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希雷]Por Una Cabeza——(修改版)

更正部分细节问题~于是说系列开始哇哈哈~~

*********************************************



希绪弗斯开车进校门时,门卫叫住了他。
“希绪弗斯先生,”门卫随即向门房里做了个手势,“有人找你。”
希绪弗斯放下车窗,往外看了一眼,然后他摘下了墨镜。

十五分钟以后,圣克托利亚大学理工学院最年轻的教授做了一件当年全校最八卦的事情。
希绪弗斯抱着个6岁大的娃娃进了实验室。
最要命的是,这个娃娃的容貌跟他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就连院长白礼都忍不住说了句:“希绪,我不看照片也能回忆起你6岁时候长什么样儿了。”
大家都认为这个名叫雷古勒斯的男孩是希绪弗斯的私生子,于是圣克托利亚大学的女性们纷纷芳心破碎。当然,也不乏有人母爱泛滥从此投身于争取做后娘的光辉征途。
相比之下,倒是希绪的新研究生——艾尔熙德比较冷静。
“这孩子已经6岁了,可老师今年才20岁。老师再怎么造孽,也不至于14岁就在外面胡天胡地吧?”
隔壁研究冷冻工程的笛捷尔意义不明地笑了。
笛捷尔的男朋友,生物学院的卡路狄亚哈哈哈地笑了。
跟着卡路狄亚过来喝茶的生物学院的雅柏菲卡冷笑了。
学院唯一的已婚者哈斯加特教授厚道地拍了拍熙德的肩膀:“不知者无罪。”

不乏好事者追着当事人求证,而希绪弗斯总是永远的微笑不语。
绝对清楚的事实是,雷古勒斯的法定监护人目前的确正确而且准确的,是希绪弗斯。

小小的雷古勒斯有着和监护人一样华丽的金发,还有一双同样鲜艳的翡翠色大眼睛。孩子沉默得惊人,常常蜷起柔弱稚嫩的小身子,缩在实验室的角落里翻那些对他来说应该是有如天书的科学杂志,乖得像只小猫,于是顺理成章的,大人们开始以猫仔代称之。
猫仔总在追逐监护人的脚步,可惜希绪弗斯是个大忙人,每天都为了各种公干东奔西走。艾尔熙德读博没几天就沦为保姆,而哈斯加特家里理所当然成了熙德时常带着猫仔蹭饭的地方。
但是熙德也有自己的学业要完成。于是一个星期后,希绪弗斯在哈斯加特指引下把猫仔送去了大学城的全寄宿制小学,哈斯家的几个孩子也在那里就读。
孩子一声不吭,乖乖地被希绪弗斯牵着手走进小学校长办公室。希绪看着小小的猫仔,还是多少有点不忍心,可是孩子不哭也不闹,只有一双美丽的绿眼睛,说不出的冰冷。
“我……周末都会来接你回家。”监护人蹲下,向孩子保证。
孩子点点头,轻声说:“如果您太忙,就不用了。”
希绪笑了:“我会守约的。”

结果希绪教授当然没有守约。他为了新项目带着熙德出国了,理论上没半年是回不来的。
然则两个星期后,母亲节那天,希绪被紧急召唤回国,面对阴云密布的校长和怒火冲天的家长。
猫仔把别人家孩子打进了医院。
校长要求退货。
希绪弗斯先生抚额:“我知道了。”

希绪弗斯牵着小猫离开小学,小猫的背影依旧单薄、纤弱。

希绪决定向学院申请十天休假,暂时把新项目交给熙德代管。他牵着小猫回到家,走进浴室,放了满盆的热水。脱掉孩子那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后,他抱起小猫,放进水里。
“冷热合适吗?”青年试着水温,问孩子。
孩子点点头,脸上血痂犹在。
“……还疼吗?”青年小心翼翼地触了触孩子额头上那些暗红的印迹。
“……不是我的血。”孩子轻声道。
青年突然笑了。
“你真的很像我,我小时候也超级会打架的。”

他给孩子抹上沐浴露,一点点地擦洗。小猫是那样的乖,全不像同龄人的顽皮淘气,安安静静地坐在浴缸里,任凭一双大手洗去自己身上的污渍。
“……呐……妓女很不好吗?”
孩子轻轻问道。
希绪手下一滞:“……为什么问这个?”
“……老师要我们上台说说自己的妈妈……我说,我妈妈是妓女,每天都要上班,跟男人上床……”漂亮的绿猫眼一眨一眨,毫无波澜。
希绪停下手中的活计。
“……然后老师就不许我继续讲了……下课后,那些……同学……说我妈妈是娼妇……我是妓女的儿子。”
“所以你跟他们打起来了?”
“……我本来就是妓女的儿子……但是,我很干净啊,”孩子突然抬起头,定定地看着监护人,“您给我洗过澡,我所有的衣服都是您买的,我每天都有认真地刷牙洗脸,为什么他们说我不干净?”
“……”
“他们骂我不干净,就是在骂您。您给我饭吃,给我衣服穿,又让我读书,为我做了这么多好事,我不许他们说您坏话!”孩子尖着嗓子吼叫,带着重重的鼻音,“我不许!”
希绪弗斯默默地抱紧了他的小猫。孩子的身体抽动着,小手用力抓着他的背。浴室里,只听见一声接一声委屈的抽泣。
“……乖……你是干净的,”青年想了想,吻上孩子的额头,“你,非常的干净。”
——比我们好多人都干净。

哈斯加特带着二女儿塞琳莎来找希绪弗斯。塞琳莎与雷古勒斯同班,她一口咬定是对方孩子先动手。于是哈斯加特主动提议自己去学校协调小猫上学的事情。希绪弗斯婉言谢绝了同事的好意,他不打算送孩子去学校了。
于是实验室里常年性多了一只小猫,希绪甚至出差都带着孩子。
时间慢慢过去了。
艾尔熙德拿到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依旧是希绪的得力助手,不久后也开始带学生。从师生关系转化为同事关系后,因为某人不想显老,熙德被迫改口叫某人“前辈”。
哈斯加特第三个孩子出生了。
卡路狄亚和雅柏菲卡常年在国外做生态考察,搞得笛捷尔成天宅在实验室和图书馆两点一线,居然也没抱怨。
白礼院长带的研究生史昂刚拿到博士学位,迫于导师“淫威”目前做助教中,其实就是个小打杂的。
圣克托利亚大学的校长赛奇,同时也是白礼的双胞胎弟弟,也带了个研究生,叫马尼戈特的小子,却比史昂好命得多。虽然现在也是助教,但是人家赛奇校长可没成天叫他泡茶掺水奔超市买菜做饭啥啥的。
啊对了,史昂和马尼戈特不仅仅是那对双胞胎的学生,也是养子。史昂的小妹妹让叶,正好与哈斯加特家的长子提那奥同年并同班。

两星期小学课程教会了小家伙26个字母。于是小猫的课本变成了实验室里的专业杂志。
大人们谁闲了就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教他杂志上的单词。
再大一点,他自己会读书了,开始研究书架上堆成山的专业书。这时他的个头也长了一些,刚好够趴在实验台上,看大人们操作仪器。希绪怕他无聊,帮他配置了一台电脑,里面装满了时令游戏,于是小猫也时常趴在自己的小电脑上,敲敲打打。三个月后,小猫做了一个钓鱼游戏,很快风靡整个学院。
看小家伙抱着本科生都未见得能懂的大部头当童话书,哈斯加特叹息着给他买了全套中学教材。半年以后,小家伙把教材扒到一边去了。
小猫八岁,心理学研究所的阿释密达极度无聊跑来串门时顺手带了一本智商测验题,给小猫做了一下,成绩224分,目前学院出现的最高分。
白礼点头:“不错不错,基因优良,你爹也才198。”
熙德:“前辈您跌价了。”
希绪弗斯灿烂笑看天。

十岁的雷古勒斯刚好够二十四岁的希绪弗斯腰高。
这一年他通过测试,正式地成为了希绪弗斯的研究生,同时也是希绪弗斯家的主厨。
希绪不太会做饭,家里常备大量方便食品,要么就出去吃。雷古勒斯小的时候从不抱怨,总是乖乖牵着他的手,说去哪儿就去哪儿。长大一点后,看着老师偶尔表情因胃痛而抽搐,雷古勒斯拿出学术研究的精神特意钻研了一下营养学和大众食谱,然后开始用天平、坩埚、烧杯和酒精灯练习厨艺。
有幸品尝过其成果的人做出了“精确有余、艺术感不足”的评价,不过对希绪弗斯来说,计较小猫烧的饭是不是艺术显然没有实际意义。他只要吃就可以了。肚子饿的时候唯美主义能换算成几个卡路里啊?
于是希绪弗斯教授家的独栋小楼开始每天炊烟袅袅。
小小的孩子提着餐盒进实验楼也是理工学院一道风景。

白礼院长微笑:“希绪啊要是小猫毕业了可就是学校最小的博士哦,未来很有可能刷新你的最年轻教授记录哦。”
希绪也微笑:“您老说笑了,只是为了方便带孩子而已。”
马尼戈特亲切地揉着小猫一头金卷毛:“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小猫小心翼翼躲开螃蟹钳子,缩到监护人背后。
监护人解释:“雷古勒斯不喜欢别人摸他。”然后转身,蹲下,揉揉小猫头。
“雷古勒斯,”希绪弗斯笑眯眯,“从今天起,叫我老师吧。”

雷古勒斯扑进老师怀里,双手抱着老师的脖子,不肯松手。
马尼戈特FAINT:“这猫也养得太家了吧?!”

两年后,雷古勒斯取得了博士学位。

十二岁的小猫快要及他老师胸高了。希绪依旧拉着孩子的手,每天进出实验室。
赛奇坐在白礼办公室里喝下午茶,从窗口瞄见一大一小两团金毛走进实验大楼。
“……白礼啊,给雷古勒斯安排一间宿舍吧。”
“嗯?”兄长接过史昂递过的茶杯,小啜一口。
赛奇沉默半响,来了句:“防患于未然。”

“我以为我房子够大。”希绪弗斯抱着手,盯着前来通知宿舍安排的史昂。
“呃……但是按照学校规定,雷古勒斯现在有资格享受自己的独立宿舍,”史昂避开家长的目光,把一串银光闪闪的钥匙摇得哗啦啦响,勾着腰满脸堆笑看小猫,“宿舍条件很不错哦,笛捷尔和卡路狄亚他们都住那里,你想谁陪你玩都行。离哈斯加特叔叔家也很近,可以随时找提那奥、塞琳莎、沙罗他们哦。”
雷古勒斯眨了眨绿猫眼,抬头看老师。
希绪弗斯口气不太好:“你想说我家条件很差吗?!”
他揉了揉小猫头:“雷古勒斯,告诉他,咱家条件差不差!”
小猫眼睛一亮,冲史昂摇头:“我要和老师住一起。”
史昂很怨恨,为什么总吩咐自己做这种讨人嫌的事情?!

十四岁的雷古勒斯虽然还不是学校最年轻的教授,但已经是最年轻的博士和助教了。

赛奇校长给希绪弗斯安排了一趟出差,去某几所大学做巡回讲座,同时指令小猫协助艾尔熙德参与某个校内项目。
希绪弗斯反对:“我不能丢下雷古勒斯一个人。”
赛奇斜视他:“小猫比你会照顾自己。”
“他还小!”
雷古勒斯不知为何插嘴:“我不是小孩子了。”
于是希绪弗斯教授被校长打包扫地出门。
望着老师坐着黑色轿车去机场,雷古勒斯趴在校长办公室窗户上,手指抠着窗缝,抠得指关节发白。
赛奇赶紧喝口红茶冲散自己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那么一咩咩罪恶感。
于是希绪弗斯去了一个月都没回来。

小猫开始独自进出实验楼。
小猫开始帮老师顶一些课程。
面对台下比自己还高的学生,他没有丝毫畏缩,面不改色地讲授各种原理、公式、实验。
继玉树临风的希绪弗斯教授后,超级可爱的雷古勒斯助教也成了学校女性们热捧的对象。
金色卷发,大而明亮的绿眼睛,细嫩的皮肤,端正秀气的五官,还有纤细灵活的身材。
“这是对我们所不知道的希绪弗斯教授的补偿!”她们宣言,“教授他也有正太时啊~~~”
“喂喂,不是还有笛捷尔卡路狄亚马尼戈特史昂等等一大票帅哥可以选择么?!而且要论美貌第一位不是生物学院的雅柏菲卡教授么?!”
“——正太啦!我们说的是正太啦!!鲜嫩和美貌不是一回事!”
有奋不顾身的女生出手约会雷古勒斯。
根据希绪弗斯老师的教诲,小猫对所有的女性都十分尊重。在卡路狄亚和马尼戈特怂恿下,他也曾接受过几次约会,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按女孩子们的说法就是:“看着很可爱,其实完全不解风情,虽然这样也萌得要死,可是想亲亲他握握他的手他都会缩回去,实在太叫人有罪恶感了!!!”

卡路狄亚和马尼戈特决定给小家伙开设成人讲堂。
卡路狄亚刚开了个头,小家伙已经把他的下文说出来了:“我知道,就是把XX放进对方的XX,然后让XX的XX去XXX,最后还要XXXX。”
卡路狄亚:“……,那我们再说XX好了。”
猫仔:“那就是让XX的XXX进行XXXX吧?”
卡路狄亚:“……你该不会连XXXXX都知道吧?”
“知道啊。除了XXX的XX以外,还可以XXXX后面的XXX,当然,如果XXX不能XX的话,替代品有XXX和XXX,实在不行,XXXX也是可以的,只不过要做好XXXX而已。”
两个成年人石化。
“……原来你们是想问我XX的做法吗?”小猫恍然大悟,“那个很简单啦,只要XXX……”
马尼戈特抚额打断:“宝贝儿,打住。”看如此纯真的脸用超级纯真的语气说着26N都不止的露骨色情语言,简直是犯罪是犯罪!!!!!!
卡路狄亚努力挥却满头的黑线:“猫仔,谁教你这些的?”让老子晓得了要把那混账捶到死!!!!(先生您似乎忘了自己一开始想干啥XDD)
“我妈妈是妓女,我从小都看过。”
雷古勒斯淡然答道,彷佛在讲别人的事情。
卡路狄亚突然想起好几年前这孩子上学的传闻,于是低头寻找地缝。
马尼戈特沉默片刻,严肃地说:“雷古勒斯,你记住,以后不可以随便告诉别人关于你妈妈的事。知道吗?”
“……知道了。”小猫垂下眼帘,不吭声了。

希绪弗斯回来了,然后他发现,他家小猫搬到宿舍去了。
希绪冲到校长办公室去跟赛奇掀桌,被马尼戈特一干人连拉带扯拖了出来。
当天晚上,希绪光顾了8年没有去过的酒吧,喝得烂醉。
第二天,希绪弗斯教授被女人开车送回学校。
小猫抱着文件夹子站在电梯里,正要招呼大门外的老师,却看见女人拉下老师衣领,在那唇上落下一个鲜艳的吻。
马尼戈特等电梯,电梯到了,门开了,只见散落一地的专业资料。
小猫趴在地上捡资料,每捡一下,地毯上就多出一个深色的圆点。
白礼听完这八卦,看着弟弟,不咸不淡地说:“你造孽了。”

实验室来了一位访问学者,是一位相当英姿飒爽的……小姐。
以紫罗兰为名的姑娘似乎很喜欢雷古勒斯,总是积极申请和他搭档。
雷古勒斯无从拒绝。
希绪弗斯无言以对。
直到猫仔在深夜加班时被维奥雷特小姐逼得爬上实验台。
大美女带着性感而自信的笑容,一步步走近。
小猫僵硬地缩在实验台角落,旁边就是窗户。
美女一手搭上他的领口。
“小可爱,”鲜艳的红嘴唇诱人地开合,“别害怕啊,到姐姐这儿来。”
雷古勒斯咬着嘴唇,好半天,终于嗫嚅着回道:“维奥雷特小姐……我……我……我不想付钱。”

希绪弗斯接到值班的笛捷尔电话后飞快冲向实验室。愤怒的女性已经被拖开了,小猫鼻青脸肿缩在实验台角落里。笛捷尔想抱他下来,他一个劲儿地往窗边缩。
笛捷尔看见希绪,招手示意。
“……雷古勒斯好像说了些不该说的话,维奥雷特小姐很生气。”笛捷尔小声解释。
看得出来,孩子额头上全是血,嘴角的血迹一直挂到下巴,鼻子还在滴答滴答地淌着猩红的液体。
“我想送他去医院,可孩子死活不肯离开这里。”
希绪弗斯脱下外套,快步上前,把外套罩在他的小猫身上,然后一把抱起。
“乖……没事了。”

血流到外套上,染出一片又一片深色。
上次这样抱他,是8年前初次见面的事情。孩子已经长出很大一截,可是他的体温还是那么低,抱在怀里,还在轻微地颤抖。
据门卫讲,是一个女人要求把雷古勒斯交给希绪弗斯的,她自称猫仔的妈妈。
女人当时说,希绪弗斯一定能养好雷古勒斯。
她并没有说雷古勒斯是他的孩子。
一年后,希绪弗斯暗中委托的私家侦探找到了女人,那时女人已经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孩子。
希绪弗斯肯定自己在某个时刻曾和这女人有过关系,但同时也能肯定雷古勒斯不是自己的孩子。但他大概能明白为什么女人会把孩子交给他。
女人恐怕是觉得他不会拒绝一个和自己容貌如此相似的孩子而且有能力养好吧。
我会是一个好父亲吗?希绪弗斯自嘲:依仗着出众的才华,恃宠而骄,从12岁开始就游戏花丛玩大人游戏的家伙,能是一个好父亲吗?
坐在校医院的诊疗室里,雷古勒斯一边接受医生的包扎,一边死死地抓着老师的手。
——雷古勒斯,我真的值得你如此信任?
心头晦暗情绪翻涌,他却始终下不了决心甩开孩子的手。
在每一个白天和夜里守护着娇嫩的花朵,不知不觉中已经寄托了太多。
于是无法忍受分别。
——如果你的眼睛可以看清我的内心,大概再不会对我有丝毫尊敬,只会把我当做恶魔,远远躲开。

孩子包扎完毕,他身为实验室负责人还有一大堆事情要料理。比如去见另一个当事人,比如跟院长报告,再比如……
可是现在希绪弗斯什么都不想做。
他抱着孩子,慢吞吞往家走。
猫仔伏在怀里,呼吸平稳。
他好想抱着这宝贝,永远不放下。

“老师……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
“我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
“老师……”
“什么?”
“老师你会不会讨厌我?”
“为什么?”
“……妈妈想结婚,所以才丢掉我。她让我叫你爸爸,说这样你就会抚养我。”
“可是你一次都没叫过。”
“我想,老师应该……不是我爸爸……我不想撒谎……”
“然后呢?”
“老师……没有义务要抚养我。我是你的累赘。”
“谁说的?”
“……卡路狄亚他们说,老师以前有很多女朋友,可是我来了以后,你就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了……我破坏了你的生活。”
“没有那样的事情,你没有破坏什么。”卡路狄亚我会找你算账的。
“对不起老师。”
“你不需要道歉。”
“老师……”
孩子抱住自己脖子的手一下子收紧。
“老师……我不会给你惹麻烦了!我不会跟人打架!就算……就算维奥雷特小姐要我做也没关系……请不要丢掉我!”
希绪弗斯站住了。
“我喜欢你,老师,不要丢掉我!不要丢掉我!”

啊,这是个麻烦的孩子哦。
虽然智商超高,虽然学识丰富,虽然年纪小小已经做出很好的成绩,虽然他已经是一名出色的科学家了,可他缺乏与人相处的常识,情商过低,有时候还听不懂人话,不小心看护就会搞出叫人啼笑皆非的乱子,甚至连正常的家庭、伦理和性观念都缺乏,但是——
但是我爱他。
他是我手中一点一点盛开的花。
眼珠、头发。
玫瑰花瓣似的的嘴唇。
他的笑容和眼泪——
连着我的心,我的血,我的灵魂。
所以神啊,我不要把他让给任何人。
不让给任何人。

光溜溜的小猫伏在怀里,摸起来柔嫩,相当可口的样子。
小猫正在纳闷:“……老师,跟我妈妈做完的男人都会抽烟,你为什么不抽呢?”
希绪弗斯默默地甩了一把汗:“抽烟有害健康。”
“哦……我还以为是我技术不好呢。”猫仔放心了。
希绪弗斯有点想诅咒猫仔他妈。
“老师,你真的不讨厌我吗?”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讨厌你?”
“哦。”
希绪弗斯捧起小猫脸,尽情亲吻他所热爱的美味嘴唇。夜还长,他的良宵才刚刚开始。
“老师……我真的不用付钱给你吗?”
“……不许再问这种问题了!”
“哦……”

“老师……”
“还有什么啊?”
“你……真的不是我爸爸吗???”
“……真的不是啦!!!”

尾声——
“老师……”
“好了有什么你一次问个够吧。”
“等我长到法定年龄了,你可不可以嫁给我?”
“……………………………………………………”
“……不行吗?”
“为什么是我嫁给你?”
“因为……我想对老师负责啊。我不是妓女,老师也不是,所以,我要和老师上床,就要有合法的身份啊。当然……现在是不合法啦,我们没有结婚……不过等我长大了,娶了你,就合法了嘛!”
“……你提醒了我一件事,宝贝。”
“哎?”
“……在你成人之前,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上过床。”
“哎??”
“不然你就只能到班房去看我了。”
“哦……”

希绪弗斯狠狠地擦了一把冷汗:开心过头已经忘记这小子才14岁了!

[END]

附:篇名解释

Por Una Cabeza

[来源:百度百科]

中文译名《只差一步》或《一步之遥》。Por Una Cabeza西班牙语,读音用英语音标标注大概为/bo'runa ga'besa/,注意p发音近b,c发音近g,但两个声带都不震动;中文发音是(波·乌那·卡贝砸)。Por Una Cabeza是赛马用语,指的是,一匹马胜出时,仅仅比第二名超前了一个马头的距离。因此,por una cabeza直译为中文是“仅因一个头(的距离)(而胜出)”,引申一下就是“一步之遥”。
这首华丽而高贵动人的探戈名曲,出现在众多电影配乐中,是阿根廷探戈舞曲的极致代表,也是全世界乐迷所最为熟知而深深爱上探戈旋律,由阿根廷史上最负盛名的阿根廷探戈无冕之王 Carlos Gardel(卡洛斯·加德尔)所作。

自1935年诞生以来,Por Una Cabeza成为电影中探戈的首选舞曲,钢柔并济的旋律似乎适应着每一个角色的心理任何一个场景的铺垫。电影《女人香》(又译 闻香识女人)、《真实的谎言》、《辛德勒的名单》、《国王班底》,《史密斯夫妇》中都选择了 Por Una Cabeza 作为电影中的舞曲, 其魅力可见一斑。

Comment

小猫真萌~~嗷嗷嗷~~
炮灰姑娘辛苦了……

对维奥雷特小姐掬一把同情泪……XD

我看着前面很high,看到后面的时候觉得很郁闷。按照常理难道不是应该看前面虐的时候很郁闷,看到后面欢快的地方很high么?

因为我喜欢看猫仔纠结然后其实希殿更纠结~看他整天云淡风轻看得审美疲劳了~~还是纠结比较爽~~~~

不过我最喜欢的是卡路~~可以让笛捷尔凿他一个爆栗说:“你以为你是荆轲聂政?!~”

雷猫更健康,大家都来雷猫~~~

华丽丽的茶~

怪蜀黍~~~~~
不HD挥爪子滴笑~~~~~~~~
看看事后还警告小孩子说不可以说出去~正义指~~~
希先生~不论乃攻还是受……乃都坐定了那RP滴名头口牙~~~~~
喔呵呵呵呵呵呵~~~~~~~~

八过~看乃对那猫仔很好~而且未来嘛~说八定乃年老色衰了,猫仔不要你了~(天音:= =||||||||)~
所以~拍肩~~~~……
微笑远去~~~~~~~~


最后~猫仔很可爱~~~~~~滚动~~
希先生先是一个不负责不懂教孩子的父亲再是一个不负责滴情人~
虽然他的确很疼猫仔~~~但是……还是一个不负责滴家伙口牙!!!!!

怎么说。

看到“在每一个白天和夜里守护着娇嫩的花朵,不知不觉中已经寄托了太多。”这句,就想起你笔下的小艾隆,虽然明明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白龙真的是很擅长写这种类型的情感,年龄,以及道德感的挣扎。

好喜欢这篇里的猫仔,在常识和无常识之间跳出来的那些话,既让人想笑,又觉得心酸。

好纠结好纠结
鲜嫩可口的正太啊,太希腊了
嗯,为啥是小猫问是不是要付钱呢,难道……
那个,希教授,其实14岁也不用那么不安啦
您的后辈青出于蓝,14岁的时候也XX那个XX了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