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悟短\悟贝]Eros——END

合同文,照例知名不具=v=






1.
悟饭要和比迪丽结婚的消息一开始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大家都猜是琪琪。说来撒旦的嫌疑也蛮大的,不过考虑到他的胆量后很多人打消了这个念头。悟空听到的时候张了张嘴,没说什么,倒是难得关心别人的贝吉塔无关痛痒地问了短笛一句:“这样好吗?”
短笛有些错愕地看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
于是看来悟饭和比迪丽的婚事就要这样定了。

又是周末,悟饭被琪琪逼着陪比迪丽买衣服。他伸着懒腰,苦笑着开门,却看见女孩子灿烂的笑脸,可爱得很,弄得他也怪不好意思地傻笑起来。一般人们会把这种现象叫做“害羞”,再具体解释就是“男生见到心动对象时的正常生理反应”。悟饭好歹也有一半的地球血统,那么地球人的生理反应小小地在他身上实践一下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当然,这些都是小林的说法,除了本尊和从来不参加讨论的短笛外,大家基本表示赞同,另外,两位纯血的塞亚人没有对此发表任何评价。
比迪丽的舞空术已经练得很好了,基本上只要悟饭不发飙,女孩子都还能跟上,再说了,悟饭可能发飙吗?他可是琪琪精心教出的好儿子,又不是贝吉塔。
照例逛了几块大陆的几个大商场,女孩子有些累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超级战士的体力和耐力,悟饭体贴地把她送回家,再婉言谢绝了撒旦的晚餐邀请,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好久没有试过走回家的感觉了呢,不如就这样走回去吧。
突然反应到这里离家其实有相当长的距离后,悟饭再次开始苦笑,不管怎样地想好好走走,如果还得考虑到妈妈的话,最后飞回家是势不可免的。
他的嘴角无奈地牵动着,看上去就象一个普通的会烦恼的人类青年一样,忧虑的阴霾无声无息地爬上他英俊的脸,给那双有神的眼睛压上一片愁云,这已不止是象人类,简直就是三流的肥皂剧小演员了。
每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悟饭常常这样陷入莫名的忧虑中。他知道自己很奇怪,最起码不象塞亚人。他很羡慕爸爸和贝吉塔,还有特兰克斯和悟天他们那样的开朗和爽快。也许自己也曾那样单纯地快乐过,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再也做不到了。
就象他再也做不到扑进短笛怀里什么都不想快乐地大叫着“短笛叔叔”一样。

所有的生物都有着繁衍壮大自己种族的冲动。不管是什么样的宇宙,什么样的星球,什么样的时空,任何存在都拼命挣扎着延续寿命。生存,繁衍,再生存,再繁衍。失败者只有把自身的血肉贡献给强者,成为顶点生物体内无声的细小组成。这是世界唯一亘古不变的真理。而繁殖,是真理得以证明的最强大手段。
凡存在两性的种族必存在交配的选择性,强势的可以获得更多的性交对象,沉默的真理无情地执行着保存最优基因的铁则。高等生物在生殖进化上有了进一步的突破,即生殖器官本身在脱离生殖的基本功能外可以通过各种技巧为生物体本身带来愉悦的刺激,如同开得最艳丽的花朵可以吸引最多量的昆虫为之传粉一样,性爱由此纯生理性的出发点产生。所谓爱,性爱,首先有性,然后才有爱,即使因为基因或后天等因素导致交配取向的混乱,发生同性吸引的情况,不可否认的是,那里面仍然包含了很大程度上的性的吸引力。
爱,因繁衍而来,首先会在生理上起反应,再才是在高等智慧生物的思维中建立恒定的取向。
同理可得,对单性,更正确地说是无性繁殖的种族来说,或许在考虑到种族存亡时不乏亲情的出现,但性爱,绝对是比天方夜谭更加不可思议的存在。因为那是对于它们本身生理构成的最根本脱离。

悟饭的大学课程选择了生物学,硕士课程选择了社会学,博士课程选择了生物伦理学。作为近乎天才般在二十一岁就完成博士学业的学者,很难有人比他更能理解上面所谈到的内容。但是,更多的时候,他情愿自己永远都不要理解。
小时候没有发觉,还曾天真地问过丹迪会不会娶新娘。丹迪笑笑,很认真地回答说他不需要新娘。但这不重要,他只是随便问问,朋友会不会结婚,与他没有关系。只要幸福就好不是吗?
只要幸福就好。
如果那个人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他应该会一直幸福下去吧?姑且不管会不会成为超级战士,或者是地球有没有被毁灭,至少他的世界不会如此的绝望,而且是如此甜蜜温柔的绝望。他绝望得连哭泣的努力都做不出来,绝望地如同人偶般机械地回应着周围人的期待,绝望地履行着各种各样的义务,绝望得心底烧成了灰。绝望到最深处,他几乎要忘记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绝望,恨不得刹那间世界化成一片灰烬,一切的一切不复存在。他的人生因那个人的出现开始明亮得春光无限,又因一点一点伴随着时间疯狂增长的爱意萌生而甜美得销魂蚀骨,最后却在现实的悬崖下摔得粉身碎骨。
为什么总是要爱上不该爱的人之后,才知道那个人原本是不可以选择的?
又或者知道那个人是不可以选择的人,就可以不去爱?
而最致命的,其实并不是自己爱上对方的事实,而是对方永远不可能回应自己的真相。可这世界上所有的情爱,都渴望着对方些许同等层面上的回报。爱情是人类心底的狼,自私且凶暴,贪婪,需索无度。
世界是一个永恒的悖论。
爱他,于是万劫不复。

悟饭捂住脸站在荒野里无声地嚎叫着,如同濒死的兽,用破裂的不能发音的喉管嘶吼最后的反抗。从指缝间他看见满月,孤高地悬在那里,正如年幼时的某个夜晚,只是现在沉静得几乎疯狂。
“短笛叔叔……”只有这一声呼唤来得宁静,绝望。

丹迪跑到小瀑布边找短笛。
大魔王一如既往地打坐,冥想。
丹迪正想叫,短笛自己睁开眼睛了,目光径直移向他身后:“悟饭,你来了。”
丹迪左右看看,笑着离开了。

悟饭坐在短笛身边,一言不发。
他小的时候很多话,多到短笛厌烦的地步,成人以后反而可以一整天坐在那里不吭一声。短笛并不好奇,只是偶尔也会有找话的冲动,比如现在。
“悟饭你现在不喜欢说话了。”
“因为没有特别有趣的事情啊。”
“是吗?可是你和别的人都是有说有笑的啊。”
“啊?”悟饭略微惊讶地偏了偏头。
“他们都说你是‘有趣、懂事、守礼’的好孩子啊。”短笛指指自己的耳朵。
这和说话多少有什么关系??悟饭愣愣地想着。
“——可是为什么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不喜欢说话了呢?”短笛的声调其实并没有改变,也没有必要改变。因为这个话题对他来说,实在是个早就应该问的平常的问题。
“——和短笛叔叔在一起的我,不愿意说话。”悟饭的脸色有点青了。
“你小时候都不是这样的。果然人类的成长是会改变很多吗?”
“……”
“你和那个女孩子的话也很多啊。”
多么平静的语气,多么该死的平静的语气!听起来如同在情人吃醋般的内容,悟饭却比任何人都明白那仅仅是单纯的不含情绪的陈述罢了!
“人类经常说一个词叫做‘恋爱’,我想你是在恋爱了。不过,如果大家都很看好的话,你为什么要难过呢?”
“我没有难过……”
“你明明就是在难过,明明就很伤心。你这个样子不是一天两天了。悟饭,我的确不知道什么叫恋爱,但应该是件好事,既然这样,你应该快乐一点,笑一下。”顿了顿,短笛开始努力地实践他观察人类行为模式的经验总结,“有什么自己不能解决的难处就说出来啊,我若能帮上忙一定会帮你的。”
如果小林他们听到短笛的发言一定会大叫“天上下红雨”的,可惜这里坐着的只有悟饭。
于是没有先兆地,悟饭站起来就准备飞走了。
短笛伸手抓住他的衣角,很认真地问:“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因为……因为……我讨厌短笛叔叔!”悟饭气急败坏地大吼着,把衣角抢了回来。
“是吗?”看,到这种时候,他的语气仍然不会有改变,“我就猜想是这样的。我做错了什么吗?”
悟饭呆呆地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短笛同样无表情的脸,突然微笑着放松了原本挺立的脊梁。
“短笛叔叔,如果我说,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你会有什么感觉吗?”
短笛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你希望我有什么感觉吗?”
悟饭又笑了,哀伤地笑着,眼睛里充满了紊乱的情绪:
“——那么,短笛叔叔,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悟空,我曾经做错过很多事情吗?”
“……是的。”难得会被短笛从天堂叫出来的悟空闲闲地站在打坐的大魔王身边看云起云落。
“我将来也会做错事的吧?”
“任何人都难免。”
“……即使是最在乎的人,也会有伤害到对方的时候吧?”
“有时候重要本身,就是一种伤害。”
“……你有时候,会说出一些不象是你那颗脑袋能说出的话。”
“彼此彼此。”悟空笑了笑,看向远方的飞鸟,“不过更多的时候,重要这个词,是对自己的伤害。”
短笛闭上眼睛,有一种灰暗的痛苦在慢慢吞噬他的心,那很象多年前他看着悟饭遭遇危险时的感觉,不同的是,当年他尚有力量和勇气冲上去拼死守护,眼下却是连敌人的方向都无法捉摸。更有可能的,敌人其实就是他自己。不是吗?悟饭也说过,是因为自己,他才不快乐的啊。
“悟空,我一直以为,为某一个人死应该是在战场上,为了挽救他的生命而死。但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如果对方能够开心的话,随时都是可以死的。”
悟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旋即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短笛,谁教你这种混帐想法的?”
“嗯?”
“……呜……你恋爱了?”
“啊?”
“而且还是少年型的热恋!”
“喂!”
悟空突然笑起来了,他蹲下身子,把视线放到与打坐的短笛相平的位置,颇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对方:
“——悟饭是个好孩子哦~”


2.
“悟饭,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比迪丽结婚?”
吃晚饭的时候,琪琪若无其事地问道。
悟天一口饭全喷了出来。
悟饭却一反常态闷不吭声地埋头吃着。
“这孩子,呵呵,害羞了吗?”琪琪把大儿子的沉默当作对自己行动的一种默许,开始就提亲等程序问题盘算起日子来。小儿子不可思议地看看妈妈,又看看哥哥,心想今天家里人一定有哪里不对了。

那个晚上,悟空又悄悄地回来了。他站在悟饭的窗外,微笑着敲了敲玻璃。
悟饭既开心又有些无奈地跟父亲飞了出去。
“爸爸,虽然能见到你我很高兴,不过你也不要一再地给阎魔大王他们添麻烦啊。”悟饭摸着额头,在心底为父亲叹气。
悟空不好意思地笑笑:“你最近心情不好,我有点担心啦。”
“是吗?”悟饭额角挂出了若干黑线,“看这个方向,咱们是要去见贝吉塔叔叔吗?”
“啊?这个那个……悟饭你在说什么啊?哈哈……”当老子的人很想摆出父亲的威严,可惜总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因为前方不远处,一股父子俩都很熟悉的塞亚人的气息温柔地燃烧着。呜……温柔……把这词和某个越来越具相化的身影联系到一起,即使在过去就对这两人的关系有所觉悟和掩护,也让悟饭在瞬间有一种撞墙的冲动。
悟饭的脑袋开始痛了。
因为他那大条的父亲落地的同时就毫不避嫌地给了对方一个热烈的拥抱,而那个人竟然既没有骂人也没有发飚,如果不是看见悟饭在场说不定还会来个成人级的热情回应,即使如此,他也在接住悟空的同时轻轻地向男孩子点头示意。
“……爸爸……如果不是特别需要我来当电灯泡点亮你们俩的漫漫长夜的话,我可不可以先行告退了?”一边说着,他一边往后转。
“啊啊,悟饭,我们是为了跟你说要紧事才特地叫你出来的。你走了就没意思了。”
悟空跑过去把儿子拖了回来,三个人围坐成了一个小圈,可是两个纯种塞亚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半天谁也开不了口,气氛越来越沉闷。搞什么啊?!悟饭的头越来越痛了,他首次有了诅咒父亲的想法。到底还是贝吉塔沉稳一些,他咳了一声,很认真地看着悟饭开口了:
“你爸爸说你要结婚了?”
那只是晚饭时候妈妈顺便说的,悟饭很想这样回答,但是父亲和贝吉塔叔叔也是很了解妈妈个性的人,所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就不只是随便说说了,而意外这种东西之所以叫做意外就是因为不常发生。于是他选择保持沉默。
“看样子是真的了。你喜欢那女孩子吗?”
“……喜欢。”
“你应该清楚我说的喜欢和你说的喜欢不是一个意思吧?”
“……那又怎样呢?最起码并不是不喜欢啊。喜欢可以有很多种,不喜欢却只有一个答案呢。”
“原来如此。”贝吉塔看了悟空一眼,冷冷地笑了,“你们父子俩,都具有很好的遗传啊。”
悟饭低着头不说话,倒是父亲很不服气地嚷嚷起来:“干嘛扯上我?”
“因为你们的喜欢,仅仅就是不讨厌啊。只要是不讨厌,就可以在一起吧?”贝吉塔的脸色很难看。塞亚人的王子殿下,端正俊秀的脸上挂着冷酷愤怒的笑容。
悟空好象没看见一样习惯性地摸摸头:“你似乎没说错呢。果然还是很擅长找重点。”
“——爸爸,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悟饭叫起来了。可是悟空仍然自顾自地说着:“本来就是啊,只要不讨厌,怎样都可以啊。”
眼看贝吉塔身体周围开始释放出金色的气,悟饭决定不去管某个自作孽的糊涂虫,马上飞走。他往后退了两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冲上去拉住了父亲:“你不要告诉我,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妈妈结婚的!”
父亲微笑着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只是走过去再次抱住了贝吉塔。
悟饭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贝吉塔的气一点点地在父亲深情的亲吻中消退。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没有遇见琪琪,会不会一辈子不结婚也没有孩子。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时光不会重来。即使象特兰克斯那样乘坐时光机器改变历史,但那也毕竟是别人的历史,并不是他的。我不是不喜欢琪琪,更不会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是,那种喜欢,就象贝吉塔说的那样,不是情爱。当我了解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所以痛苦和悲伤都是没有益处的,唯一的选择只是接受罢了。”
悟饭想起小时候偷听到小林和布尔玛的谈话——
“怎么可以这样?虽然孩子很重要,但是丈夫受了那么重的伤,就不问一声吗?”
“因为她太爱悟饭了。”
“不是吧?因为悟空对她来讲已经不重要了!”
“女人永远都是爱孩子多过爱男人。”

“爸爸,你爱贝吉塔叔叔吗?”
悟饭看着父亲的脸,父亲嘴角牵出一个忧伤的笑:“爱啊。”
……或许不复活,对爸爸你来说是一种幸福吧。
不复活,对于爸爸,对于妈妈,都是一件好事。妈妈可以不再唠叨爸爸的没用,不再因为自己的学习责骂爸爸。小的时候曾经到过别的小朋友家里玩,觉得自己的妈妈和别人的妈妈没有什么不同,因此自己的家庭一定也是很幸福的,现在仔细想想,在妈妈眼里,爸爸到底算是什么呢?妈妈为什么要和爸爸结婚呢?那么年轻的两个人,只在非常幼小的时候见过一面,突然就要开始生活在一起,生孩子,仅仅为了一个年幼无知的诺言?
还没有成为爱人,就已成为了家人。
还没有燃烧,就已经熄灭。或者说从来没有燃烧过。
待明了一切的时候,已牵扯得太深太深了,无法挽回。
那贝吉塔叔叔呢?因为被人爱了,所以知道了什么是爱吗?因为知道了,所以了解自己爱的是谁?
妈妈和布尔玛阿姨呢?她们的痛苦又该怎样计算?就算被蒙在鼓里,她们也已经被背叛了,而背叛她们的人,并不是因为要让她们不幸才这样做的。或许就是因为没有恶意,痛苦才来得加倍苦涩。
“不复活,对爸爸来说是一种幸福啊。”悟饭叹了口气,“不过,地球上管你们这样的,叫婚外恋。”
…………|||||该夸一句你和某人很有默契吗?某些做父亲的郁闷地想着。

好悲哀的爸爸和妈妈,好悲哀的叔叔和阿姨。
难道不管是怎样的开始,都一样会换来痛苦的结局?而眼下的自己,正一步一步地朝重复过无数次的悲哀走去。
混血的塞亚人飞翔在黎明前的夜空里,父亲的叹息犹在耳畔回响:
“……恨不相逢未嫁时……”
那又有什么用呢?爸爸,我知道你和叔叔把我叫出来的用意,也十分的感激。我也想选择,可对方不在我可以选择的范围之内啊。你的心情至少还有一个回应,而我这不可能有回应的渴望,又向谁去倾诉呢?
仔细想想,或许就是神经太粗,反而可以不问世事地相安无事吧?
突然开始羡慕父亲了。
——话说回来,到底谁教给爸爸那种恐怖台词啊?……||||

前方一个城市里传来隐约的枪声,悟饭皱着眉头,落了下去。


3.
真是一片狼藉。
抢劫案的现场,把歹徒扔给姗姗来迟的警察后,悟饭正想找个地方把变装胶囊收起来,这时候他听到一阵女人的号哭。
一个浑身血污的年轻孕妇扑到在一具青年男性尸体上,拼命地拍打着,呼唤着男人的名字,直到警察和医护人员过来拖开她。她哭得那样悲切,让心肠软的悟饭一阵揪心。
他走过去,扶住女人的肩:“振作一点,振作一点。他若活着不会高兴看到你这样的。”
“但是……啊……我……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啊……”女人绝望地哭号着。
悟饭想了想,低头悄悄地对女人说了几句话。

三个月后,聚满全部七颗龙珠的现场,悟饭请丹迪念动咒语。年轻女人抱着刚刚出生的孩子,焦急地等待着。
“真的……真的可以吗?”女人忐忑不安地问,毕竟死人复活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坦然接受的。
“真的,我保证。”
于是一阵惊天动地后,女人如愿已偿地和心爱的丈夫抱在了一起,正准备默默离开的丹迪叹着气说:“你啊……你自己说说,这样的好事已经做过几次了?滥好人。”
悟饭笑而不语,看着那对幸福的背影,心头一阵刺痛。
“还有,你很久都不来看短笛了。”丹迪无奈地摇头,“真是的,以前那么爱泡在一起,为什么说不喜欢就可以马上离开?连吵架都算不上的纠葛……”
“你怎么知道……”突然想起那两人是同族,马上换了话题,“我可没有笨到要人家赶我走的地步。”
“以前就算是赶你你也不会走吧?”丹迪开始认真了,“说实话,虽然我们是朋友,我还是真的不了解你们这些人类,难道一点留恋都没有吗?说走就不来了,为什么不想想另一个人的感受?你太绝情了,悟饭,还是我们那美克星人太单纯了?”
“那是因为……”
悟饭正要争辩“明明是短笛绝对不爱自己”,却被人打断了。
接受恩惠的夫妻诚恳地向恩人道谢。妻子抱着孩子,幸福地笑着:“实在太谢谢了。您不仅救了我的丈夫,还救了我和我的孩子。”
“呃?……”
望着害羞地摆着手的悟饭,女人的神情异常坚决:“若他不在了,我绝对不要再活下去的。”
“……为什么?你们还有孩子啊?”悟饭有点慌乱。
女人摇着头:“一个人独自活在没有爱人的世界上,太痛苦了。”
悟饭严肃起来:“不可以,不能这么想。就算他没有死了,如果他选择了别人,和别人结婚了,一样生活在这世界上,也算是没有和你在一起啊。那又和死亡有多少差别?!……啊,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应该珍惜生命……”
“我知道。”女人摆着手,止住悟饭,“若那时我不爱他,他和别人在一起能够幸福也是一件好事。我会祝福。若那时我仍然爱他,我怎么可能接受我深爱的人不和我在一起?抱歉的人是我,我是一个自私的女人,绝对不会为了别人退让。不能和爱的人在一起,即使一分钟,也太长了。”
“如果他不爱你呢?”
“那就想办法让他爱啊!”
“如果他就是没有办法爱上呢?!”悟饭控制不住吼起来了。
“……那么你还可以爱上其他人吗?”
“不能!就只爱他一个!心里就只有他!除了他没有办法再选择别人了!永远不行!”“悟饭冷静一下!”丹迪有点惊慌地拉住失控的悟饭,示意女人不要再说下去了。
可是女人并没有停嘴的念头,她望住丈夫的脸,轻声说道:“去告诉他,说这个世界上只能够爱他,不能再爱上别人。”
“——但他绝对不会爱上你的!”
“——你有说过吗?”
“……”
“那就去告诉他啊!”
“……如果他不接受呢?……”
“那就去死吧!”
……|||||
“反正得不到他的爱比死还痛苦,那还不如干脆死了好了!”

夕阳西下,站在门口的琪琪满意地看着悟饭的身影从云端渐渐近了。很快地,她心爱的大儿子干净利落地落在面前,给了她一个久违的深情的拥抱:“妈妈,我爱你。你要好好保重自己。”
——呃???
放开发呆的母亲,悟饭走向后院,又一把抱住正在玩耍的弟弟:“悟天,好好照顾妈妈。”
——咦???
说完这些话,悟饭倒退几步,笑了笑:“妈妈,悟天,再见。”
——哎???

“悟饭……怎么了?”母亲和小儿子面面相觑。

短笛端坐在瀑布旁边打坐。他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越来越近,于是他睁开眼,不出所料地看见了一个几个月没有出现的身影。
短笛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他是来找我的吗?应该是啊……但是他说过他讨厌我,没有人会愿意和讨厌的人见面的。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是什么事呢?他的表情好沉重……见到我是那么痛苦的事情吗?……果然……他还是讨厌我……那……如果没有我……他是不是比较快乐……
短笛不知道,现在他自己的表情是多么的凄惨,多么的绝望,不知不觉的,他的气已经渐渐聚集在胸口,多到只要情绪一失控就会自爆的地步。理所当然的,他当然更不会知道悟饭看到他时是何等的张皇和心痛。
“——短笛叔叔住手!”悟饭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悟饭……”他过来抱住自己,人类会抱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吗?……短笛喃喃自语着,还是身为战士竟然想寻死让他忍不住可怜自己?但是……明明是我不在了他会比较开心啊……
“短笛叔叔!短笛叔叔不可以死!我喜欢你!我不要你死!就算你不爱我逃避我要到死的地步,我也不会让你死的!我爱你!”一口气说出一大串让人目瞪口呆的告白后,悟饭哭着放开手,“……就算死……也应该我去死的……”
短笛觉得自己的感官似乎哪里出了问题,一手捉住正要逃走的悟饭,一手敲打着脑门:“悟饭……好端端你死什么啊?”
“因为……因为短笛叔叔讨厌我……”男孩子哭得一塌糊涂。
黑线……黑线……“我几时说过讨厌你???”
“因为……因为你不爱我啊……”
先不说别的了,能从不爱直接引申到讨厌……悟饭,你到底是某人的儿子哦……
“我又几时说过不爱你啊?!”短笛稍微有点冒火了。
“啊?啊啊??可是……可是短笛叔叔你刚才看见我就一副想死的样子啊~~~”
不是想死,是根本就要死了!短笛在心中怒骂,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你说你讨厌我。我想,我死了,不在这世界上你会比较开心吧。”
“……|||||”
短笛啊……你有资格评论那对父子么??

——原来是误会啊!
两人对望了一阵,都忍不住笑起来了。悟饭顾不上擦干眼泪,急急地抱住短笛的脖子,送上了一个笨拙的吻。鉴于短笛对此没有什么经验,当然也无从考证吻的质量,所以,开心就好,最重要的是大家彼此表白了心迹,真心相爱,不是很好吗?
不过短笛还有一点闹不明白。
“悟饭,你再前面一段时间和我闹别扭又是为什么呢?”
悟饭的脸一下子全红了。他吱吱唔唔地把“关于生物爱情原理的考证”以短笛能够明白的方式解释了一次,结果短笛大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居然是这样的理由,那实在太好解决了啊!”
“啊?!”
“不就是性别问题吗?拜托神龙改造一下我的身体结构不就解决了?只是依地球人的审美观来讲我这样子化装成女人蛮难看就是了,不过也可以拜托神龙啊。”
“……呃呃……我觉得短笛叔叔是男的啊……不对……好象同性恋哦……||||……但是……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只要是短笛叔叔就好,如果再去计较一些有的没的,只是跟自己过不去啦。”
“真的不在乎了?”
“真的。只要是你就好了。”
“……仔细想想,根据你的理论,依现在的状况……你恐怕不能和我……”
接下来的话被悟饭通红着脸堵回喉咙去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管,那边的,回去了回去了,清场了。

不远处某两位父亲——
“卡卡罗特,那句‘恨不相逢未嫁时’真不象是你的手笔,到底是谁教你的?”
“啊?哈哈……”
“你儿子还真叫人看了着急,不过现身说法的方式对他还蛮管用的,我以后要对你刮目相看了。没想到你的演技还不错,我差点当真了。”
“啊?演技??什么演技???”
“……”超级塞亚人三段预备式。

再远一点的塔上——
年轻的神仙手脚发抖中:“短笛……拿龙珠做那种事情……会遭天谴的……||||”

[END]

Comment

拍一爪!!!
嘎嘎嘎~
重看以后~发现悟空那句“恨不相逢未嫁时”,真有深闺怨女的风采~琪琪妈妈其实是借悟空天真无瑕少女时期拐回家的~~~


爆~~~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