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沙牛]野风——(END)

1.

野地里风吹得凶无视于人的苦痛



仿佛要把一切要全掏空
往事虽已尘封然而那旧日烟花
恍如今夜霓虹

也许在某个时空某一个陨落的梦
几世暗暗留在了心中
等一次心念转动
等一次情潮翻涌
隔世与你相逢

谁能够无动于衷如那世世不变的苍穹
谁又会无动于衷还记得前世的痛
当失去的梦已握在手中

想心不生波动而宿命难懂
不想只怕是没有用
情潮若是翻涌谁又能够从容
轻易放过爱的影踪
如波涛之汹涌似冰雪之消融
心只顾暗自蠢动
而前世已远来生仍未见
情若深又有谁顾得了痛
(词:李宗盛,演唱:林忆莲)


我们是尘世间流转千百次的灵魂,百川归海,最终都要伏首于处女神贞洁的足前,向她献上所有的虔诚,乃至生命。
事实上我们的生命从来是为她绽放,为她凋谢。也许你会说那是多么愚蠢的事情,生命是自己的,要为自己活着。哦,你没有说错,但完全的自由,这世上谁又能做到?人的命里终究该有根凡尘的链子,断了,就散了,谁见过失去掌控的风筝能自由翱翔?

他们都说今世的我是最接近神的人,这话没有错,灵魂总是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里承载着这样那样的内容,比方说不一样的记忆,不一样的爱恨,不一样的悲欢离合,还有不一样的爱人。这一世的我,载上了遥远世界里飘渺神佛的思绪,我是雅典娜的处女星座黄金圣斗士,也是佛千万个劫里不起眼的一粒沙,谈不上矛盾,那原本就是不同计量的两个因子,阴差阳错,合在了一起。
但是千百次的轮回里,总有一点是不会变的,就是那个宿命里与我相连的灵魂。
她会有不一样的脸,不一样的皮肤,不一样的年纪,不一样的嗓音,可是她会有一样的温柔,一样的体贴,一样的宽厚,一样的羞涩,一样的美。
然后每一代的教皇会赐给她一样的名字,代表她的星星的那个优雅的名字——
Aldebaran。

当手触摸到黄金圣衣的一瞬间,它会把属于这个星座的过去的重要的一切源源不断地传达给新一代战士,各种绝学和职责由此交接。黄金圣斗士不同于其他的星座,完全宿命的袭承注定了它的战士都带有着天生的骄傲和强悍,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天生杀手,诞生即带着凶悍不可抑制的力量,无论怎么想都不是可以平稳过完一生的人。这么说来圣域积极地召集每一代的黄金战士其实是一种慈悲,对黄金圣斗士自己,也是对这个世界。
我还记得前一世,以及前前一世里她的样子。或许是拜灵魂里那部分流转的圣洁所赐,我记得的过去总比别人多那么一点点,看到的未来也比别人多那么一点点,别人需要用黄金圣衣才能想起的事情,我出生即能明白,他们只能看到星星的责任,我却能看到命运中缘分的牵连,了解到每个人不可更改的品性和爱憎,比如巨蟹的善良双子的绝决天蝎的执着白羊的暴烈。这个“别人”指的是我的同伴,另外十一个星座的黄金圣斗士,从神话时代并肩而行的兄弟,或者是姐妹,其中也包括她。
上一世里她凡俗的名字平凡而普通:玛丽安。凭良心说她的相貌也是普通,苏格兰出生的清秀丫头,淡白金色的长发袅娜如烟地打着浅浅的卷儿,一点一点垂在肩上,白皙的脸上带着些雀斑,又很害羞,细长的睫毛盖着翡翠色的眼珠,总是垂着眼,说话的时候还会无意识地侧头。以上并非我个人意见,她是最后一个到圣域的,第一次到教皇厅与大家聚会就被白羊星座的小混蛋揭了面罩,当场大哭,所以在场的人——至少是十二黄金圣斗士和教皇大人,都可以对她的容貌做出公允的评价。至于我……你认为一个可以被称作她丈夫和她孩子的父亲的人会不知道妻子的长相么?
上一世里我们过得很幸福,连死亡都连在一起。回忆过去的死亡似乎有点可笑,虽然我是那样希望她能好好活着,可看见那黄金面具在面前碎成千万片时,竟有一丝欣慰,至少我们一家三口始终是团聚的,至于其他,再说吧……
我到圣域的时候就在猜测她的样子,她应该已经到了。前来接我的小白羊一如既往地快乐活泼狡猾,正象许多年前奸邪可爱的某人,双子座的兄长温柔美丽,让人无端地担心他眉宇间抑郁的愁云。然后他们告诉我,我是这一代最后一个到圣域的黄金圣斗士。
那么你一定在等我了,我的Aldebaran。我心里全是你恬静的笑,除去佛的视界神的职责,我的生命里一轮一轮全是你,而我,无意反抗,全心期待。

我站在教皇厅里,安静地听多年前的小混蛋如今的老教皇慢慢说教。按照程序,我的伙伴们次第出现,与我相见。我在心里一个一个回忆他们过去的样子,对照一下,然后微笑。白羊星座象前世的双鱼星座一样出现了两代同堂,那并非是共用一个灵魂,只能算是星星明灭更替间的闪烁,因为黄金圣衣只承认一个主人;至于双子星座,还是共用一件圣衣的双胞胎组合……哎呀呀,我竟然记得那么多——
“Aldebaran,金牛星座。”
声音响起,洪亮,沉稳。我的心没由来地一沉,说不出哪里不对劲,缓慢地转身,面向那说话的人。
他站在那里,高大的身材,修长的手脚,黝黑的皮肤,银白的发色,暗红色的眼珠。他对我伸出手来:
“你好,处女星座的沙加。”

我想那一瞬间神佛也会傻掉的,何况我离神佛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2.

我先前确实说过,自己绝对不是会盲目地反抗命运的人,因为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宿命的坚韧和无奈。但是……事情发展到这样子,的确是叫人……很难……有心理准备啊……
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想这些实在太早了点,姑且逃避一下现实。哲学和历史前所未有地吸引了我,每天打坐静听神佛的声音也可让心灵得到安宁。人类是需要崇高的情操的,作为为正义而战的黄金圣斗士,理当比别人明白更多事理。佛告诉我,四大皆空,这话完全没错!且让我修炼至一切成空六根清净吧……阿弥陀佛。
不过……
“穆,你跟亚尔迪关系很不错嘛,他老跑你那里玩。”
我开口说这话的时候内心深刻地羞愧着,事实证明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哪一点会吸引我但我就这么在乎他。想到这里悲从中来几乎到落泪的地步,可我问话的对象笑眯眯一张小狐狸脸的样子让人立刻联想到二百年前那张同样可爱的小狐狸脸暨如今的老狐狸脸于是拳头不由自主地握紧了。
“活活,是啊,我们离得近啊!告诉你哦,这么多人里面,亚尔迪亲我的动作是最温柔的呢,哈哈!我喜欢温柔的亚尔迪!”
白羊星座……原来不管哪一世……你都跟我有仇啊……
脑海里慢动作回放前世某只白羊座小狐狸冲到玛丽安面前光速掀开面罩亲上那柔软嘴唇的镜头……
手上无意识光速重复当年做过的动作——
“——天——魔——降——伏——!!!!!!!!!!!!!!!!!!!!!!!!!!!!!”

目前我乖乖地跪在教皇厅,其他人都站在一边,撒加哥哥抱着鼻青脸肿的穆,疑惑不解地看看一脸阴沉的我,又看看抽抽搭搭的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显然教皇大人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单手支着下颚,青铜面具后面的脸看不出喜怒哀乐。过了半晌,他坐正了,说道:
“沙加,在惩处你的妄行之前,先要恭喜你,终于领悟了处女星座的绝技——天魔降伏。但是,第一次使用就拿同伴当靶子……沙加啊,难道每一世的处女星座都是如此么?”他有些烦恼地摇摇头,好象在回忆些什么。
我说不出话来。难道要我坦白您老说得完全没错这辈子白羊座的穆被处女座的沙加首祭天魔降伏上辈子白羊座的史昂被处女座的夏鲁姆首祭了六道轮回再上辈子……么?
禁闭一个星期。
我完全没有怨言,真的,我老老实实盘坐在黑乎乎的小房间里,思考宇宙的真理。太过火了,太过火了,即使是宿命也好什么也罢,开始离谱到这个地步——那就不能接受了啊!
花开,花落,星升,星灭。这个地球,太阳,银河系,甚至整个宇宙也总会有消失的时候,人的生命和那些相比只不过是一瞬间吧,在那一瞬间中,人诞生,微笑,哭泣,战斗,伤害,喜悦,悲伤,憎恨谁,喜欢谁,所有的一切都是刹那间的邂逅,谁都不能逃脱死亡的长眠。所以……做一个反抗命运的人吧!看破红尘也不是梦想!
如此这般信誓旦旦着,直到亚尔迪端着食物走进禁闭室。
“沙加?沙加?吃饭了。”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有力,我抬头迎上他的脸——无论如何都不能跟美人联系到一起……跟玛丽安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那张怎么看怎么充满男子气概的面容,再加上那身材,可以想象多年以后会是怎样一位棱角分明气宇轩昂的堂堂男儿。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图了什么呢?还是老天原本就喜欢这样捉弄人?
再对自己说一句,四大皆空。

以后的日子里我想我多少还是在逃着他,有意无意,我不想去看他的脸,回避和他有关的一切。这样岁月匆匆地跑过去,象一个嬉戏的小孩经过面前,没有丝毫的停留。年纪不断增长着,总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完全不去理会什么前世和宿命,人总该能把握住自己,更何况我的灵魂里宿着超脱俗世的佛。
在不经意的时候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艾俄洛斯哥哥叛变被杀,撒加和加隆哥哥失踪,修罗变得沉默里奥负满了痛苦,迪斯开始学着抽烟而费伊不再喝酒,卡妙眼底写着悲伤米罗陪着他停止了顽皮,而老师从来就没有来过圣域。有什么事比圣域更重要呢童虎?可惜当年夏鲁姆死得太早我也无法为你分忧。

不久以后穆要离开圣域,我去送他,这时候我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经历了太多骤变他再也不会淘气了吧?少许有点怀念那个活泼到夸张的小白羊。七岁的小孩子说怀念真是可笑,可换了你负上几世的记忆恐怕你的心态也年轻不起来。
还有另外一个活泼的小白羊……我不想再去纪念什么了。
我第一次发觉穆其实是很漂亮很可爱的小孩,浅紫色柔顺的长发披在肩上,乖巧地扎成一束,温润的绿眼珠里盈满了聪慧灵动,白皙的细腻的脸庞柔美得象娃娃,就算是成年以后也会有着超越女性的美貌吧?有某人的先例我丝毫不怀疑白羊星座圣斗士的潜力。神佛在上,就算是看不惯我要整我,至少也找个象穆这样的,至少也让我不至于第一眼过去就有坐化自己的念头起码也有个错觉多少有点心里安慰,我知道人长什么样子不过都是臭皮囊没什么了不起,鸟美看羽毛人美看心灵,以貌取人是万万不该的……但是——我毕竟还是个人毕竟只是最接近神毕竟还不真的是神啊!!!
圣域离雅典城并不远,我俩肩并肩走到市区,再搭车前往机场。他没什么行李,就挎了一个小包,也乐得轻松。一路上谁也不说话,直到走进候机大厅,他才犹豫着开了口:
“沙加……你是最接近神佛的人,很多事我不懂,但是你一定懂吧?”
“……我只能尽力。”
“我想说的是,人一辈子,总会有很多在乎的事情……在乎的人……但是,不是什么事情……什么人……都能照顾到……”
他说得很低很慢,我想自己是懂他的,他还只是个孩子,就象现在的我也只是个孩子一样。太多事我们无法掌握,我有自己的思想和立场,选择自己的道路,义无返顾,而他呢,他和那个人,还有那些人,有着超越一般人的复杂联系,很多感情不能简单理清,也不是外人可以干预的。
“……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情,沙加。”
倔强的白羊星座不是会轻易求人的类型,我不用细听便点头承诺,这是我们作为世代兄弟的证明。
“……那个……亚尔迪……太善良了……我担心……”
气压局部降低。
“我也没有什么好拜托的人……也不好说出来……毕竟……”
气压进一步降低。
“……所以只好拜托你……帮我……多照顾他一点……”
……“为什么?”
天空不仅会出太阳也会下雨,更可能雷暴,既然大家乐于用天空般澄清的蓝色来赞美我的双眼,那么它们现在乌云密布也是常理之中了。
“……因为……因为……我很喜欢他……”

那一天是1973年11月17日,希腊历史上相当有名的日子。
与镇压学校的行动相比,机场候机大厅里压抑了又压抑的小小爆炸湮灭无迹。好在对手是可以驾御水晶墙的人间最强战士之一,不然一天之内让雅典两度名留青史实在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再度挨了天魔降伏的穆直到很多年以后看到我都会不由自主地笑出声,然后自嘲地摇头。很多事情没有可以争论的余地,有时候辛苦和徒劳是一个含义。
当然我又坐了一次禁闭。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关我禁闭的人不是当年那个找打的小混蛋。
四大皆空,可我始终无法无动于衷,不管什么理由什么安排,动了心就是动了心,再怎么否认都没有用。看着送午餐的他那张明显挂着担心的脸,我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白辛苦,一时间啼笑皆非。罢了罢了,离你能对一个人动情的时候还早,姑且这样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终于放弃了。


3.

教皇很少安排我和亚尔迪一起执行任务,大概他也看出了我的逃避。我的确放弃了和命运抗争,但是……也没有必要特意实践之吧?得过且过好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比如正义,比如女神,比如……爱……算了当我没提过。
他不是特别外向的人,话也不多,有时候会搞点小恶作剧,倒也没狠狠地捉弄过谁。他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心胸最坦荡为人最体贴的一位,公正善良,可以去原谅别人,也可以默默地容忍他认为可以容忍的错。他会为朋友收拾烂摊子,却决不做在明处,圣域里上到教皇下到杂兵好多人都体会过他这个好,可谁都不能堂堂说出个“谢”字,因为他总是呵呵一笑:“啊?什么啊?”
这就是他,很聪明,有心计,却从来不会把聪明和心机写在脸上。他不要谁的报答,只默默地守护着一切,象守护一棵盛开的幸福的花。
这也是我千百次轮回里认识的那个她,我的Aldebaran,无论何时,恒久明亮,恒久温柔,恒久强大,也让我恒久深爱的她,——或是他。

我们慢慢长大,转眼已经过了六年。这段时间里我们留在圣域里的好几个都溜去嘉米尔看了穆,当然几乎每一个都哭笑不得地跑回来说又被穆捉弄了。最离谱的是迪斯,回到圣域才发现背上被那只淘气的白羊用念力偷偷画了几只螃蟹,透过外衣和圣衣都能看到紫色的念力线一闪一闪,好象荧光笔涂鸦,足足用了一星期才消掉。迪斯相当生气,费伊和米罗笑眯眯地给他出不少主意去报复,可他听了以后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算了。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外表装得再桀骜,巨蟹星座永恒的善良温柔始终改变不了,好在现在他总算可以出手揍人多撑一会儿了,不然我都替他着急,更不用说那位坐在教皇厅里的大人,每次派他出任务后果那个惨啊……貌似跑题了。
亚尔迪也去看过穆。每次临走前他都会特地到处女宫来找我,问我有什么要带给穆。我每次都睁开眼,怪异地看着他,为什么就偏偏来问我不问别人呢?而且为什么就偏偏是带给穆的呢?以往你们溜到老师那里去玩的时候可从来没问过我要给老师带什么。
我不答话,沉着脸转向一边。不高兴回答的问题坚决漠视之!这是我的原则。
他挠挠头,有些落寞地笑笑,转身离去。
显然他和穆的关系很好,——我用脚指头也能猜到那只白羊在想什么!一年里他会去那高原两三次,每次还会给大家带礼物回来,都是些希奇古怪的东西,当然也有我的份。提到这个我又有点忍不住要冒火,穆那混蛋每次都送我各种奇形怪状造型和质材的金刚杵!——好你个缺德小白羊,你我的梁子可是结大了!
理所当然,我是不会去看望穆的。

我十三岁生日前夕,亚尔迪又要去嘉米尔。他还是照例过来找我,不过这回没问我要带什么过去,变成了希望对方送什么过来。
——那只一肚子坏水的死绵羊脑子里除了加倍夸张的金刚杵外还能有什么好东西?!
——再说了,你就没想过你要送什么给我么?!
——再说了是我要过生日啊!我的确对生日什么的没有执念,可如果你也觉得那是个比较重要的日子,为什么你就可以撂下我去别人那里?!!
“我什么都不要!”
我的火气肯定有点大,不过别人都看惯我冷冰冰不苟言笑的样子,估计就算火大也不大能看出来吧?
算了我什么都不要,你想去哪里就去吧,我管不了你,就象管不了那只白羊也管不了我自己。
他没有笑,安静地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我,好久好久。
时间漫长得令人窒息,我一心让自己进入冥想状态,却怎么都静不下心来。他老待在那里不走,让人心烦意乱。折磨我是那么好玩的事情么?我知道记不起前世不是你的错,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要那什么狗屁记忆!但是——但是你怎么就不能为我想想?!你那么体贴那么善良那么宽厚那么聪明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心里的痛?!我已经很难受了拜托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就当我死了吧!

又过了好久,他终于走了。

意外地,那天晚上我看到了穆。

穆长大了,比我还高了一点点。他安静地坐在雅典街头的喷泉边上,淡漠地看周围人来人往,直到看到了我,于是他起身,径直朝我走来。
我该说些什么呢?
我还在想着脸上已经重重地挨了一巴掌,凶手毫无愧疚地注视着我,一字一顿地说:“打的就是你这个王八蛋!”
如果是六年前一场大都市街头的黄金圣斗士千日大战一定甚为壮观,但我们早已过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
我们就这么大眼瞪小眼,最后他终于松了口气,掏出手绢帮我把脸捂上,牵着我的手去了咖啡店。这家伙出手真狠!我的脸一定肿了!咬着牙我寻思着,却没有半点报复的欲望。

“还疼么?”他找侍者要了冰水,把手绢浸透了再给我敷上。我点头,又摇头,觉得自己很孩子气。
“……你……唉……”他欲言又止,踌躇着,还是说了,“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要惹他伤心呢?”
我转转眼珠,不搭腔。
“他……大概误会了什么吧。”穆喝了口奶茶,“我从来没看到他那种样子,明明就很伤心很伤心了,还一直笑着,要我过来给你过生日。沙加,你不是最接近神的人吗?你既然什么都知道又为什么要让人困惑?还是神都喜欢故弄玄虚?”
神不喜欢故弄玄虚,但神也有很多很多的心事,不想被别人知道。神不是谁肚子里的蛔虫,神也不想成为谁肚子里的蛔虫。有的事不要看得太明白比较幸福,有时候知道太多是一种痛苦,就好象六年前那一天之后的我们一样,其实悲伤的里奥也很让一些人羡慕。
“好了我承认,我是一直跟你作对,我喜欢他,从以前开始就喜欢他。而且,我不打算放弃。沙加,我不会因为任何浅薄的理由放弃我想要的东西,不过,……前提是他要幸福。”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十分严肃地看着我,“人一辈子太短了,特别是你我这样的,能用手抓住的东西太少。你做不到的事情,不见得我就做不到,我不在乎和你争,和任何人争。我想要的东西,就要努力去抓到。”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幸福。”

回到处女宫的时候大家在等我,教皇虽然没有来但是为我订做了一个大大的蛋糕。真是一派和平的样子,就算为了应景我也该高高兴兴的。他站在人后,高大的身材愈发挺拔。他冲我笑了笑,想必是知道我和穆碰过面了,露出一丝欣慰,看得我很不是滋味。
朋友们一直闹到后半夜,连不爱参加聚会的里奥都破天荒地过来瓜分了我一份蛋糕。的确是很快乐的事情,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小狮子真心地笑了,那笑容让人心里暖暖的,好象回到了很多年前有三个大哥哥陪着一群小孩子的时光。
时间晚了人也慢慢散了。他帮我收拾完桌椅正要离开,被我一把抓住:
“亚尔迪,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PS:本文里迪斯的设定也源自拙文《王道》,所以……勿怪勿怪。


4.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幸福。”

那是好奢侈的东西,穆。
奢侈到不敢轻易说出口。
我们的宿命决定了难以悠然终老。尽管我生生世世从未后悔过身为一名女神的圣斗士,为女神而战,为爱和正义而战,是无上的光荣和福分。可我知道你说的“幸福”是凡俗之爱的喜悦和温柔,对于我们几乎注定短暂的生命而言,那几乎是种妄想。
在遥远东方的某种语言里,形容我们的生命,用的是“夭折”。
那怕是你的老师,当年那么无法无天的小混蛋,幸运地拥有了两百多年的时光,也至始至终孑然一人,没有爱人没有亲人,甚至唯一的友人也相隔天边。

但是,我真的好想要幸福。
哪怕是一瞬间。
神啊,给我一瞬间,让我握住她的手,只要那么一下下,让我感觉到,她在我的身边,和我在一起。
神啊,我从来不奢望天长地久,只祈祷爱一个人的时候,她也能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注意到我锁满期盼的眉头,对我笑一笑。
生生世世,我只爱那一个灵魂,宿命也好咒怨也罢,不管是怎样的造化弄人,我爱着那个人的心是真的。
神啊,我认命了。

我牵着他的手走到阳台上,转身注视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
“亚尔迪,我喜欢你。”
他笑了。
“我也很喜欢你,沙加。”
“……我说的喜欢不是那个喜欢。”
“……我知道了,明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我陪你去找穆吧。”
“亚尔迪——!!!”
看见我明显不悦的表情他镇定自若:“那你还是自己去吧。”

……脱力。

“……亚尔迪,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吧?我想说的是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在跟你表白啊!”我快不行了,算了算了,说明白吧,都到这份儿上了还管什么矜持啊骄傲啊,爱上一个人就已经没有骄傲了,死撑着干嘛?
他愣了一下,笑容悄悄地在嘴角展开,不得不说他其实是相当英俊耐看的,身材高大结实,手脚修长矫健,五官端正明朗,——但,以上是完全站在纯男性的审美观而言,同时还要加上“情人眼里出XX”以及“当晚月亮很圆光效不错”等等主观客观因素。不过……我现在觉得他很帅就是了。有一首诗讲的是一个女孩爱上一个独眼龙,从此觉得天下的人都多长了一只眼睛,爱就这么回事。

“沙加,我也爱你。”
他伸手把我拥进怀里,认真地低头抵上我的额头,
“一直爱你。”
现在的状况是我从未体验过的——诡异……在记忆里我从来没有被恋人这样子抱住过!说来……不是该我深情款款地把她搂在怀里么???……汗……重新注意到我俩的身材差距,不禁在心里默默流泪。
“我以为你喜欢穆。”他悄声道歉,“对不起,我也许做了很多让你不高兴的事情。”
“……怎么可能!……哼……”我有点光火,唉,大男人心胸宽广点儿,不能太凶了,“你从哪里能看出我喜欢他啊?……”
他笑了笑:“我觉得也是,从你的偏好看,怎么想我也该比他有优势啊。”

——偏好?
我刚才听到什么了吗??
“偏好……什么意思?”我狐疑地抬头看他。
“前世啊……可能你记不得了……不过你的话应该记得才对……到底是最接近神的人……”
“你说前世?!你记得我们的前世?!!”我的表情一定无异于火星撞地球,老天!他记得的他记得的!!那我们的爱他都知道啊!!!一时间巨大的惊喜冲上心头,差点听漏了他下面的话。
“……我记得啊,以前……你经常说,最喜欢我的胸膛,又宽广又温暖,还说男人还是高大健壮的比较有安全感……呵呵,倒也是,你那会儿都有一百八十公分,很少女人那么高的……”
慢着……
貌似有什么不对劲的……
“亚尔迪……你说……你说……我是女人?……”声音明显变调了,不过我已经顾不了形象了,“……你确定……?”
他表情很严肃,还带了点悲哀:“是啊,前世的你叫玛丽安,我叫夏鲁姆。……沙加你忘了吗?”
“……可是……”
“有什么奇怪吗?……哦……我忘了……现在你是男人……不过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秀美,真的,不信你可以去问教皇大人,他见过前世的你我。看来即使转世轮回也有很多东西是改不了的。”
你说的那位教皇早已不在圣域了你叫我找谁打听去…………
=口=|||………我的嘴已经完全合不拢了啊…………………………………………
神啊原谅我的没出息可是可是……这乌龙也摆得忒大了点吧……庐山瀑布泪……我是哪辈子得罪过您啊这么整我……为什么我记忆里明明他是玛丽安我是夏鲁姆他是女人我是男人到他那里就变样了呢?为什么他说起来就那么有道理那么象真的?最重要的是我完全没有任何做过女人的记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彻底抓狂了。
出生到现在的十多年里我没有一次象今天这样失态的。
欲哭无泪。
现在四大皆空也不能拯救我了……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大概看我表情不对,有点担心地拍拍我的肩膀:“沙加?沙加?”
就算是宿命相连的恋人也暂时无法挽救我的危机,沉浸在一片凄风惨雨中的某人已经听不进任何东西了……

如此过了好久,时间长到足够我慢慢地把彻底的绝望转变为沮丧再自欺欺人地自我安慰不管怎么说这辈子还是男人最后强迫自己振作着扮出一个愉快的笑脸抬头看他——他也正笑着看着我。
温柔、温暖的笑,里面还带了点——
戏谑?!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看错!
俩人大眼瞪小眼良久,他终于举手作投降状:“好啦好啦,对不起,骗你的。”说完他低头吻了了我的额头,“对不起,我只是因为穆的事情不高兴而已,原谅我,我的夏鲁姆,我的沙加。”
……我早已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我们的生命很短暂,所以要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虽然身为男人,但是不能阻止我们深爱着彼此的灵魂。只要与他携手面对,我无惧任何风雨,他是我人世间的幸福,生生世世度过,不离不弃,生死相许。
决战的夜里我听到他告别的声音,我的Aldebaran,你要先走一步吗?微笑着我带着当年的大哥哥走进沙罗双树园,恍惚听到穆阻挡小狮子,他一定已经泪流满面,因为他那一贯清朗的嗓音已经哽咽:“艾欧里亚……你可能不明白……这是沙加的心愿……”
我笑了。
花开,花落,星升,星灭。这个地球,太阳,银河系,甚至整个宇宙也总会有消失的时候,人的生命和那些相比只不过是一瞬间吧,在那一瞬间中,人诞生,微笑,哭泣,战斗,伤害,喜悦,悲伤,憎恨谁,喜欢谁,所有的一切都是刹那间的邂逅,谁都不能逃脱死亡的长眠。
所以,去爱吧……

——ATHENA EXCLAMATION……

(END)

Comment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