着沉重的颤音,那伤口是那样的巨大,就连身为黄金圣斗士的过人意志都不能抑制止夺眶而出的泪水。他的心和灵魂被语言凌迟,垂死着在黑暗里期待起死回生的奇迹。然而奇迹是不可能,一切在开口的一瞬间已注定不能回头,失口播下的谎言没有退路,就象雪球从山顶往下滚,一个谎言要另一个更大的谎言去掩盖,到最后覆水难收时,他终于发现自己已走到悬崖的尽头,除了纵身跳下再无选择,原来放弃的滋味如此令人肝肠寸断。
然而他的骄傲,加隆的骄傲,让他再不可能回头。
如果注定要有人痛苦,那么让我去吧。
如果我只是要放弃就可以换到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两个人的幸福,那么让我去吧。
如果……如果……

很多年以后他还会想起如果一切只是如果,那么世界将如何。
那么骄傲的弟弟,那么张狂的加隆,哭泣着接受代替哥哥的任务,发誓自己一定会做到最好。他微笑了,同样是爱,同样的面孔,同样的身体,毫无瑕疵,同样似海的深情,艾尔,你会幸福,以我的名,加隆他爱你甚至超过我,你会幸福,你们俩都会幸福。
一切完美无缺,只要没有我。

他这样想,胸口麻木,已不知痛为何物。

谎言之所以成为谎言是因为这个世界还有真相。
没有谎言可以天衣无缝。

他把警戒心提到最大,一边思考就这次任务以“加隆之名”失踪,一边对付着并不棘手的敌人。

然而那一切皆是成空。

当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战场上时,他的心突然慌了。
他下意识地想冲过去,好容易将脚步生生止住。
然而那人走过来,随手解决掉敌人,直直地走向他。
那人笑得灿烂,如同夏日的阳光,照亮了他的世界。
那双纯净的翠绿色眸子象一对稀世的绿宝石,里面溢满了爱。
爱。
“……撒加,我好担心你。这么久都不回来。”
他说不出话来,愣在那里,好半天,回过神:“艾尔……你在说什么……”
那人走到他身前,出手抱紧他,笑得宠溺甜蜜:
“撒加……我好想你……”
“艾尔……”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他看过去,翠绿色眸子定定地看着他,悲伤得不能自己。
“……骗你……骗你什么……我为什么要骗你……”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撒加……现在我可以确定,你是真的在骗我了……”
他眼里的世界突然褪去了色彩。
“艾尔……”

少年闭上眼睛,再睁开,眸子里一片苍凉荒漠。他放开自己,再不说什么,转身,一步一步,远去。
他想去追,却挪不开步子,到底哪里错了哪里错了,他绞尽脑汁不断地反省,哪里错了哪里错了,然而没有结果。
夕阳落山的时候,他茫然四顾,一片凄凉。
他的弟弟,站在最高的山颠上,长发映着银色月光,脸上没有表情,即使有,也被逆光的夜色吞吃个干净。

他们由一个细胞分裂,在母亲的子宫里一同孕育;他们诞生在同一地点,时间只差须臾;他们手挽手走过有生以来的所有年华,带着同样的面貌,同样的声音;他们认识了同一个人,又一起爱上了他;然而这世上终没有一份爱可以分割,所以结局注定是分离。
其实他们完全可以不一样。即使爱上同一个人,但那爱也不可能是单方面的付出,对方终究也只能回应一份感情。爱的争夺终究有人离开,离开的人自然会有应该属于他的幸福在远方等待,然而他那时爱之深竟然没有看明白。
——抑或正因为是至爱的两个人,所以他的心全被感情蒙蔽终于铸下大错。
——因爱之名。

“……撒加……我们究竟不是一个人……而他深爱的是你……无可代替……”
“……撒加……哥哥……我恨你……和爱你一样多……”


下.

其实那时候他应该发现兄长在说谎。
因为那谎言何其荒唐可笑。
然而他竟被骗倒。
——或者说是将计就计?或者说因为爱得太深从心里希望那是真实?或者说其实他一直期待着兄长消失?
加隆在海底的很多年间时常在想这个问题。
他不介意在思考前因后果时将自己设计到最卑劣。
——只要能够让那两个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洁白如雪。
然而他知道那与他血脉相通之人心底里烧着业火——
谁人能将爱割舍干净?

可那时候他是真心地恨着兄长,真心地恨着,恨跟爱一样多,把心都烧成了灰烬。
他记起艾尔一瞬间闪烁过难以置信的眼神。
那时候艾尔已经察觉了吧?在清晨的阳光里,一切谎言无所遁形。
即使他们再怎么相象,也终究是两个人,不可能瞒过一世。
艾尔对他温柔地笑,象一切热恋中的情郎,只是情话再不出口。

其实他们都忘记了考虑艾尔,从一开始被欺骗,到最后。
无法忘记那对绿宝石,那对永远闪耀着阳光的绿宝石,瞬间破碎。
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他们却都忘记了。

其实……其实他并非是只能爱艾尔,并非是一定要和兄长争夺恋人。
兄弟之外仅有的同龄伙伴,青梅竹马长大,又是那样优秀,他的眼睛看不到别人也没有机会看别人,三个人相互支持着再艰辛的训练和考验也能忍受。然而那人与兄长恋爱了,对年少的他来说等于关爱同时减了半,一个人行只影单,哪能不痛苦?其实……其实只要忍耐,再忍耐那么一段时间,世上总有一份独属于他的温暖在等待。
然而他那时竟然不明白。
年少轻狂。
因爱之名,毁了爱。
多年以后他遇上一个人,那人为他加隆可以抛弃一切,那时候他知道了那就是爱,他终于也可以放下一切安心地与那人同生共死,笑傲红尘。
他在注视那双黄玉色眼睛的同时祈祷,祈祷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另一半,还有那风的灵魂,幸福,到永远。

撒加坐在玉座上,青铜的面具掩盖了他真实的表情。
今天……是最后的吧?
闭上眼,又睁开眼,在人格交错的恍惚间最后一次追寻回忆。

他一手铸就的错,他的恨却比任何人都多。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认出来……
——为什么……你平时不是都能轻松辨认我们俩的吗……
——为什么……难道你没有发现怀里抱着的不是我吗……
——还是在你心里……我原本就是一副躯体……你在乎的只是躯体而不管里面的灵魂……
——你对我的爱……难道只有这么多……
在反复的煎熬里,他终于崩溃,看发丝一寸寸漆黑如墨,看镜中人双眸似血,他的意识涣散到时空的尽头。
爱有多少,恨就有多少。他不是不明白事理,他也知道错在谁身上,只是爱上了就不能不去想,爱上了就不能逃脱猜疑,世界上毕竟没有两颗心是一样。当他再也无法面对那挚爱时,转头成灰。
再后来……
再后来……

那个夜里,他循着年幼黄金圣斗士的小宇宙一路追去,终于找到奄奄一息的那个人。
女神已经不在,连同射手星座的黄金圣衣也消失了,那人笑着说,不要再找了,找不到的。
那是那以后他第一次对他笑。
他也笑了,嗯,我知道,反正都会回来的。
那时候他的发漆黑如夜,天使与恶魔其实是一体,一起爱着一个灵魂。
那时候他血红的眼里淌着同样血红的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对方伤痕累累的脸上,分不清是谁的血,一并燃烧着。
——撒加……我快死了……
他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只能痴痴地看着。
——撒加……你是不是……恨我……
那人笑着,
——其实……其实我也……好恨你……
——恨你……和爱你一样多……
沾满鲜血的手沉重举起,抚上他的脸,轻柔,如同抚摩最珍稀的瓷器。
——可是……我对你的爱……象海那么多……你让我……到哪里再找……一个海……来盛放……对你的恨呢……
——撒加……我的心……好痛……快点……送我走吧……让我早点……轮回……早点……回到这个世界上……早点……下一世……找到你……爱你……

他的手在一个夜里洞穿了两位最强的黄金圣斗士的心脏,那一夜他负上了最重的罪,然后他静静地等待,等待一切的终结。然后那结局,终于到来。

“女神,请相信我,我是很想为正义而战的……”
他看着少女,透过那稚嫩的面孔遥望灰眼珠的女神,看见金色有翼男子站在神的身边对他微笑。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撒加!”少女泣不成声。
“……谢谢……”
泪水在他白皙的脸庞上划下透明的轨迹,于是他缓缓靠进少女怀里,唇边带着一抹清雅的笑容。
名叫撒加的双子星座黄金圣斗士的死亡得到了确认。

持续十三年的圣域之乱划下了休止符。

(END)


本文背景音乐:玉置浩二—李香兰 行かおいて

Comment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