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系列]软红十丈——END

原CP不可说~奸笑溜走~~





花灯

正月十五,元宵。
花灯一路过去,人潮翻涌,唐装儒袖翻飞,轻纱流云,牡丹凤凰。
赤兔上骑了个俊俏少年郎,长眉入鬓,凤眼微阖,做足了精神头四处张望。
灯火阑珊处。
有佳人,芳华绝世。
少年驱马上前,笑盈盈凑去:“敢问美人芳名?芳龄几许?家住何方?可曾婚配……”
佳人不说话,两指捏了那小鼻头,稍一使力,便有人杀猪般嚎起:
“尚锦姐姐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啊啊啊啊啊!!!!”
佳人含笑,醉了万丈红尘。
少年方救下鼻子,屁股又遭飞踹,痛得哇哇大叫。
俊美青年面若寒霜,忍不住又补上一脚:“死清笑!以为只要站着不说话就是尚锦啊?!!连你尚绮姐姐也敢调戏!信不信我拆了你骨头?!”
妻子微微一笑,不理会小弟,携了丈夫的手,往人群里去了。
少年独自郁闷:“我怎知嘛……谁想到尚绮姐姐也有装斯文的时候嘛……”

少年牵了马,抑郁前行,赤兔不紧不慢跟着,时而来个响鼻,引得游人艳羡目光。
迎面过来一对佳偶,光彩灿烂,男的英俊温厚女的清美婉约。少年埋头擦肩而过,却被单手扣住。
“……笑笑,你现在无聊到摸男人屁股了么?”说话的美人一双明眸澄碧若海,几缕发丝随风飞扬,脸上殊无笑意,倒是同行的男子无奈微笑,“你什么时候对天翔起了歹念啊?”
“美人是不分男女的啦……再说我摸你你不是要打我么?”少年甚为委屈。
“……那你以为你摸他我就不会打了你了么???”
三个极响的爆栗接连落下,情侣扬长而去。少年眼里包满泪花,尚锦姐姐你出手真狠啊……T_T

少年抬头,意欲前行,忽觉手中空空!猛回头,见一骑红影,烟尘中!

君子

有良驹名赤兔,昔日关帝云长驱使,横扫中原,威震四方。
少年使尽百般花样,殚精竭虑,终获宝马。正遇元宵佳节,作春风得意貌,携爱驹游城。
有了宝马,便可不介意香车,然人生在世,美人断断少不得,这是杨清笑公子打小养成的观念。人曰美人如花隔云端,今日借马势壮人威,便要青云一下。谁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家中一双姐姐美貌出尘,两个姐夫也是人中龙凤,见了岂有不撩虎须之理?坚决伸爪调戏之!可怜鸳鸯成双走,理所当然被PIA飞!一路行来,且调戏且PIA飞且痛且快乐,其中滋味无穷。
不是爱花人,焉知花之美?
因了捻花名,起了捻花意,承了捻花貌,小公子笑一笑,软红十丈,风流十丈。
然则风流公子便也被偷了。
大庭广众之下,攘攘人海之中,姐弟三人之前,他那宝马,
——便被偷了啊!

话说清笑紧追那一袭红影,可惜人到底跑不过马,未几,败退。尹天翔唤出神兽苍龙,携了爱妻小弟腾云直上,看大地苍茫,房小如蚁,赤兔行踪杳杳。小公子正伤心,忽见邻城拍卖场红光乍现,急急扑了过去,原来宝马已估价,好说歹说,折了银钱赎回。小公子抱住宝马想到过年红包统统水漂,一时悲从中来,恨不得大哭一场。

红酥手,黄縢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本非恶,欢情也不薄。奈何风流难消蛙鸣大作。一怀愁绪,几文垫底。穷,穷,穷。元宵无笑人空瘦,腹中饥饿麻衣皱。宝马拖走换酒肉,管你主人悲戚,爱驹难求。
曳红打醉湘楼二楼往下看,看见垂头丧气小公子哭丧脸骑在马上数着钱袋里不多的银子,忍不住就笑了。这笔单子很够吃上一阵,小肥羊乖乖,姐姐暂时放你一马。
然则羊肥了人见得而思之。饱餐后闲得发慌,曳红重新束了面纱,不紧不慢跟在清笑身后。一路过去不过两三里地,她已暗地里收拾了见财起意者ABCDE,可那小肥羊浑然不觉,照样昏昏然乱晃荡。曳红心下烦恼,这等肥羊,自然该严加看管,以备不时之需,岂容他人觊觎?然肥羊自觉性欠佳,到处招摇,陡增麻烦。思来想去,终于得了个好法子,很是省心。

小公子慢悠悠晃回自家城里,见一路行人怪异眼神,貌非仰慕,颇为诧异。不多时,二姐伉俪没好气拦下他,尚绮怀里窜出一团巴掌大毛茸茸猫状小兽,绕着清笑飞了一圈,叼了张纸过来。这不看还好,一看,小公子险些没气晕过去。
上书:
“亲点肥羊赤兔一匹,立此为据,闲人勿动。——常州君子曳红”


夜战

小公子全家齐聚一堂。
两个姐姐,两个姐夫,轮番轰炸。
“想我家世代习武修行,一门七口,六位天宫神将,何曾为宵小所患?就只有你,不爱习武也就算了,大家都宠着你疼着你,舍不得你辛苦,可你总该有点警惕心吧?今天倒好,偷了一次不说,还被盯上!贼都贴上后背心了!还心不在焉满地乱转……让爸妈叙职回来听到你的糗事,还不气坏身子?!”
大姐尚锦难得一顿连珠炮,大姐夫天翔又接过了“爱的鞭子”:
“我说笑笑啊,不修行武功其实也没什么,大家都知道你心不在此,没人强迫你。但是,为人在世,基本的自保总是要会的,你虽是仙人之躯,却连保护自己都成问题。今天这么大的娄子,还好对方看上的是马,要换了不是马而是人的话……我们谁也没办法成天守着你,难道要把你关在屋里哪里都不去才成?”
尚绮姐姐喝了口茶,慢悠悠开口:“笑笑,其实我对你一向没什么期待。你能把对美人十分之一的注意力放到警惕心上,十匹赤兔也丢不了……”
二姐夫若海最厚道,大度地拍拍弟弟的肩膀:“丢匹马也没什么,以后拿出关心美人屁股和胸部的热情关心安全就够了……你那手在干嘛?”他从身后抓出一只爪子,拎到面前,吊着眉头上下打量,眼底有鬼火燃烧。
“这个……那个……我只是看它形状好观摩观摩而已~~哈哈……哈哈……”
二姐夫嘴角一咧眼微眯,一把捞起小公子,径直往练功房去了。沿路留下惨叫连连,哥哥姐姐们你看我,我看你,叹口气,无可奈何。

自己的东西自己照看,曳红从小就深知这一道理的重要性!
所以她特意挑了家可以看到小公子家马厩的客栈。日头刚落,她便闲闲地往二楼窗户靠了,左右扫了几圈,轻哼一声,开始慢条斯理打点工作行头。
这家府邸前后左右,不下十五路人马潜伏,所为无他,唯赤兔耳!
天下名马,首举赤兔。然此马乃天家御用,人间难得几回逢。
——有我常州曳红在,焉能让你等取了去?!
一时间万般职业豪情涌上心头,“君子”不禁少许飘飘然,若能长出点应景的胡须,恐怕就该捻须作诗以兹纪念了。

月上柳梢头,贼约黄昏后。
二更梆子起,各类信号蜂起,诺大的庭院,只见客人们你来我往,独不见主人踪迹。一票票人马使出看家本领,房前梁上左蹦右跳,煞是热闹。马厩前更是打做一团,无辜马儿眨眨乌黑大眼,专心观赏。
待各路“豪杰”齐聚,只见一人由暗处跳出,身形窈窕身法轻盈有如穿花燕,手持三尺青锋,出入若无人之境。紧跟他之后,又有三人杀来,三下两下,一帮蟊贼淅沥哗啦,溃不成军。四人也不追打,目送“客人们”由阴沟鼠道狗洞房梁鱼贯而出,终于清场,于是开始评论。
“我就知道小弟会引一堆蟊贼回来。”
“该是外来贼。本城的貌似没人敢动咱家。”
“那他的吸引力可真大。”
“大哥大姐们所言极是。不过我说啊,你们也好歹管教一下你家小弟啊。肥羊就该有肥羊的自觉,我今天跟他一路,打贼防狼累到脚软。可不是谁都买得起那赤兔神驹,日行千里下来,饶是我常州君子,也不免气苦啊。”
“小兄弟好身手,那赤兔脚程唯神兽可比,你竟能一路跟来。看刚才武功也甚是不错,今日有幸结识真是缘分啊!”
“好说好说,几位身手也很是不差,在下也仰慕得紧……慢着……”曳红看围得越来越紧的三人,脑门滑下斗大汗珠,“你们……刚才……管肥羊……叫……小弟……”

三人但笑不语,手里兵器银亮,身后不知何时唤出苍龙一条、彩凤一只、白虎一头,四方神兽已到了三位!
“……这个……天色不早,在下先告退了……”边说边往墙边靠,曳红面罩下的脸堆出灿烂笑容,架不住冷汗狂淌。
御凤的美人轻驱坐骑,笑眯眯道:“曳红小兄弟不必客气,难得您远道而来,又为我家笑笑操心良多,今日请您舍下小坐,也是聊表敬意。”
曳红嘿嘿应着,身形陡升数尺,跳上房顶。她正待溜走,背后一片飕飕凉风,一个与先前说话人无二的声音响起:“小子,夜半登门,让我杨尚绮也来讨教讨教啊。”说话间一阵细悠悠飞龙吐息默不作声打腮边掠过,面纱一角转眼成灰。

听到“杨尚绮”三字,又看那几头神兽。曳红脑子转了三转,终于明白今天踩中马蜂窝了。
青州杨家,天帝姻亲,武豪世家,满门名将。站在身后的,估计是老二北海神将杨尚绮;而另外三个,应该就是老大杨尚锦和两个女婿尹天翔、尹若海了。……今日真是命歹啊!
——可谁知道他家会有一个完全不懂武艺的小弟弟呢?!
——这么说来……难怪没有当地土贼参与……如此豪门,谁人敢动?

不过,即便如此,今天我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无盐

凡事说得轻巧,真要从四位天界数一数二的神将手底脱身,曳红也没那么盲目乐观。
正寻思着,一人揉着眼懵懂走出房间,嘴里不住唧咕:“大半夜的你们还让不让人睡啊……”来者凤目长眉,俊美可人。曳红大乐,这不是肥羊君么?说时迟那时快,她身形一掠,已飘至清笑身后,单手捞住小公子腰带,朗声道:“大哥大姐,在下有事在身,先行告退。你家小弟与在下甚为有缘,且与在下出去溜达溜达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话间青锋所向,化出厉寒剑气,一片白雾过后,两人不见踪影。

尹若海驾虎欲追,被尚锦拦下。
“大姐!那曳红实力甚强,”西海“白虎”吼道,“笑笑不会武功,会有危险!”
尚锦微微一笑:“小若海不必太担心,笑笑不会有事。”
“没错,不必担心。”尚绮卸了飞龙,跳下房顶。若海近身接住她,顺势拥进怀里:“怎么不担心?你放心他被外人虏去?再说那人分明是个半……”
天翔呼走神兽,拉了尚锦的手往房里走:“若海啊,你看过‘他’的身手,若真要伤笑笑,小子焉有性命回来?再说了,‘他’声音虽然低哑,那身形手法,你还真当‘他’是男子?呵呵,说不定,倒是笑笑的福气哦。”
若海想了想,低头笑了。两对情侣说说笑笑,各自回房。
赤兔眨巴着无辜大眼,四处张望:咦咦?结束了吗?我还没看够呢。

小公子被人夹在腋下跑出十多里地去,腰酸背疼叫得比跑的人还响。眼看后面追兵没来,曳红松了口气,放下清笑,劈头就骂:
“好歹你也是武将世家子弟,再怎么不会武功,也该学会看情势啊!外面打得风起,你居然也敢出门来凑热闹!就算你哥哥姐姐再厉害,又能保你到何时?!不想活了你?!”说着说着,她脸上面纱掉了,下意识要捂脸,想了想,撇过脸去。
清笑第一次看到曳红的素颜,呆住了。
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脸上,见过象曳红脸上那么多的伤痕。新伤旧痛,一道又一道,贯穿整个面容,狰狞地纠结,扭曲了五官。他下意识抓起曳红的手,同样的伤痕累累,几乎找不出一点完整的地方。而那五官本身,也怪异暴戾,状如兽类,不似人形。
他伸手去摸那张脸,近在咫尺,那眼神却又飘忽冷漠远在天边。疤痕崎岖不平,一点点咯着手。看着看着,他的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你看够了吧?这么大个男人,不会被吓哭吧?”虽然没有预料中的惨叫,却引出了一堆男儿泪,曳红颇不自在地摔开清笑的手,转身去整理衣杉,从一开始跟踪清笑到现在,她看够这小子对美貌的执着。她对自己很了解,自己的容貌,是绝对算不上“美人”的……
还是被吓住了吧?这个娇生惯养的贵公子……
不得不承认,她介意清笑的目光。
“痛吗?”小心翼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
“我说……你脸上……痛吗?”一方雪白的帕子按上额头,温润的触感提醒自己,头上有伤口,破了,在流血。
“……没什么,习惯了。”曳红摇头,“喂,我长得再吓人,你也好歹是个男人,别动不动就流眼泪。”
“不是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清笑不好意思地抹抹眼睛,“我习惯了。我家人都是武将,经常挂彩,有几回严重得不得了,可是他们从来不哭……那多疼啊,所以我经常代他们哭,哭一哭,就好受了,就没那么辛苦了。反正我也是家里最不中用的那个,什么面子里子的,要不要都不打紧。没有哥哥姐姐们辛苦,我哪有机会闲闲看美人啊……”
“那真不好意思,我正好是美人的对立面呢。天亮后我就想办法送你回去,记得要好好照顾那匹马,下次我还要用的。”
“我说……”清笑终于反应过来面前人的身份,不禁嘴角抽筋,“你还真是有职业素养。”
“呃……”盗贼努力咧出笑脸,“多谢夸奖。”
“……我没夸你!”

两人坐在城郊的小湖边,肩并肩看星星。过了很久,清笑冒出一句:
“其实你也不丑的。”
“你再多赞美几句我也不会放弃赤兔。”
“我是说实话,你让我想起一位名人。”
“谁?”
“钟无盐。”
……
长时间沉默,曳红瞪着一脸无辜的清笑,终于打牙缝里挤出一句:
“……谢谢。”


远行

天色渐亮。
清笑靠在曳红肩上,睡熟了。
曳红想叫醒他,又忍住,脱了外套为他盖上,自己百无聊赖四处张望。
日上三竿,小公子总算睁开眼睛,迎面对上满是疤痕的面孔,一愣,又一笑:“早上好。”
“已经中午了。”曳红冷然指出对方谬误,递过一块面饼,“吃完了我送你回家。对了,你家有没有什么地道后门之类的?我可不想再和你哥哥姐姐打照面。”
清笑皱着眉啃饼:“……别担心啦,今天春假到期,他们几个都该回天宫叙职,至少两个月才回来。没人抓你。”
“宝贝弟弟丢了,他们还坐得住?”
“他们要抓你,早就御龙过来了,你还能跑过天翔哥哥的苍龙?你信我好了,他们绝对不在家。”

事实证明清笑的话无比正确。当小公子大摇大摆领着蒙面君子登堂入室时,久候的侍从们赶紧递上大小姐的留书。
漫不经心地看完千篇一律的说教,清笑冲曳红一耸肩:“怎么样?我就说吧,他们肯定走了。哎,你打算怎样?还是要偷一次赤兔去卖么?……算了,你现在都不算偷了。”
曳红走到马厩旁,拍拍赤兔的脸。马儿似乎很开心,快活地舔她的手。清笑颇为惊奇:“那天我就觉得奇怪,赤兔除了我之外,都不让人骑的,你居然能骑走它!它好象很喜欢你哦。……它那么喜欢的话,被你带走也许是缘分吧。”
“别搞错,我可不是为了拥有它才下手的。比起骑它到处炫耀,我更愿意换成银钱来得实在。而且现在我也不需要带它走,上次的钱还蛮多的,够我用上一阵了。”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可持续发展啊。看不出你这人也蛮环保的。”
“一次偷光了,以后怎么办?做人眼光要长远,不要随意浪费资源。”
“是是是,您教导得对。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看样子你暂时是不想下手了?”
“之前是盘缠不够……其实我是要去江南办事。对了,你说你哥哥他们过两个月才回来?”
“嗯。”
“你……想不想去江南?”
“哈?!”
“留你一个人在家守赤兔,我实在不放心。再象昨晚上那样哗啦啦来一堆人怎办?自己的东西要自己保管,带上赤兔跟我下江南吧。”
努力忽略掉“东西”二字带来的不快,清笑瞄了瞄曳红的面纱,揣摩了一阵,点点头:“自古有云,江南出美人,我仰慕已久呢,哈哈。”
“那就说定了,收拾好行李我们就出发吧。”

——那双露在外面的眸子是清冷的冰蓝色。
如水般淡漠,又是那么纯净,不沾一点尘埃。
有那样眼睛的人,不会是坏人。
清笑自信地笑。


江南

江南好。
草长莺飞,春风得意。
江南秀婉的女子,着纱衣素裙,娉婷而过,一路芬芳。
杨家公子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快活赛神仙。
常州君子冷眼旁观,一心赶路,顺手清宵小。

曳红过惯了穷日子,又抱持着够用即可的“生意原则”,手上钱再多也是要精打细算。清笑跟着她走,自然别指望过在家时的神仙日子。可清笑不闹不嚷,锦衣玉食自然大方享受,粗茶淡饭也从未嫌弃,让曳红对这个公子哥儿生出许多好感。而清笑俨然已当曳红是至交好友,乐得天天粘在一起。他在家养尊处优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下出门走这么远,少不得事事都要麻烦曳红打点。亏得曳红脾气虽冷,耐心却好,拿她自己的话就是:“做生意蹲点十天半月也得忍,比起来你不算什么。”也好在清笑性子乖巧,不愧是从小在兄长和父亲面前打滚的人精儿,时不时东拉西扯,把曳红哄得眉开眼笑。抛开一路对付七七八八觊觎赤兔的蟊贼不计,两人倒算是其乐融融了。

“哎,我说小红,你到江南来,是要做什么?”乐滋滋啃着大饼,小公子问道。同行没几天就开始自作主张叫对方“小红”,杨家小儿子笑眯了一张乖乖脸,叫人气也不是恨也不是,还不由他去了?
“我……想看我娘一眼,她好多年前嫁到扬州。”和清笑相处久了,说话也渐渐没了防备,也不是什么非得瞒人的大事,曳红老老实实说了。
“哎?!”很自觉地把下面那句“你妈妈还在?”压进心底,清笑扯扯嘴角,“那真好,然后呢?你要留在妈妈身边吗?”
“我只看一眼就好,偷偷看一眼……娘她不会想见我的,我这样……其实也不见得非要看她,过去那么多年,爹也早就过世了……大概是今年心血来潮吧。”
“……”
光用听的就知道这家里状况不太寻常,多问几句还不定冒出什么希奇古怪,清笑尴尬地悄悄扭过头去。
“哎,你不是喜欢美人么?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娘可是大美人哦!”稍微得意地仰头,曳红笑道,“不骗你的,她是当年帝京第一美人~虽然可能赶不上你娘牡丹公主,不过……我没见过你娘,但是我娘是真的真的很漂亮。你跟我走这么久也挺辛苦的,看到我娘,就当是犒劳你了。”
“那还真是谢谢了……”见惯了家里的天姿国色,再怎么爱好美人,也不觉得能有多大的惊艳。再说了,听之前的对话,能把丈夫和孩子丢下去嫁人,孩子生活潦倒变成盗贼也不管,怎么想脑子里都逃不出各种嫌贫爱富的故事。
他曾经问过曳红,为什么要当盗贼,曳红笑了笑,指指面纱,这样的脸,哪个正经行当会要?
只要想到曳红的容貌,再想想她那省吃俭用的生活,一个女孩子家只能用见不得人的方式谋生,天知道受了多少苦,清笑心里无限酸楚,实在没办法对这位美人妈妈抱多大的好感。

“再半天就进扬州城了。看完妈妈,你如果想再多玩会儿,我就陪你玩,如果不想玩,我就送你回青州。一路过来也多亏你在身边解闷。说实话,我还是蛮喜欢你的。”曳红摸摸赤兔,开始计划行程。
“‘喜欢’二字可不要随便出口!”清笑急急大叫,“不可以见个人就喜欢的!”
“喜欢你有什么不对么?你这人真怪。我什么时候有见人就喜欢了?一路过来这么多贼,我喜欢过谁了?”
“那是贼!贼当然不能喜欢!”
“是么?那你是不喜欢我了?”曳红有些烦恼地摸摸头,“倒也是,我也是贼呢,还偷了你的赤兔……你不喜欢也很正常。”
“你……你是不一样的啦!我的意思是……你以后肯定要碰到很多很好很厉害很强的男人,你可不能都喜欢!比如我家沙哥哥和若海哥哥那样的……”
“你那俩姐夫我见过,是很厉害,好象也很帅,可是我为什么要喜欢他们呢?”
“反正……反正……反正就是那样啦……”清笑脑子里转了很多东西,可就是没办法很干脆地说出来,只好一味地搪塞。
“不过你提醒了我,当时是晚上,看不很清楚,说不定白天有机会看到就会喜欢了。”
“啊~~~不要啊!”小公子惨叫起来,“你不要喜欢他们啊!!他们……他们是有妇之夫来的!不可以喜欢!!……你……你要喜欢就得喜欢没有结婚的……”
曳红并不傻,她觉得自己多少有点明白这个男生的意思了。她有些开心,更多的却是心酸,止不住的心酸。



“请问,您知道戚家怎么走吗?对对,就是那个绸缎庄的戚家。”
俩人牵着马进了扬州城,逢人就打听曳红妈妈的夫家。不愧是大户人家,路人手一指,城里最高最大最气派的房子,正是戚家绸缎庄。
“我们先找个临近的客栈安顿下吧,总有机会见到的。”打探到后天戚家全家要去春游,于是在附近找了间客栈住下,为了方便“探听情报”,曳红特意多花钱要了楼上的客房,正对戚家大院。清笑苦笑:“看来赤兔待遇还挺高的,记得你说当时你在我家门外客栈也是要的上房。”
“这回你睡床上吧。走这么久你都睡地板,怪不好意思的,咱们换换。”曳红一边收拾地方打地铺,一边说着,“好歹你也是金枝玉叶的小公子,在家肯定没吃过这么多苦。难得要了上房,虽然赶不上你家里富贵,你也姑且享受一下吧。”
“不要,我没什么的,还是你睡床好了。”——开玩笑,我堂堂男子汉,再怎么也不能和女孩子抢床啊!他咧嘴笑了:“以前还没过过这种日子,也蛮好玩的,以后回家了就过不上了。你当我忆苦思甜吧。”
“是么?”
“是啊。”
“那……我不客气了。”
“嗯。”
——地板再冷再硬再不舒服,也只是我一个人辛苦,总好过你来受罪。想到这,心里甜甜的,杨家的小公子很快就睡着了。

曳红翻了翻身,还是睡不着,侧了头去看清笑。男孩子睡得很熟很香,嘴角挂着幸福的微笑。是想到什么好事了么?他这样的富家公子,生在蜜罐里,不会知道人世的疾苦……但是他也有流泪的时候,为他的家人,为自己……她从来不曾想过,一个初次见面的人会为了自己流泪,当那只白皙优美的手抚摩自己伤痕的时候,她觉得心里什么地方一下子碎了……
他知道自己是女孩子,一路小心地护着自己,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他确实没什么武功,虽然是仙家人,却从未展示出仙家应有的能力,除了那张俊美的脸,实在难以想象他会是名满天下的牡丹公主和杨元帅的孩子。他见过的世界好少,好多事情他都不懂,可是他很聪明,会学,会看,又很机灵,再怎么难过伤心,他都有办法哄得自己快快乐乐。
算了,想这么多又能怎样呢?……自己和他,毕竟是不同路的人。他只是好心罢了,就象传说中那些真正的名门公子一样,对女子温柔也是教养使然。自己呢……先不说门第出身血统职业,单是一张脸……

江南春早,正当时节,各色花朵初放,踏青的人也就多了。
戚家排场自然比别家大很多,目标显著。清笑和曳红雇了条小船,很快找到了戚家包下的画舫。画舫里笑声不绝,衣鬓鬟影,一派歌舞升平,曳红只痴痴地趴在船头,盼望妈妈能走出来,让她看上一眼,清笑乖乖地趴在她身边,安静地等着。
皇天不负有心人,酒过三巡,一位贵妇娉婷而出。曳红眼前一亮,脱口而出:“——娘!”视线定在那妇人身上,一动不动了。
清笑顺她视线看去,确实是极美的女子,虽然赶不上他妈妈那样的倾国仙子,在人间已经是罕有的美人了,曳红还真没说假。
——不过她抛弃了曳红呢!想到这里他很不是爽,正要溜开,却见风起船摇,那美人两腮酡红,晃了两晃,扑腾一声落水了!
说时迟那时快,还不待画舫上丫鬟仆从们反应,曳红已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人们乱成了一锅粥,戚家老爷也出来了,心急火燎地指派人营救。扑通扑通扑通,好几名船家前后跳了下去,这时曳红已经抱着夫人浮出水面了。
她把母亲放在画舫的甲板上,身边立时围了一大堆人,清笑也跑过来凑到她身边。她忐忑不安地看人为母亲急救,终于,女人吐了两口水,缓过气来,她才胸口一松,放了心。
女人睁开眼,茫然地四处望,丈夫扶起她,又欢喜地拉过曳红的手,向妻子夸赞救命恩人。曳红想走走不了,拼命扭过脸去。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女子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目光由疑惑渐转惊惧,终于忍不住一把扯下了她的面纱——
一片尖叫,一片恐慌。方才还感激地握住她手的男人,已吓得坐倒在地。
女人歇斯底里地吼道:“——你还是不肯放过我!!!你究竟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其实是很简单的故事。
虎精看上了踏青的美人,虏回洞穴,生了一女。女人被困数年后借机逃走,远嫁他乡。虎精亡故,虎女出山,独自闯荡。她想念母亲,所以下了江南。她出山时用术得了人形,然而一张虎脸无法尽数化去,索性抽刀毁了容貌,不叫人看出虎族底细。
然而女人心底永远的梦魇,又岂是几道伤痕可以遮掩?

“……对不起……对不起娘……娘……对不起……”
“——我不是你娘!!走开!给我滚!给我滚!!”
……
这该是久别重逢的母女幸福的会面?还是揭开了彼此心里难以磨灭的伤疤?一道一道,鲜血淋漓。


软红十丈

她是半妖,人形术施之不易,以泥浆做底,性土,忌大水。
是以出山至今,她皆小心翼翼。
却为了母亲功亏一篑。
一边承受着母亲的怒斥,一边哭泣着道歉,不断后退,看见自己手脚上虎相渐明,花纹浮现,利爪森然。
她的背开始佝偻,手脚不由自主地弯曲,四肢着地,嘴里不再有清晰的吐词,代之以阵阵兽类的低吼。她看见人群惶恐地后退,听见哀号和嚎哭。
——我不会伤你们的……不会伤你们的……
然而各色物品还是不断地招呼过来。
——娘……娘……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吓你……
女人眼里燃烧着绝望的空虚。
——我是不是……不该生到这个世上……

她看见一个红木椅飞了过来,动一动可以避开吧?可是她不想动,死了……死了算了……反正我活着……也只是徒增别人痛苦而已……
然而那椅子没有砸下来。
她茫然地抬头,看见她的小公子,傻傻地抱着她笑,鲜血成股地淌下额头。
“……小红……你还有我……还有我……我喜欢你……不管你是什么……”
那柔软的唇落下,落在她不成形的嘴上,浅浅的温柔的吻。

软红十丈。
纯血的仙人一生中最真挚的一个吻。
交出一颗真心,半身仙缘,一生一世,永生永世,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连死人都能吻活,又何况是半妖?

“啧啧,这俩孩子,一乱起来什么都忘。亏得我们守住赤兔,不然早被人牵走了,还可持续发展个P啊。”
“不知道那姑娘会变成什么样子?该不会还是很丑吧?”
“丑又怎样?笑笑喜欢才是最重要。”
“能长得象母亲多点是最好。”
“若海!不许相貌歧视!”
“好了啦,我随便说说而已。再说了,谁能比我家尚绮更美呢?”
“……你个油嘴滑舌……”

结局?你问我故事的结局?——需要吗?不需要吧?需要吗?不需要吧?需要吗?不需要吧……

[END]

Comment

Secre

自我介绍

白龙

Author:白龙
126备用BO>>


一级警告——
此地射手+狮子+双子最高!
不要挑战主人底线!
二级警告——
腐向有,不喜勿入,谢绝投诉

HIT—999 Athur
HIT—1130 Athur
HIT—9999 活动中...

职业>> 散装猫
性别>> ♀
性格>> 正义女神【大谬】
风格>> 架空‖胡诌‖走形
妄想>> 嫁给18轮集卡

恋物语>>
村上春树、安徒生、蓝色、绿眸、玫瑰、海洋、龙、自由、¥

美人>>
双子、TF马甲通、真人电影威震天、朱雀、G艾哥、猫爹

萌>>
LC=希雷‖猫爹中心
G=仔猫中心
SS=四兄弟中心‖混乱…
CG=雀中心
TF=PRIME中心
死神=一护中心
银英=双璧‖罗奥…
……BALABALA

雷>>
SD耽美
杨威利耽美
SS+LC神人

ING>>
LC、SS、鲁路修

私有名词辞典>>
SS=SAINT SEIYA
G=圣斗士星矢G
撒加=猫老大
加隆=猫老二
艾奥罗斯=猫老三
里奥=猫老幺+小乖!
希绪弗斯=猫爹
雷古勒斯=小奶猫
史昂=陛下+仔羊公主
擎天柱=大哥
通天晓=二哥+白美人
补天士=小补公主
真人Mega=白美人
总攻=大哥
恭喜猫老三和阿爹从总攻地位成功落马。。。

野望>>
环游世界

总本山>>

来猫按爪

类别

FC2计数器

月份存档

最新留言

连结

加为好友

BGM